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香港大抓捕与北戴河会议密切相关?习近平加速背后的政治逻辑

美中“香港战役”进入单行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2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8月11日星期二,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上周由于休假外出,所以没怎么紧跟时事新闻。没想到这周末刚回来,就发生香港大抓捕事件,这是当前最受关注的、震动国际社会的大新闻。整个事件从昨天发生到现在,依然还在不断发酵中,因为这个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其对中美关系,对习近平的政治前途都将产生重要影响。今天我们就来重点讨论一下这个事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政治逻辑,习近平的动机究竟是什么,以及中美关系在未来会是什么样的走向等等。

我们还是先简单回顾一下这个事件的概况。这次大抓捕从昨天,也就是8月10号星期一的清晨开始。根据媒体的报导,香港警方大概于早上7点左右兵分两路,一队人马前往黎智英住所,至早上9时40分,黎智英在律师倍同下,被警察由住所带走。

另一队港警则前往黎智英次子黎耀恩的住所进行调查,随后,警方均以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第29条“勾结外国势力”罪名,拘捕黎智英和黎耀恩父子。

这次抓捕当然不仅仅限于黎智英,截止目前,遭到港警以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相关罪名而抓捕的人数总共有10人,其中包括了黎智英父子三人,壹传媒高层管理人员4人,以及三个香港社运组织的成员各一人,分别是:“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学民思潮”前成员李宗泽;“香港众志”前副秘书长周庭。

在抓捕的同时,港警还出动了超过200人的规模,对壹传媒大楼进行了搜查。整个搜查过程都被直播镜头传播到了全世界。很显然这个举动是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通过媒体的直播来放大恐吓效应。也就是说,这次抓捕的主要目的,并不仅仅在于对几个抗争人士秋后算账,更主要的目的在于,中共要通过这样一个颇有仪式感的画面,正式拉开对香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进行全面管控的序幕。

其实这一点从香港市民的行动上就有非常明显的反映。昨天抓捕事件发生后,大批香港市民半夜就起来到各个报摊购买苹果日报。平时苹果日报的每天的发行量大概是7万份,但昨天一天卖出了55万份。不仅报纸,苹果日报的股票也是逆势暴涨,一度超过340%,连大陆网友都在大陆媒体的报导下面留言,说平生第一次看到金钱彰显了道义。

这说明人心的向背是非常清楚的,香港人买的不是报纸,也不是股票,他们实际上是在用金钱投票表达自己的观点,用金钱购买为武器,在捍卫香港人最后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到我做这期节目的时候为止,抓捕事件的最新进展是:包括黎智英父子3人在内,昨天被捕的10人中有8人获得保释,已经离开警署。只有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和前学民思潮成员李宗泽尚未有获得保释的消息。

我们先来讨论一下黎智英本人的案件走向。对这一点很多人最关注的是黎智英是否会被送到大陆审判。

从理论上说,黎智英和周庭等人,都存在这样的可能。因为根据据港版国安法第55条规定,有3种情况的案件可以被送中处理:1、“案件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确有困难的”2、“出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无法有效执行本法的严重情况的”3、“出现国家安全面临重大现实威胁的情况的”.

符合其中任何一种情形,都可以在履行相关程序后,由驻港国安公署对相关案件行使管辖权。

56、57条还规定,若被认定为需要中央管辖的有关危害国安案件时,将由驻港国安公署负责立案侦查,由大陆最高检指定有关检察机关行使检察权,最高法指定有关法院行使审判权。并一概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

由于目前港府并没有公布黎智英所涉“勾结境外势力”的具体情况,中共中央也没有明确解释什么是所谓的“香港政府管辖确有困难的复杂情况”。所以,从最坏的预期观察,黎智英案如果影响巨大,港府觉得难以自己下手,那么的确有可能最后送交大陆检查和审判机关来处理。

从这次大抓捕的对象看,有3个值得注意的重点:第一个刚才我们已经提到了,抓捕黎智英的同时还对壹传媒进行了高调的大规模的搜查,其目的就是要恐吓所有与中共不同调的媒体,如果你们还不收敛还不赶快自我审查,下一个被查甚至被封禁的就是你,这可以说是中共打压香港言论自由的开端。

