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迫害法轮功 武汉逾三百人厄运缠身(3)

罗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3日讯】根据明慧网公布的数字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7月至2020年6月,武汉地区公检法司、政法委、“610”、学校、机关、单位、街道等部门的人员遭厄运者达365人。他们都参与迫害过法轮功。

厄运的种种形式有:死亡 、患恶疾 、车祸、自杀、获刑,被抓捕、查处、撤职,破财、祸及家人等。

本文列举其中部分遭厄运的实例。

接上文:因迫害法轮功 武汉逾三百人厄运缠身(2)

文宣、医疗官员遭厄运

原湖北省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在美国被控告

赵致真

赵致真曾利用电视及报刊等媒体,恶毒攻击和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积极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文字打手和“急先锋”。

2004年7月,赵致真在美国被以“用媒体煽动仇恨”提出控告并判有罪。

据“追查国际”调查,1999年6月,在赵致真的亲自策划指挥下,武汉电视台《科技之光》节目组赴长春拍摄了专题片《李洪志其人其事》。此片被江泽民用来说服中共其他领导人同意镇压法轮功,并在1999年7月22日,即正式镇压的第三天通过中央电视台向全国反复播出。该片是中共镇压早期唯一的反法轮功的宣传电视片,是对全中国人民洗脑的主要工具之一。

武汉市文联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夏雨田病亡

夏雨田

夏雨田,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武汉市文联主席等。2000年,夏雨田创作了相声《坑人记》和另外两个诽谤法轮功的节目。这三个节目全部被武汉举办的主题晚会采用。

2004年,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助纣为虐的文人夏雨田因患肝硬化等多种疾病死亡,终年66岁。

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忠华在美被以“酷刑罪”遭控告

陈忠华

陈忠华,1954年出生,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2006年7月,首届世界移植大会期间,与会的陈忠华和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在美国波士顿一同被起诉。

他们被指控: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不仅犯下酷刑罪,更触犯了国际刑事法上最严重的“群体灭绝罪”。

教育单位的官员厄运连连

从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汉地区教育单位的一批所谓文人、学者,替中共充当文字打手,与“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勾结,组织诬蔑法轮功的展览,编写攻击歪曲法轮功的书籍,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作报告,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洗脑出谋划策等等。

武汉地区的教育单位尤其是高校成为迫害法轮功重灾区,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也厄运连连。

武汉大学原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前党委常务副书记龙小乐涉嫌巨额受贿被批捕;武汉科技学院院长张建刚被“双规”;武汉科技大学原校长刘光临、前党委书记吴国民、武汉理工大学前副校长李海婴,三峡大学前党委书记陈少岚,湖北大学前副校长李金和等近五十名高校领导干部被查处。

更多例子如下:

武汉医药设计院党委书记欧阳宗权突发心脏病死亡

中国医药集团武汉医药设计院是国家三大医药甲级设计院之一。1999年“7·20”之后,院党委书记欧阳宗权(副厅级)甘当政治打手,多次无理要求院内炼法轮功的职工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在很多场合公开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于2004年12月31日突发心脏病倒在回家的楼梯上,经抢救无效死亡。

武汉市邮电科学研究院院长蔡昌文双腿骨折

武汉市邮电科学研究院强迫五六名法轮功学员自动辞职,包括一名博士学位的高级研发人员。院长蔡昌文是迫害法轮功的骨干,在一次洗澡时滑倒,双腿骨折。

武汉科技大学遭厄运两例

2002年,武汉科技大学前党委书记尤泽贵、副书记吴国民协助警察将金光振教授绑架到湖北省“610”洗脑班迫害。2004年,尤泽贵的妻子遭遇车祸;吴国民被查出贪污70万元,被判处7年徒刑。

武汉市湖北大学外语学院院长张安德遇车祸身亡

张安德多次指挥对学院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遭受迫害的三位研究生中两人被迫放弃信仰,一人被开除,另一人提前退休。2002年,张安德在自己驾车行驶途中,因紧急刹车导致翻车身亡。

武汉市湖北大学原人事处处长被鸡骨头卡死

付运生,武汉市湖北大学原人事处处长,积极直接参与对本校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致使该校法轮功学员被迫提前退休或被开除学籍、公职、不分配工作、停职。此外,付运生对所有被劳教或被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停发工资、奖金、不准晋级、提升工资。

