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文昭:港人非暴力抗争三建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5日讯】“港版国安法”上路已三周,由于国际的谴责和制裁压力,中共暂时未进行大抓捕,但恶法的白色恐怖已造成香港人心惶惶。对于国安法的前因后果、香港人应该如何成功实践非暴力抗争、香港的未来出路,旅居加拿大的文化学者、中国问题评论人士、当红YouTuber文昭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连线采访时表示,习近平不能容忍去年区议会选举大败的结果再次发生,因此强推国安法意图干涉9月立法会选举,不过美国政府的反共立场已定,倘若中共在香港大批抓人或DQ(取消资格)民主派议员,制裁就会随之推进,政治局常委也可能包括在内。

关于此次港版国安法的来历,文昭表示,中共不能够忍受在它的独裁政权边上,一直存在香港这个自由民主的避风港,而此次直接催生国安法的原因,则是9月马上要进行的立法会选举。去年11月份的区议会选举,情报部门汇报建制派肯定大胜,结果却是惨败,给了习近平相当大的刺激,此后中联办和整个港澳系统都重新洗牌。

国安法落地前后,香港出现移民及走资潮,7月1日当天因国安法抓捕了10人,4个大纪元派发海报的员工也遭绑架,不过随后泛民主派议员初选仍有61万人上街投票,港人的不屈勇气令北京惊恐不安。至于未来这场戏怎么演,文昭指要看中共下一步怎么动,决定美国怎么动,因为美国施加的压力很大,接近立法会选举的时候,就能够看出中共在香港使用多大力了。

“如果说马上动用香港国安法大批抓人,然后不准民主派的候选人参选立法会议员的话,马上禁止全体共产党员来美国这种事情会推进的很快。但如果香港的立法会选举进行得比较顺利的话,那这一招就可能会缓一缓,所以接下来其实就是一个很微妙的博弈,就是看谁先动,出什么样的牌。”

最近,美国两艘航空母舰带着英国、日本在南海演习,甚至美军有在南海主动求战的愿望,给中共施加压力,加上其它方面的围堵,“像这些角度的压力,都是能够给香港减压的。”

对于香港前景,文昭认为,港人应该有一个务实的“马拉松长跑”的预期,指望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形势完全改变,可能还是过于乐观了,“毕竟这个香港她已经嵌入了这个中美竞争的整个格局当中,成为这个拼图的一个重要的枢纽,她是随着中美关系、中美竞争的这个节奏而逐渐改变的。”

中共强施国安法,一手摧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外界关注美国将会采取什么样的金融制裁?文昭表示,把中资银行、香港的银行排除在国际银行转账系统之外,使其无法获得美元,这种极端的做法、绝杀招数不会马上推出,美国对这些银行的限制,因为考虑到世界金融体系的稳定,可能会逐步增加一些限制。另一面,香港人如果集中出逃兑换美元或卖房子,可能造成股市下跌、外汇枯竭,对香港的金融体系也是个挑战,所以中共现在是首鼠两端,进退失据。

7月15日,媒体报导了所有中共党员和亲属可能被禁来美国的消息,对中共冲击非常大。“已经来的怎么处理,现在也还没说,也有可能会清退。因为现在能够出国,搬运财产的,是在体制内获益的,你也很难想像他不是党员,对不对?所以基本上能够在美国,送去子女,置房置产的,那都是党员。如果在这个事情上认真清查的话,那基本这一辈子就算完了,就算白贪了。”

“即便是那种实施的力度不强,比方说,只清退1,000个,2,000个,那个对中共的打击也是非常大的。”他表示,一些别的国家可能也会跟进,目前跟美国最紧的是日本,别的国家就算强硬程度不如美国,也会有所跟进,现在日本和澳洲,是对待中共最强硬的。

