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危难时刻的“党”与“民”

——看一看中共与中国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大陆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两个相邻的县,来了两个年轻的县长,一位县长知道该地区洪灾频发,就投入人力、物力修筑防洪工程,而另一位县长什么也没做。几年后,洪灾果然发生了,修防洪工程的县,因为坝体牢固,没有灾情发生。而什么也没修的邻县,洪水灾情严重,县长率领众人抗洪,虽然百姓损失惨重,但是“终于”战胜了洪水,“事迹感人”,这个县长很快上调为市长,而那位修筑抗洪工程的县长调到这个县,他开始等待下一场洪水的到来。这是一个故事,却是现实的真实写照。中共把自己的国家命名为人民共和国 ,货币叫人民币,报纸叫《人民日报》,政府叫人民政府,但人民只是一个概念,实质是党国、党币、党报,人民只是口号而已。

七百万人次的“战争级”军队调动

在一九九八年的“世纪洪灾”中,当时许多水利专家认为洪水本身其实并不算“特大”。然而这次洪灾却意外地酿成“高水位,重灾情”。在两个月的危难中,洪水受灾人口近四亿,死亡及失踪妇女、儿童及老年人一万一千人,官兵及民工一千多人,直接经济损失三千多亿元。

其实有准备、有次序的利用分蓄洪区,减轻洪水危害,是大多数发达国家防洪的最主要手段之一。然而,从灾情开始到最后,江泽民要求“人在堤在”,“严防死守”。在汛情的发展中,尽管地方多次请求启用荆江分蓄洪区,居民曾三次全部撤到安全地带,分洪的方案都没有得到江泽民的批准。

外界一直难以理解江泽民为何拒不接受专家们的劝告,从荆江分洪。《江泽民其人》一书透露出真相,江泽民当时相信了有人说的“要保龙脉”的“玄机”。江泽民相信如果从荆江分洪区分洪,主动决堤,就等于挖断了自己的“龙脉”。

一九九八年八月七日,长江的九江段干堤决口。当晚,江泽民立即指示军队,在接到命令后两小时内,必须无条件执行命令,迅速开往前线。

在这次军队“抗洪抢险”行动中,江泽民在全国范围内调集了十多个集团军、三十万官兵。一百一十四位将军、五千多名师团级干部。在这场洪水中,总计出动官兵七百万人次,组织民兵和预备役人员五百多万人次,用兵总人数居然超过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辽沈、平津三大战役解放军人数的总和。

灾区亿万百姓的生命财产,不过是用来调兵遣将的砝码,几十万官兵的性命,在江泽民眼里也不过是儿戏。在中共的宣传机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说辞下,如此惨重的人祸仿佛真的只是一场天灾,江泽民的罪责被完全掩盖过去。

七十二小时救灾黄金时间 按兵不动

无独有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四十二小时后,进入汶川几个受灾重镇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一千人,而需要被挖掘出来的人却是十几万人。

即使到了震后七十二小时,这个地震救灾黄金时间的最后期限,进入重灾区的救援士兵也不足一万人。按照国际惯例,把一个人救出地震废墟,至少需要三个人来抬起水泥板。十万人受灾,至少需要三十万人的救援部队,这强烈的反差,让人难以理解。与一九九八年长江决口两小时内,军队必须开往前线的状况相比,真可谓天壤之别!

军队无法调动的原因在哪里?二零零八年年底,时任中共总参谋长陈炳德在党媒撰文揭示,在震后的三天时间里,军方的一切行动都要经过“军委首长”——江泽民的批准。二零零八年江泽民已不是国家主席,为了显示对于军队的把持仍然牢固,而无视灾情紧急,让身处前线的救灾者无计可施。

只有漠视生命的共产政权,才有这样极端的悲剧,民意、民生被视如草芥,而把危难中权柄的把持视为展示实力的机会。

武汉疫情中的“红十字会仓库”

武汉疫情(中共病毒)爆发当初,海内外物资源源不断涌入武汉红十字会,然而结果是大量物资堆积在红十字会仓库,每天面临危险病毒的一线医护人员被逼使用床单做口罩,雨衣当作防护服应急。

在各界关注之下,又发生了一起司机给领导领捐赠口罩事件。二月一日,在一群讨要物资遇阻的医护人员当中,一名男司机却轻松从武汉红十字会临时仓库提出一箱3M口罩放入一辆汽车后备箱中,在周围人的质问声中,该司机称口罩是给领导的。其车牌号“鄂A0260W”被拍下,后发现是武汉市政府办公厅公务用车。

二零零八年四川地震造成近九万人丧生之后,人们询问救灾筹款的去向,包括捐赠给红十字会的资金,直至现在也没有明确的说法。至武汉疫情,同样的一幕又一次上演,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这一切就什么都没有变。

人心在觉醒

近一个月以来,中国大陆多地发生洪灾,灾区民众损失惨重。然而中共政府一边对外出手阔绰——给印度七亿5千万美元,让七十七国停偿债务数百亿美元,对内却无钱救灾。

中共红十字基金会六月十二日在网上募捐,筹款目标六十万元。然而募捐上线二十天,仅筹到两千多元。七月六日有网友留言表示,“人民都觉醒了。”

人心在苏醒。二零一八年,北京政府在全市发起为“七二一”特大自然灾害救灾捐款活动。北京市民政局在公布捐款方式和账号后,两个小时内收到七万多条微博。

有人说:“不是我们没爱心,是你们太让我们心寒!七二一暴雨过后,上下一片歌功颂德,甚至无人鞠躬致歉!汶川地震捐款数亿,贪污腐败随处可见!七二三动车追尾不到一年,下马官员纷纷换装上任!百姓岂能捐款,最终只会肥了腐败官僚的腰包!”

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钱美国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鲜可以,政府可以,官员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独老百姓不能用。”

世界这一次真的分清了中共与中国人民

近期,对于国际社会开始逐步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分开,中共媒体声称,美国在挑拨中共与中国人民的关系。

有句话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到底是好还是坏,只要时间够长,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一九四九年之后,被中共迷惑的百姓,以为共产主义是为了打造一个“人间天堂”,因此付出代价是必然的,哪怕是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因为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理想。

因此,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可以堂而皇之地打着共产旗帜,把百姓的生命当成“代价”,从毛泽东在“大跃进”、大饥荒期间的一些魔鬼言论一窥端倪:“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人”。(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毛泽东在莫斯科的讲话,载沈志华:《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卷三七百六十一页)

中共视百姓生命如蝼蚁,数十年来,从未变过。一直以来中共都用“中美终有一战”来对国内民众进行恐吓、洗脑。早在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中共少将朱成虎就曾放言,美国如果介入台海冲突,中共将不惜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而使用核武器。

坏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坏的,但是老天爷却在看着这一切,也就是“人在做,天在看”。

二零二零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世界认清了中共不是中国,中共把中国人民作为人质,危害世界、魔变人类的噩梦终将结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