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香港人应该要另起炉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8日讯】新唐人近日收到网友投稿,全文刊登如下:

正如笔者《香港加油!台湾加油!》一文所述,为什么高雄市仍然可以如期于8月15日正常举行选举,一人一票补选新市长,但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要急于7月31日就喊停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呢?

2020年7月31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把原定于9月6日举行的2020年立法会选举,延期一年,改于2021年9月5日举行,变成2021年立法会选举。但是,期间2020年至2021年,本届立法会已经结束,新一届立法会尚未成立,整整一年的“真空期”,立法工作怎样处理,至今尚未有定案!主流意见都是赞成让现任议员以“过渡立法会”、“临时立法会”或“看守议会”等名义延任;唯一最大争议,系是否要让已经被选举主任DQ(取消参选资格)的四名现任议员(公民党的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和专业议政的梁继昌),都可以延任,继续做立法会议员。

反对派认为让四位议员都可以延任,是理所当然的。尽管中央政府尚未表态,中共尚未表态,香港特区政府尚未表态,建制派已经急不及待,争相表态,反对这四位议员的延任不特止,还反对尚未被DQ的(因为选举主任尚未宣布),和没有机会被DQ的(因为没有再参选),十多位其他反对派议员延任,因为他们都符合被选举主任DQ的条件和资格。
5:00 AM
不特止,为什么建制派、保皇党、还有亲中人士,要如此苦苦相逼,惊死你唔死,不只是四位被选举主任DQ的议员,还要主张所有反对派议员,都不能重返这个“过渡立法会”呢?为什么?

面对现时的困局,笔者想起廿八年前的中英争拗。

1992年7月9日,彭定康接替卫奕信出任末代港督,他到步不久,就发表其首份施政报告,提出新的政改方案(九五政改方案),推出“新九组”,大幅增加香港立法局直选议席,惹来中国政府不满,酿成中英争拗。

九五政改方案推翻了原来中英双方就香港三级议会发展达成的默契。当时的国务院港澳办主任鲁平说过两句话,一句就是另起炉灶,另一句就是说彭定康是千古罪人。

但是,前香港新华社的发言人张浚生透露,另起炉灶,其实是邓小平的原话。也就是说,因为中英双方已经协定好的“直通车方案”消失了,针对彭定康的政改方案,邓小平勇敢地拍板,作出“另起炉灶”的决定。

就是在香港特区政府尚未成立之前,中共中央就提早为香港成立“临时立法会”,任期跨越“九七回归”,由1997年1月25日至1998年6月30日。因此, 1997年7月1日“回归”后,多位反对派议员落马,就像现在也有多位反对派议员被DQ落马,不能延任一样。结果,由建制派把持的“临时立法会”,通过恢复《公安条例》,令市民的集会游行,再次受到限制和打压至今。

28年后,今天的困局,似曾相识,香港人是否也应该要向邓小平学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勇敢地拍板,作出“另起炉灶”的决定呢?笔者认为绝对是,笔者认为绝对应该,香港人应该要另起炉灶!

28年前的“另起炉灶”是“临时立法会”,28年后今日的“另起炉灶”就是“民间立法会”!

“民间立法会”的首要任务,就是阻止中共在“真空期”内任意妄为,通过恶法,加速港人民主自由的消亡;如果要达到这个目的,单靠议会战线已经不可能,必须民间配合,所以要尽快成立“民间立法会”!

“民间立法会”阻止中共内任意妄为的方法就是准确表达民意,其次就是让大家尴尬:让特区政府尴尬,让建制派议员尴尬,让建制派支持者尴尬,让保皇党尴尬,让所有亲中人士尴尬,让港澳办尴尬,让中联办尴尬,让人大常委会尴尬,让中央政府尴尬,让中共尴尬,让习近平和李克强都尴尬!不可以吗?为什么?

“民间立法会”还要让全世界都看到,“真空期立法会”通过的法案,其实“民间立法会”并没有通过,区议会也没有通过,让世人看到,“真空期立法会”只是特区政府的自圆其说,只是中共的橡皮图章,还港人一个清白,还港人公义与公道。

笔者认为,“过渡立法会”又好、“临时立法会”也可,“看守议会”都好,这个“真空期”的议会,既欠缺民意授权,亦缺乏法律基础,是肯定的,是昭然若揭的;“真空期”议会通过的议案,受到大家挑战,是必然的。所以,笔者建议,反对派尽快成立一个“民间立法会”或“影子立法会”;“真空期立法会”讨论什么,“民间立法会”就讨论什么,区议会就讨论什么;“真空期立法会”审议什么,“民间立法会”就审议什么,区议会就审议什么,双管齐下;让全世界都看到,“真空期立法会”通过的法案,其实“民间立法会”并没有通过,区议会也没有通过,让世人看到,“真空期立法会”只是特区政府的自圆其说,只是中共的橡皮图章,还港人一个清白,还港人公义与公道。

成立“民间立法会”,可以有个三方法,详见笔者《尽快成立“民间立法会”》一文,本文不再赘述。

最后,虽然笔者认为,“民间立法会”并非不效忠香港特区政府,也没有抵触《基本法》,更加没有违反《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但是,如果大家担心参加“民间立法会”,会成为日后被选举主任DQ的原因,笔者建议,最好只让以后不再参选的议员参加“民间立法会”便好了!试想想,如果李柱铭、杨森、刘慧卿、张文光、梁家杰等元老级政治人物,都能够挺身而出,到时都能够加入“民间立法会”,不是更精彩吗?谢谢!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侯镇安
2020.8.7
(本文为公开信,并无版权,欢迎自由转载和广传,谢谢。)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