二十多年来,香港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各景点讲真相、反迫害,国安法实施之后仍旧在街头坚持着,“天灭中共”的横幅继续挂,很多人关心香港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文昭表示,法轮功在香港长期遭受“610”外围组织青关会的滋扰,在原来治理香港的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第一大眼中钉是法轮功,但是从习近平这个角度,他首要介意的并不是法轮功,而是本土派和一些激进的民主派人士,他们才是国安法之下风险最高的一群。尤其近年来,法轮功在香港的境遇,已经受到很多国家的关注,成为衡量香港的人权和自由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

港版国安法的条文既模糊又霸道,这是独裁者恶法的普遍特征,目的是扩大打击范围,迫使人自我审查。文昭建议香港人不退缩,“照常生活、正常的说话,因为如果退缩,就显示出中共把你吓住了,那它的目的就达到了。而实际上它又不可能去执行,因为把所有人都抓了,监狱也装不下,社会秩序也就彻底混乱了,经济也就崩溃了。”

文昭指出,进行非暴力抗争,需要准确衡量对手,理智和勇气两者兼备。“你需要把一个‘犯规’的动作变成常态。比如说,它不准打一些标语,我们就找一些,打擦边球的标语。让这些标语还是要以很高频率在网上、在现实的街道上出现,就是让它知道,是跟它针锋相对的,并没有退缩的。”

目前香港人能采取的行动就是“步步设防,步步狙击”,“它前进一步,你就定在那一步上,坚决不动;如果它压力太大,你顶不住了,你退一步,你再设立一道防线,再坚持。”

对香港人的抗争行动,文昭总结说,有几个事情必须不能退。一是街头运动不能停,避免和警察直接冲突和接触;二是网络上不能自我审查,可以有一些调整,保护自己;三是选举一定要参加,一定要投票,因为参加选举的人越多,中共就越不好控制,就会向真实的民意接近。这基本就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了,接下来就要有足够的耐心和忍耐力,静候国际形势的变化。

对于泛民主派议员可否签确认书,文昭认为可以签,因为目的是一定要赢得选举,只要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就去做。“要在真正能够打痛它的地方打痛它,立法会民主派过半,以后在预算案当中投否决票,相当于制造香港宪政危机,瘫痪特区政府,最终罢免掉政府,这是中共最害怕的。”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习为控制立法会强推国安法 受国际压力暂未大抓捕

记者:香港的国安法实施三个星期了,您的观察它这个前因后果是怎么样,未来的走势是又是怎么样?

文昭:国安法7月1日落地的时候,很多人担心香港的民主派人士会大批被捕。据传的还有个300人的逮捕名单。但实际上的这三个星期,除了7月1日几十万香港人上街当天抓捕了几百名年轻人,那一天逮捕规模比较大,大家比较关心的一些比较知名人物目前暂时没有动。像黄之锋啊,还有人说陈方安生都在那个逮捕名单上。但是这些知名人士暂时没有动。这个呢是一个国际压力使然,主要是美国把它盯的比较紧。

这个国安法的直接来历啊,当然中共它是不能够忍受香港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地方在他的这个独裁政权边上,宛若一个自由的避风港,它是不能容忍的。但是呢它有一个直接催生它的原因:就是针对这个马上开始的立法会选举。实际上去年那个11月份的区议会选举给习近平相当大的刺激。

因为当时很多人,就是事后有很多消息说:习近平是得到情报部门,还有这个港澳工作系统给他的汇报,说香港人已经厌倦了这个社会动乱了。就是这个闹了半年,说这次选举肯定这个建制派会大胜。结果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所以习近平对此非常的恼怒。为此那个中联办的主任、港澳办的主任都换掉了,整个港澳系统都重新洗牌。

习近平不能够容忍对他的这个羞辱和冒犯在今年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再发生。所以他一定要在那个立法会选举之前要出一个东西来阻止去年区议会选举的情况重演。所以他最盯死的一个那就是不能够让民主派在立法会选举当中过半。所以他一定要赶在立法会选举提名之前要订立出一个法案,尽量把本土意识和反共立场比较强的排除在候选人名单之外。所以就推出了这个国安法。