第二个就是黎智英父子三人同时被抓。熟悉中共迫害手法的人都知道,这种行动往往意味着中共埋伏了后手,就是它们不是简单抓人判刑坐牢就完事了,它们很可能需要制造一个“乱港祸首认罪伏法”的范例,目的是最大限度打击民主抗争人士的士气,消解港人抗争的正义性与合法性,同时也给国安法的后续实施制造一个合法性。

也就是说,如果中共需要黎智英重演一次“电视认罪”,那么它们就需要握有对黎智英施加极限压力的筹码,而利用至亲的亲属来进行要挟可以说是中共得心应手的套路。黎智英已经年逾古稀,他本人可能对生死荣辱看的很淡,不会屈服于中共,但当儿孙辈的生死前途都被中共捏在手中,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极其艰难的选择。

中共行恶从来没有任何底线,去年反送中运动的时候,中共甚至公布美国驻港领事馆人员及其家人的照片和姓名用以恐吓,被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痛斥“流氓政权”——对美国政府官员尚且如此,它们会如何对待黎智英这样一个阶下囚,是不难想像的。

第三个重点,是此次大抓捕的时间。

港版国安法刚出台的时候,我们就分析过,北京冒天下之大不韪使出这种手段,其目的之一,就是要确保9月的立法会选举不能出问题。

在7月31号的时候,港府公开宣布,由于瘟疫大流行,将把原定于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然后就在今天,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了香港立法会继续运作的议案。就是说,本届立法会从今年9月30号之后将继续延任,直到明年9月下一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

这就说明一点,无论立法会延期还是本届立法会议员继续延任,其实都是北京拍板的。而抓捕黎智英等10人,我相信其指令同样来自北京。因为当前正是中共北戴河会议期间,万事“稳”字当头,如果没有北京发令,借给林郑月娥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擅自在这个时候给中央添乱惹事。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次大抓捕其实和北戴河会议紧密相关。香港问题是中美新冷战的焦点之战,很可能是本次北戴河会议的讨论重点。而在会议期间出现大抓捕这样的行动,只能说明这个决策就来自北戴河。

这显示在北戴河会议期间,要么中共高层就如何应对香港难题已经达成共识,要么高层意见被习近平一派主导,以优势地位强行达成了所谓的共识。无论哪种,都说明习近平目前仍然牢牢掌握着加速器。

接下来我们延续刚才的话题要讨论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说,既然北京已经强行延迟了立法会选举,人大也几乎同步出台了相关补救措施,中共在选举方面的压力可以说暂时是没有了,那为什么中共还急于发起这样一次大抓捕呢?

一种普遍的看法是,这是对美国财政部制裁11名中港官员的报复性举动。但问题是,中共在8月10号,也就是大抓捕的同一天,也公开宣布要制裁11名美国人,这显然是一个对等措施。尽管其中有3人都被中共在一个月内第二次宣布制裁,凸显中共有点无牌可打的尴尬,但起码说明中共目前还是想尽量维持一个表面上的对等模式。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香港大抓捕应该蕴藏着另外的一种政治逻辑。

我们都知道,港版国安法是习近平拍板的工程。韩正今年5月就明确说国安法是去年10月四中全会的决定,所以这话等于告诉所有人,港版国安法就是习近平的决策。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凡是习近平拍板的事情,按照中共体制的特色,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比如习近平定下了今年达成全民小康目标,不管实际上是否达标了,民政部也好统计局也好,都只能给出确凿证据证明已经基本全民小康,因为这个目标达成与否,事关习近平政绩,也事关他的政治安全。

政治安全,是被习近平定义的大国家安全观里面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港版国安法和此前的送中条例最大的不同,就是送中条例表面上是林郑港府推动的,而国安法是习近平推动的。

去年反送中运动迫使港府撤回了条例,这被国际舆论普遍视为习近平一大政治挫败。但最起码表面上,这是港府的失败,习近平在党内还可以找到替罪羊,比如被撤换的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但如果国安法失败了,这个巨大的政治责任只能习近平自己承担。

