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农民进京打工 讲述“刷脸”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4日讯】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中共以防疫名义进一步加强对民众的监控。一位农民工日前在网上发文,描述去北京打工时被层层“刷脸”的奇遇,直言去哪都得把脸留下,虽穿衣服总感觉在裸奔。后来终于明白:共产党怕百姓造反,所以把百姓当动物监控。

下面是《明慧网》刊登的“刷脸”一文:

为了活命,俺得去北京打工,老家没有土地了,俺得吃饭填肚子;俺还得养活年迈的父母,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

俺是“腰缠麻绳”来到北京的,感觉在北京实在太难了,俺穷的就剩一张皮糙肉厚的黄脸了,可俺的脸是真实的,不是假的。

下了车,想投靠俺村在北京当快递小哥的金锁子兄弟。可小区保安不让俺进,说是要健康码,健康码是啥玩意?有健康码就不得瘟疫了?保安说:“健康码就是证明你来过这里,与健康无关。”

保安斜眼瞅了一眼俺手中的“诺基亚”,拿出他自己的手机给俺刷了一次脸,证明俺是绿色的“无公害物质”。但是照片不给俺,这不侵犯了俺的“脸权”了?俺长的不好看,可好歹也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人脸,肖像版权属于自己吧?可就这样被巧取豪夺了。

居委会的大妈让俺去办出入证,也要刷脸。门禁都是电子的,进出都刷脸。俺不明白,俺是有人脸的,为啥到哪都得证明是人脸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居委会大妈说:“刷脸证明你来过,与别人无关。”

北京的超市也要刷脸测体温,买东西不仅要交钱,还得把脸留下。

北京的餐馆也刷脸,俺还以为长的不好看就不让吃饭呐,脸是爹妈给的,吃饭干嘛要留下脸哪?俺给钱了,真真儿的是自己的血汗钱。

北京的公共厕所也刷脸,仪器在墙壁上的电匣子里。一进去,就被电子匣子把脸框上了。那是俺的脸,凭啥没经过俺同意,就把俺的脸装进去了?在北京拉屎撒尿也要留下脸,最不可思议的是,擦屁股也要刷脸,不刷脸,您就没有手纸,臭著、腻歪著。

直到有一天,中山公园的巡逻警察以查身份证为名,肩膀上扛着一个小电子匣子,也在偷偷刷俺的脸,俺问:“为啥给俺的脸录像?”警察说:“我们正在办案,留个证据。”俺又没犯法,留啥证据?

后来俺终于明白了:共产党是把中国老百姓都当成了“不法份子”,监控每一个普通百姓的一举一动。难怪人民币上有“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字样,原来这共产党真不是个好东西。自己是窃国大盗,害怕百姓造反,把百姓当动物监控。这个中共是不认祖宗的马列子孙,它是个幽灵,它本来就没有脸,它自己不要脸也就罢了,可它也不让百姓要脸。给老百姓刷个幽灵的脸附上,那不成了鬼脸了?

夜晚,满大街的监控器恨不得与人脸一般高。俺生的伟大,却活的憋屈。走在长安街上俺虽然穿着衣服,却总感觉是光腚裸奔。

那天碰到一位戴眼镜的漂亮妮子问俺:“先生,您好!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我回答:“还用刷脸吗?俺是炎黄子孙。”

妮子笑着给俺讲了电视上播放的那个在天安门自焚,其实是中共为镇压法轮功编造的假案,法轮功禁止修炼人自杀、杀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如今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俺告诉北京妮子:“俺来北京前刚看了俺村村长免费发给俺的电影碟子《永恒的五十分钟》,这才知道了是共产党栽赃陷害法轮大法,打压修真善忍的善良群体。自焚的人都是假脸、被烧的没人样儿了,还在那里喊什么口号,说的也不是人话啊!俺村炼法轮功的都是守本分的人,被共产党整的可惨了。这回好,把瘟神都招来了,瘟神是啥?瘟神是天神。这法轮功的靠山是老天爷,人家是修佛的,所以叫‘天灭中共’对吧?”

妮子说:“您如果入过党团队,就是共产党的一员,天灭中共时您是它的一份子,瘟神有眼啊。”

俺对妮子说:“俺入过共产邪教的团、队组织,都给俺退了它!这俺就是名副其实的炎黄子孙了。”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