但是这个事情美国的这个反应非常的大。美国是川普总统刚刚签署了那个《香港自治法案》,也基本上就是赶在这个立法会选举的提名之前让这个法律生效的。所以基本上都是盯着那个香港国安法。

这个中共这边怎么动,然后美国这边就决定怎么制裁。所以美国真正的这个履行《香港自治法案》,要到三个月才会出第一批制裁的名单。三个月之内,就涵盖了香港的立法会选举了。所以它这个时间是这么安排的。

中共在香港怎么动 决定美国下一步怎么动

记者:这个月香港真的人心惶惶!很多人因此移民、走资潮的情况都出现了。7月1日当天抓了10个人,声称因港版国安法被捕。甚至我们四个大纪元的派发人员也被捕了。但是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初选仍有61万人上街投票。这个是不是也是让北京非常的头疼,未来这个戏怎么演下去?

文昭:这个就要看了,因为美国这边的施加的压力很大。其实包括刚刚出来那个消息就是说: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到美国去。就包括这样的制裁力度它都是和这个香港的事情有关的。

美国总统川普上星期出来讲话谈香港,然后国务卿蓬佩奥谈话讲香港,刚刚美国司法部长巴尔讲话也谈香港,他现在就是,美国这边以香港为标竿,就看中共在香港怎么样履行国安法,怎么样去实施去做,决定美国下一步该怎么动,所以现在因为盯的紧嘛,所以对中共的压力也很大,当然共产党体制内部,它有一部分人真的就是想拿这个国安法,就去把香港的反共势力全部打下去,它肯定是这一派激进势力,但是也有相应的另一部分受抑制的,所以这个和国际的社会给它的压力有比较大的关系。

因为这个有一句名言,是一个日本政治家说的:政治一寸之先是黑暗。那个事情发生之前一秒钟我们都不会知道是怎样的,但是它确有一个趋势,有一个概率。现在看了,就是最最黑暗的那个时刻,其实就是当下,从现在到香港立法会选举这一段时间,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是最黑暗的时刻。基本上接近立法会选举的时候,我们就能够看出来,中共它能够在香港使用多大力了。

因为现在中共受到各方面的围堵,包括南海都带给它施加压力,其实南海有些像这些角度的压力,都是能够给香港减压的,就是在南海这边,因为美国刚刚两艘航空母舰带着英国、带着日本在那边演习,甚至美军有在南海主动求战的愿望,那这样的话,这个中共它也会在香港这边,它如果施加压力太强,让这个中美压力更升高的话,很有可能,就有发生在另一些热点地区,发生摩擦的危险,就是整体升温了,敌对情绪上升了,所以要降温也得一起降,就是各个热点区域,它都得降温才行,所以这都是给它压力。你就要看这个怎么走,但是我觉得恐慌还是不必的,我觉得现在还是有五五,就是50%它真的会变得更糟,有50%就会触底反弹的可能性。

但是,也应该有一个务实的预期,就是指望比方说一个月或者两个月,这个形势完全改变可能还是过于乐观了,还希望有一个马拉松长跑,这样一个心理预期,毕竟这个香港她已经嵌入了这个中美竞争的整个格局当中,成为这个拼图的一个重要的枢纽,她是随着中美关系、中美竞争的这个节奏而逐渐改变的,所以要,你很难从香港本身她的这个矛盾发展节奏来推演,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和中美的整个大背景变化有关的。

美国政府抗共立场已定 美中博弈微妙

记者:国安公署到香港它会制造一些白色恐怖,但目前来看,好像也看不到它们有具体的动作,你觉得现在国安公署它这个角色到底怎么样?