所以,国安法从正式推出一开始,就注定了习近平要一条路走到底。因为国安法能否顺利实施,关系到中共能否真正掌控香港,而能否掌控香港又关系到习近平能否渡过党内危机保住权力。

换句话说,是习近平自己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香港问题进行了深度捆绑,拿下香港并内地化,这就证明习近平思想与红色数字极权模式能够征服并顺利统治一个民主化地区,这将成为中共道路自信并输出中国模式的成功范例,也将成为习近平的巨大政绩。如果拿不下香港,国安法成为一纸空文,习近平的“开疆拓土”或“大有作为”的中国梦就基本做到头了。

用一句大白话来概括,就是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已经输不起。

从这个角度看,此次抓捕黎智英等人,可以说也是中共最高层的一次试探性近攻而非防守反击。如果国际社会不能对此作出有效的强力应对,中共下一步势必在香港大举实施红色恐怖。

在这里有一点我想跟大家特别说明一下,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概念,和我们一般人理解的不太一样。中共官方多次公开表述过习近平的“大国安概念”,其内容可谓包罗万象,说白了就是党要管的一切都算国家安全范畴。当然,中共的国家安全,其真实内涵是指中共党组织的权力安全,并非真正的国家安全。

那么在习近平的国安概念中,他是把中共意识形态安全都视为重要一部分的,甚至把意识形态视为国家主权的一部分。

早在2017年5月,党刊《求是》杂志就刊登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是《维护意识形态安全要有主权意识》。而文章开篇第一段就公开提出:“必须始终绷紧意识形态安全这根弦,树立强烈的主权意识,切实捍卫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思想领空、舆论领地、文化领土、网络领海。”

所以我们就看到,中共极权体制对人的控制是超越人类历史任何团体组织的。当中共把意识形态和文化舆论等等都视为一种主权的时候,它们就可以以捍卫主权的名义去堂而皇之犯下任何罪恶而不必担心受惩罚。

这样邪恶的观念反映在香港问题上,就带来一个最大的问题:香港是一国两制的样板,而一国两制事实上等于把香港的领土主权和意识形态主权切割开了。领土主权属于中共,意识形态主权事实上属于整个西方自由阵营。

这在中共看来,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意识形态领域的国家安全的漏洞,也显示中共理解的所谓“主权”并不完整。习近平要开疆拓土实现“中兴大业”,连他自己定义的国家主权都不完整,怎么能称得上雄才大略大有作为?

讨论到这里,我想大家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共要把国安法在香港的实施,称为“二次回归”了吧。

所以,中共发动大抓捕的深层动机在于:美国对香港的制裁已经动到党内很多权贵的奶酪,这给习近平造成压力。而他一手推动的港版国安法如果再半途而废,他势必因决策错误而在党内遭受更大压力。在这个畸形体制中,习近平这个位置的人是不能有错的,一旦犯错就意味着毁灭,所以他要维护权力只能将错就错,或者说死不认错,狂奔到底。这是体制的邪恶本性决定的。习近平只要脱离不了这个体制,他就注定只能加速到底,直到冲下悬崖,不会再有任何其他出路。

香港大抓捕对内而言,是习近平道路自信的关键。对外而言,实际上是一种人质外交,一种勒索外交。中共在通过对自己国民绑票的方式来给国际社会施压,甚至可以说中共把整个香港扣为了人质。

过去国际社会往往投鼠忌器就不敢再对中共进行制裁甚至谴责,但这次可能会不同。

美国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之前的讲话说清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关键,就是美国已经看清中共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危害。这说明美国政府的决策层是真正看清了中共,所以他们事实上已经在按照对待恐怖组织的原则来处理对中共外交关系,我想美国不会轻易受制于这种人质绑票外交,反而可能会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来回应,这必然促成美中新冷战中的“香港战役”会进入一个快车道,同时也进入单行道。

好的,今天就暂时讨论到这里,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唐靖远推特:https://twitter.com/tangjingyuan99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