一天付运生吃饭时,竟被一根小小的鸡骨头卡住了喉咙,送医院抢救。医生无法把骨头夹出来,伤口不断恶化,感染了几种病毒。付运生整整昏迷两周,饱受煎熬后断了气。

武汉市湖北中医院保卫科科长徐大万遇车祸受伤

徐大万利用雇用的保安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大清早挨家挨户通过门上安置的猫眼偷看职工家里有没有人炼功。徐大万后遇车祸,肩骨扭伤。他自己内心清楚是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告诉单位不要叫他的老婆、儿子,特别是不能叫法轮功学员知道,他是因参与迫害而遭到报应的。

武汉市新洲区中学综治办主任车祸身亡

李宏胜,时年32岁,原武汉市新洲区中学教师兼学校综治办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2010年,李宏胜骑摩托车带着妻儿外出时与一电动车相撞,将肋骨撞断后插入心脏,当场死亡,妻儿伤重住院。

武汉百步亭社区校长马爱武遇车祸重伤 3亲属亡

马爱武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在校区内挂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横幅,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十一”期间,马爱武及家属租车去九江旅游,遇车祸。他的妻子等三名亲属死亡,他本人也因重伤后失忆,生不如死。

武汉监狱长、看守所长、劳教所、洗脑班警察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肖琳得怪病亡

肖琳直接指挥并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强制人呈十字形每天24小时躺在木板上, 即酷刑手段“死人床”,至少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过此酷刑。2004年,肖琳得了一场怪病,高烧一月不退死亡,仅32岁。

武汉市武昌青菱看守所狱警干部李勇遇车祸死亡

李勇,武汉市武昌青菱看守所狱警干部,是打死武汉法轮功学员彭敏的凶手之一。李勇2001年乘车外出办事时,车门突然打开了,李勇从车里摔到马路上,当即不省人事,死亡。

武汉市洪山监狱监狱长孙文全患脑溢血身亡

孙文全,武汉市洪山监狱监狱长兼中共党书记,一直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虐待关押在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2007年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身亡。

武汉女子监狱监狱人员或家人恶病缠身

韩汉云,监狱前政委,长期迫害法轮功。2001年,其丈夫出车祸摔断了腿。

王木年,监狱前教育科长,于2003年突然倒地昏迷不醒。

狱警王某,监狱“610”办公室人员程智的妻子,参与迫害身患重病。

孙耀红,监狱“610”办公室人员,病魔缠身。

闻孙,七监区副教导员,一直流产,2008年还做了阑尾切除手术。

舒燕燕,曾任“直教队”(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立)的改造队长,患上了癌症。

陈瑞红,狱警,“直教队”成立之初就参与迫害,2005年得了糖尿病。

蒋春,副政委(是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头号人物),2008年罹患结石病,其父亲也是重病缠身。

何湾劳教所警察恶疾上身

刘彤钰,前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分队长,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打手,2003年得了绝症。

杨毅青,劳教所所队长,2002年身患重病。

黄虹,劳教所八大队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 “转化”(逼迫放弃修炼)迫害,经常诽谤法轮功和明慧网,后来她长期口腔溃疡。

付峥嵘,狱察,诬蔑法轮功之后,大病不断。

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四位“一把手”相继遭厄运

2006年8月,“一把手”之一胡宗述,在交通事故中当场毙命。

2006年元月,“一把手”之二胡善萍(女),因精神突然失常,被”610”规劝回家。半个月后恢复,她本人现在已不要求再回洗脑班。

2005年底以来,“一把手”之三陈崎屹,浑身不适,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2006年8月初,陈崎屹被检查出来患糖尿病,继而又发现脑内有肿瘤,现卧床不起。这6年来,陈崎屹一直是洗脑班的“一把手”,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受到省市邪恶“610”的“表扬、奖励”。

2008年夏天,“一把手”之四的余某某,出现脑出血症状,现生死不详。自2002年以来,此人担任洗脑班党委书记,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迫害的得力干将。

古训的警醒

易经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又曰:“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明慧网报导,从1999年8月至2018年7月整整19年中,因参与迫害法轮功,有20,784人遭厄运。

(完)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