文昭:对于中共这边不能掉以轻心,它一段时间可能不做什么,但是一旦认为时机对它有利的时候,它就会很加快步伐,一下子就推动很多事情,这是有可能的。它现在主要是看美国那边国际社会能够持续施加多少压力。

从美国这边来看,除了美国总统之外,副总统也还没有直接出来说,不过那几个主要的行政部门的首长都有所表态,像财政部和外交部就相当于表态,因为财政部已制裁了陈全国,他虽然没出来说,但是行动表态了。然后司法部,美国的国防部长也有个说法说,这个中共是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就是让她各个部门的人都出来说话了,这已经很明确的代表了美国政府的意图了,都是向中共传达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就是美国政府抗共,这个立场已经定了。

如果说马上实施香港国安法大批抓人,然后不准民主派的候选人参选立法会议员的话,马上禁止全体共产党员来美国这种事情会推进的很快。但如果香港的立法会选举进行的比较顺利的话,那这一招就可能会缓一缓。所以接下来其实就是一个很微妙的博弈,就是看谁先动,出什么样的牌。

美不马上切断美元途径 但金融制裁措施将前所未有

记者:另外一个就是金融方面,金融方面也是双方博弈的一个焦点。到底美国对香港的金融制裁会在哪些方面表现出来,你有什么样的观察?

文昭:其实金融它是来自两个方面,对目前港元体系的挑战,当然美元与港元脱钩,虽然美国没有办法去阻止另一个政府去把他的汇率与美元挂钩,但她能够阻止香港银行取得美元,她只要在SWIFT,就是国际银行转账系统,设置某些银行比如中国的银行、中资银行还有香港的银行不能通过这套系统转账,他自然就没有办法参与国际贸易,就没有办法获得美元了,那就切断了美元的途径。

这是很极端的一个做法,那我的预期这种绝杀的招数她不会马上使出来,即使有的话,在《香港自治法案》当中包括有对金融机构的制裁,包括有这个条款,因为这个法案实施了,那她必然要列出金融机构,列出这个表单之后,她是在头一年必须执行十项金融措施中的五项,两年之内必须全部执行十项,所以这个事情它一定会发生的。

因为给了这一段缓冲期,香港的银行它还有一些腾挪的空间,可以和一些可能受到制裁的机构脱离关系,把这些人请走,这是他自我保护的一方面。另外美国对这些银行的限制,因为考虑到整个金融体系、世界金融体系的稳定,她可能会逐步做,会增加一些限制,然后逐步扩大,这个是我的预期。

现在美国对中国那边的签证制裁,还有其他方面的制裁也都是在试探著一步一个脚印的这样在做,所以我也不预期金融方面会一边倒的马上出来一个绝杀招数,让香港的港元体系彻底崩溃,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但会有前所未有的措施,这个是高度确定的。

中共害怕港人集中出逃造成金融资产下跌

文昭:另外一方面对香港金融体系的挑战来自于香港内部,这也是为什么前段时间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说,不排除阻止香港人拿BNO护照到英国去。中共其实很害怕香港人集中出逃,因为集中出逃就会清空资产,清空资产就会卖楼、卖房子、卖手上的股票,那就有可能造成香港房价的快速下跌、股市的下跌,也有可能造成人们集中去拿港元换美元,造成香港那4000多亿的外汇储备迅速枯竭,实际它怕这个。

中共并不是无限强大的,它在眼下这些事情方面它有些顾及的地方,虽然它搞什么海南自贸区,摆出个姿态要取代香港,但它也知道香港的地位,不是搞一个什么自贸区,你一年、两年就能够取代的,所以它也还是,怎么讲就是首鼠两端,就是说它还有顾忌,有狐疑,就是不希望香港整个金融秩序出现太大的动荡。

所以香港人你看,中共它喊的很厉害是什么,它就怕的是什么。还是有制服它的一方面,有可以制服它的筹码。

政治局常委有可能在美制裁名单内

记者:另外一个香港比较关心的是制裁名单,最新说到底是否制裁韩正和林郑月娥呢,也有报导说可能这个不会制裁,但白宫又否认。你怎么看制裁名单,最后它会到什么样的程度呢?

