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再判2加籍华人死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9日讯】中共判2加籍华人死刑 孟晚舟案后多2起

截至8月7日,中共当局再判处2名加拿大籍华人徐伟宏叶建辉死刑。自华为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以来,已经有4起加拿大公民在大陆被以涉毒罪名判死刑的案子。

据大陆媒体报导,8月7日上午,中共广东省佛山市中级法院对加拿大公民叶建辉等6人作出一审判决,对叶建辉以运输、制造毒品罪名判处死刑;另一嫌犯卢汉昌也被以同等罪名被判处死刑,其他4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7年。

前一天(8月6日),加拿大公民徐伟宏被判处死刑。徐伟宏被控在2016年10月购买用于生产毒品的设备和原料,在他人家中制造氯胺酮,并将氯胺酮储存在他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住所中。上述住所被缴获超过120公斤的氯胺酮。

加拿大全球事务发言人巴布科克(John Babcock)发表声明说,加拿大反对在所有地方的所有情况下使用死刑,加拿大一贯反对中国(中共)的死刑政策,并将继续这样做。他说,加拿大外交官已经给予徐领事协助。

加中关系进入冰冻期

自孟晚舟案发生以来,已经至少有4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因毒品指控被判死刑。加拿大对此“深为关切”。

2018年12月,加拿大按加美引渡条约的规定,逮捕了在美国被控欺诈等罪的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几天后,中共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扣押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并要求加拿大释放孟晚舟。此举被普遍认为是中共针对加拿大的“人质外交”手段。

加拿大坚持认为,警方逮捕孟晚舟是依法行事,政府不干预。

孟晚舟被加拿大逮捕后,2019年1月,在中国已经因毒品指控被判徒刑的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在很短时间内被改判死刑。

加拿大没有死刑,加拿大政府当时呼吁中方给谢伦伯格宽容处理。中方没理睬,而且在不久后,又把另一名涉及毒品犯罪的加拿大华裔公民范玮(Fan Wei)判了死刑。

加拿大认为,中方扣押加拿大公民,判加拿大人死刑,以及阻挡加拿大一些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都是针对孟晚舟案的报复行为。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新闻发布会上否认,判刑与当前的加中关系之间有任何联系。

在6月下旬,汪文斌的前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直接将康明凯和斯帕弗的命运与孟的释放联系在一起。并扬言“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在任何时刻终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来换得“解决两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在此期间,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渥太华干预引渡案。

gnews网站点评称,“毒品犯罪在各个国家都是被严厉打击的罪行,这点无可厚非。但是中共的司法黑箱操作,难以确认死刑判决的公开公正,尤其是在中加关系不断恶化的时间点宣布加拿大人的死刑判决,更难以让加拿大政府信服。”

中共以毒品罪判处第三名加拿大人死刑

在加中两国关系急剧下降的时候,中共又以毒品罪判处了第三名加拿大公民死刑。

广州市中级法院于周四宣布了对加国公民徐伟宏的这一刑罚,并称涉嫌同案犯温冠雄已被判无期徒刑。死刑判决自动转交给中国最高法院复审。

简短的法院声明没有提供任何细节,但当地媒体称其为制造业的核心。徐和温收集了原料和工具,并于2016年10月开始生产氯胺酮,然后将最终产品存放在徐的家中。在广州的海珠区。

报道称,警方随后从徐的家中和另一地址没收了超过120公斤(266磅)的毒品。氯胺酮是一种强大的止痛药,已在中国和其他地方的俱乐部观众中流行。

自2018年末, 加拿大逮捕了华为高管孟晚舟之后,中加两国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美国希望她被引渡,以面对该公司与伊朗交易的欺诈指控。她的被捕激怒了北京,北京认为她的案子是旨在阻止中国崛起为全球科技强国的政治举措。

中共为了报复加拿大,拘留了加拿大前外交官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企业家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并在今年5月(?)法院判决梦的引渡案继续进行审理的情况下,中共又将2名michaels 判以(安全罪)??。

此后不久,中国突然对重罪的加拿大毒品走私犯罗伯特·谢伦贝格判处死刑,并于2019年4月在多国毒品走私案中对被认定为的加拿大公民范玮判处死刑。还对加拿大各种出口到中国的产品(包括菜籽油)施加了限制,中共显然是在试图迫使渥太华释放孟晚舟。

而最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王文斌却否认对徐的判决与当前的中加关系没有任何联系。

王在周四的每日简报中说:“我要强调,中国司法当局严格按照中国法律和法律程序独立处理有关案件。” “本案不应对中加关系造成任何影响。”

像许多亚洲国家一样,中国对制造和销售非法毒品实行严厉的处罚,包括死刑。 2009年12月,巴基斯坦-英国商人Akmal Shaikh因涉嫌走私海洛因而被判处死刑,尽管他被指控精神上受到干扰。

王说:“因与毒品有关的罪行而被判处极度危险的死刑,将有助于遏制和预防此类罪行。” “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涉及不同国籍罪犯的案件。”

新唐人加拿大记者站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