《地仙传说》之王喜外传(一)

作者:岳小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前言

地仙传说》是作者文学创作的初试啼声,写作过程也是一路拼凑,但每次拼凑之前似乎都有肠枯思竭、山穷水尽之感,深怕后语接不了前言、起承而无法转合,本想写到中途就停笔。没想,这灵感之泉竟源源不断涌来,为始料所未及,只好快笔写出,也是人生一大畅快。

这灵感究竟是何物?为何没有灵感时,就算绞尽脑汁也挤不出几行字;而当灵光闪现时,那下笔就有如神助,千言万语就如江河狂涛、奔泻不止,顷刻之间便可完成。

作者以为,灵感就是作家在写作之时接上了一条天线,接上之后,完稿只在须臾之间。而这天线却不是时常可接通的,只有在心态纯净、心思放空了,那浩瀚的灵空就会突然闪现人事时地物、几个关键字和故事情节,一切都合乎逻辑、顺理成章,所以才能振笔疾书,一点也不费力。所谓神来之笔。

这个《地仙传说》写成之后,作者也是反复阅读,但总觉得意犹未尽。作者便发愿想写续集,于是纯净自己的心态,盼能再度接上那条天线,然后诞生了这部《地仙传说》的续集《王喜外传》。

第一章 王喜本是不死身 为求真道下凡尘

话说这个《地仙传说》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来历的。这个来历就要回溯到亘古以前的记忆了。原来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总喜欢听智者说法,心中每有疑问,总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而这智者虽是天界中数一数二的博学之士,心中仍有许多难解之谜,常被王喜问倒,却也不以为意。

在天界之时,王喜常常仰望天空,虽说是天界,也是有天、有地,但那里的天地,却比人间的天地更美丽绚烂;那里也有云彩在天空中飞扬,但云彩却常常五彩缤纷,不似人间多数时间呈现黑、白或灰的单一色调;天界的天空也不是单一的颜色,不似人间只有蓝天,那天空有时变成透明的琥珀色,有时是透明的浅绿色,有时是纯白色、淡紫色,随着不同的节令变幻著不同的颜色。

在天界,也有高人观测天象,并从天象的变化中看出天上人间的一些局势变迁,就像人间一样,自古就有那负责观看天象变化的司天监,从观测天象中揣摩天意。

王喜虽看不出什么天象变化的端倪,但总喜欢看天,看的时间久了,也有自己的一番体会。那一天,王喜问智者:为何天空的颜色不像以前那般纯净?为何天空的清晰透明却渐渐混浊难辨?

智者不免感叹道:成住坏灭,天也难逃,天尚如此,我等不死之身何能幸免?王喜再问:可有超脱之法?智者:天理循环,无法可脱,但闻圣主欲临凡,或有解法。王喜一听大喜,便追问圣主何在?此后,王喜就上天下地到处追寻圣主踪迹。

所谓皇天不负苦心人,王喜经过一番千辛万苦,总算找著圣主。那圣主慈眉善目问王喜:下凡不比四海云游,那是要蜕下不死之身,换上三界肉身的,万一功不成、事不竟,恐要辗转轮回,难有回天之日,如此也肯下凡?王喜道:吾愿舍身追随圣主,若未能升还也是命该如此,绝无怨言。

圣主再问:下凡之后还得忍受那九九八十一劫之苦,这苦你也愿吃?王喜回说:吾便心想那苦就像糖蜜一样,入口虽苦,但入五脏却转为甘甜,想来这苦也是求道必经之途,有何不敢?圣主展露笑颜,似有赞许之意。

那一天,天界众弟子跪在圣主尊座之前,祂们向圣主起誓:愿生生世世追随圣主,愿助圣主下凡扭转乾坤、再造宇宙,若违誓言,天地不容,任凭圣主处置,如此云云。王喜也在起誓的众弟子之列。@*

点阅【地仙传说】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