文昭:这个制裁里面比较确定的,像中联办、港澳办,还有这个国安公署,基本上没有太大疑问它们会被包括在内的。还有香港的像警务处,对吧?还有那个负责安保的保安局,这些是比较大可能的。据说林郑月娥,还有就是韩正,这个政治局常委这一级的呢。我觉得是要看这次立法会选举。

如果这一次立法会选举受到很大的冲击,甚至是比以往的透明公开程度大幅度倒退的话,那我觉得他们是有可能包括在内的。政治局常委都是有可能包括在内的,现在都没有排除这些选项。

美禁入境对中共冲击非常大 其他国家也会有所跟进

记者:美国制裁方案里面,最近老百姓热议的就是禁止中共党员和家属入境美国,这也令到退党搜寻的这个量大增。大纪元的退党网站,退党服务中心,最近也比较忙。那您怎么看这个退党潮,对中共的冲击又是什么样的?

文昭:这个消息放出来呢,对中共冲击就非常的大。因为她提出的就是包括共产党员,包括他们的亲属都不能够来美国。已经来的怎么处理,现在也还没说,也有可能会清退。因为现在能够出国,搬运财产的,是在体制内获益的,你也很难想像他不是党员。如果在这个事情上认真清查的话,那基本这一辈子就算完了,就算白贪了。而且美国这种做法呢,有可能会有一些别的国家跟进,目前跟美国跟得最紧的就是日本和澳洲,是对待中共最强硬的。当然中国人去日本的并不多,但是去澳洲的还是很多。

目前全世界资产最安全的是在美国,因为欧洲啊,还有其他地方,因为他的经济不景气,失业率比较高,资产可能会贬值的。相对来说,还是美国这边最有保值,增值前景最好。所以对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大。可以说,就这个消息一出,造成党心动摇吧。但是,一步到位的实施,我觉得也可能不会那么的快,还是会有一些甄别处理。但即便是那种实施的力度不强,比方说,只清退1,000个、2,000个,那个对中共的打击也是非常大的。

法轮功是中共眼中钉 但国安法最高风险是本土派和激进民主派

记者:这么多年推动退党潮的前锋,也就是法轮功学员,香港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真相点帮助大陆民众退党。这一次国安法实施之后,很多人也关心香港法轮功学员的处境,他们是否会成为一个最危险的群体之一?

文昭:法轮功在香港一直是中共的眼中钉,青关会多年在香港骚扰法轮功学员。对待香港,中共其实有不同的派系,不同的态度。如果是江泽民那个派系,就是原来曾庆红治理香港的这个派系,后来加上政法委这个派系呢,他们眼中钉第一大敌人是法轮功;但是从习近平这个角度来讲呢,他对香港最在意的,眼中第一位的并不是法轮功,而是本土派,加上有一些激进的民主派人士,这是习近平第一在意的。最高风险的,第一波受到国安法威胁的是,本土派和比较激进的民主派。

但是法轮功群体确实也是风险很高的一个群体。关于法轮功在香港的境遇,我想这也是很多国家所关注的,这也是衡量香港的人权和自由程度是否有大幅度倒退的一个重要指标。

不恐慌不退缩 准确衡量风险 做出有选择的反应

文昭:但我不鼓励过于恐慌,比如我就要逃离香港了,或者把我的资产全部卖掉或怎么样,其实并不需要。通常在危机来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准确地衡量目前的风险,然后做出有选择的反应。

像我有一个粉丝网友,也是在英国的香港人,他给我写了一封信,给我讲了一下他的故事,他的背景是以前曾经在英国的媒体工作过,从“反送中”开始以后,就从不关心政治到关心政治,他就发了很多跟香港有关的视频和文章,由于他长期在Facebook上身份是透明的,就是实名上网的,然后他突然就收到了他在香港的弟弟发来的信息说,你在国外行使言论自由,使我们的老母亲,我们在香港的家人都觉得不安全了。就说以前在中国大陆人所面临的这种威胁,现在香港人也遇到了,他的反应是感到很害怕,迅速在脸书上屏蔽了他所有的亲戚,就是说不给他在香港的全部亲戚惹麻烦。

我是能理解他们有这种很震惊的反应,因为他们之前没有面对过中共,但是我给他的建议就说:当我们面临环境很大的变化的时候,我们需要做出一个有选择的反应,你不是做出一个你生活全都变了,其实并不需要这样,我也建议大家不要退缩,因为这时候不能够显示出它明显把你吓住了,那它的目的就达到了。

但中共可能会在网上搜集一些,看谁比较活跃地发表一些批评共产党的内容,它去建立一个大数据,去构建这个社会网络,然后去评判这个社会趋势,去找它的风险。你应对这种方法,首先需要做的是,把你去转发时事内容,评论时事的facebook账号和你生活的账号分开,在你评论时事的这个账号不要放太多的个人的信息让别人能够找到你。其实只要这样做的话,就能规避掉很大一部分风险。

国安法条文模糊扩大打击范围 最终目的是自我审查

文昭:这涉及到一个非暴力抗争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的问题。

独裁者通过这种恶法,它本身面临的一个矛盾的处境,就是它想要扩大打击面,恐吓更多的人,所以它需要把那个法律条文定得非常模糊、非常严厉,让你一看到这个条文,就想:不好,我犯法了!比如你一看条文,我就知道文昭肯定犯法了,我经常在网上骂共产党,我就说香港的事情,肯定是属于它那个虽远必诛,就是外国人干了这个事情也属于犯法了,我肯定犯法了。

但是,矛盾的另一方面在于它又不可能实际去执行,把所有人都抓进监狱,监狱也装不下,对吧?然后,抓这么多人,这个社会秩序也就彻底混乱了,经济也崩溃了,不可能做到。所以任何独裁者严厉的法律,会去把法律条文订的很宽,然后在一段时间内非常凶狠的抓捕一部分人,集中力量打击少部分人,让剩下的人产生恐惧感,最终目的让人自我审查。这都是所有独裁者恶法必然走的路。

步步设防步步狙击 抗争理智和勇气需兼备

文昭:应对这种情况,首先,第一步,你不能让它觉得你已经开始自我审查了。就是大家还是要正常的说话,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然后呢,你需要把一个犯规的动作变成常态。比如说,它不准打一些标语,我们就找一些,打擦边球的标语。让这些标语还是要以很高频率在网上、在现实的街道上出现,就是让它知道,是跟它针锋相对的,并没有退缩的。这是非暴力抗争必须要经由的一条道路。

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勇气。勇气,同时你要准确地衡量你的对手。就不能说,它看起来无限强大,我们看起来无限弱小。那完了,那就不要抗争了,不能出现这种情况。你要知道他们有怕的呀,你也知道它不可能去实施,比如说,在香港一天抓一万人,这是不可想像的。然后呢,因为香港是个很小的地方,她那个经济体,那个循环的路径很短,你抓这么多人的话,可能一下把这个城市瘫痪掉。

再有呢,它非常担心香港人集中抛售财产和兑换美元,就是它不愿意制造这么大的恐慌。要知道,它在喊不准BNO的人去英国的时候,它心理反应出是有担心的。另一方面,它不可能同时抓这么多人。你需要有一个比较稳健的措施,你知道它还是有弱点。你去找它的弱点,去把一个犯规变成让它很为难的状态。然后等它为难习惯了以后,你再升级一步。

非暴力抗争就是这样一条道路,这个过程中就是,理智和勇气两者兼备是非常重要的。这也就是我目前能给大家提的一个建议。目前香港人的处境,实际上大家的做法,能采取的行动立场上也比较简单了。就是步步设防,步步狙击,它前进一步,你就定在那一步上,坚决不动,坚决不动。如果它压力太大,你顶不住了,你退一步,你再设立一道防线,再在这里,再坚持、再坚持。步步狙击,步步设防,这是你唯一能做的。

非暴力抗争三要项 静候国际形势变化

文昭:现在有几个事情就是必须不能退的。第一个是街头运动不能停;第二个,网络上不能自我审查,表达意见不能停,集会不能停;第三个,选举一定要参加,一定要去投票。我觉得这几方面坚持,那基本上也就是符合了“非暴力抗争”在总体上走在成功正确的方向上了。

目前民主派在直选投票中获得六成或者更多的选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的。功能组别选民呢,除了老板投票那一部分,有一部分是从业者都可以注册成为选民的。香港的选举制度是我所了解到世界上最复杂的选举制度。无论如何,只要参加选举的人越多,对中共来讲就越不好控制,尽量把它扩大,就会向真实的民意接近了。所以呢,投票一定要参加。所以就是刚才讲的这么步步设防。

接下来就是,国际形势的变化了,这一点要有足够忍耐力。因为香港现在的处境,他没有别的选择,可能这个对于香港人来讲,要求大家要承受这么多,那么勇敢,有些不公平,但是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处境,如果你不想变成像新疆那样的话,那就需要坚持和付出,以一个较小的身躯,去抗击一个很庞大的对手,必须依赖国际形势的变化。

确认书可以签 以赢得选举为依归

记者:您刚才谈到对香港选举的观察,现在有一个焦点是,到底泛民主派的参选人,他们是不是应该签署这个确认书,我不知道您有没有留意到他们之间有一些分歧,您怎么看?

文昭:我觉得没有什么关系,签,可以签,有些因为是年轻人,他是本土派的,他觉得这样做背弃了他出来参选的初衷,我也能够理解。但我的建议很简单,你一定要加入选举,一定要赢得选举,赢得选举以后只做一件事情,就是瘫痪特区政府,就是在预算案当中投否决票,因为你别的事情做不了,你只有在这件事情上做的了,所以本次当选议员,就是唯一以此为任务。它按照《基本法》的话,当然特首可以再驳回,然后再从新选立法会,选一次,再否决它的预算案,这个特首就必须辞职,就相当于曲线、变相地罢免了林郑月娥。以达到这个目标为依归,就是怎样能够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就怎样实现。

我不太赞成的就是,在一些意识形态标帜上过于坚持,像在立法议员宣誓就职仪式上做出特别与众不同的表态,只是要刻意羞辱北京的表态,我认为这种层面的牺牲是没有太大必要的,你要在真正能够打痛它的地方打痛它。现在中共最害怕立法会议员过半,这是它最害怕的。

香港经济不会马上崩 但大趋势总要跌

记者:刚才听你的分析,如果这样的话,香港的经济也不会出现大幅度的下滑,因为北京也不想见到香港出现大幅度的走资,现在我们看到,股市也泵了很多水进来,但是关键是它中国的经济能不能维持下去,这到底是不是揽炒,最后的一个结局?

文昭:我也是这样看的,现在大陆那边进资金,故意把股指抬高,大家能出就出了,从目前情况来看,香港大风险趋势是比较确定了,毕竟美国已经取消了她的全部特殊待遇了,不管是金融方面的还是贸易方面,虽然北京还不想让香港下星期就崩掉,但总的趋势来讲,香港已经失去她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比较重要的那些条件和资源,所以总的来说是往下走的。中共是要面子嘛,它不想让股市,一说美国一制裁,下星期股市就崩了,这说明美国人太厉害了,它太无能了,所有它就使劲去拉股指,它愿意拉嘛,你就出嘛,你就把你股票出了嘛,对吧,就获利退出就好了,以后它总是要跌的,大趋势总是要跌的。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