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师被关押千日首见律师 身体状况堪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5日讯】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自2018年1月被抓后一直遭秘密关押,2019年6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一审判刑4年。而时隔约1000天后,他的辩护律师终于得以首次就他的案件阅卷,并首次在看守所会见到他。不过,余文生的妻子依旧未能获准见到丈夫。据悉,余文生身体出现严重病况,令人担忧。

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星期五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余文生上诉案的辩护律师卢思位几经周折,8月13日得以对余文生案进行了一天的阅卷,并于14日在徐州市看守所会见到了余文生。

她说:“8月13日的一天,卢思位律师都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对余文生律师案件阅卷,一整天都在阅卷。后来在8月14日上午,卢思位律师又到达了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终于让卢思位律师会见了余文生。这个也是余文生失去自由约1000天以来,第一次获得了辩护律师的会见。”

许艳在推特上表示,余文生律师在关押期间牙齿出现问题,他的右手现在不可以写字,他的上诉状是左手写的,右手发抖厉害,他的右手被关押前是健康的。许艳给看守所打电话,要求立即调查余文生的右手问题,并立即进行治疗。

许艳对美国之音说:“余文生的左侧牙齿现在不能嚼东西,右侧掉了一颗牙,我认为这个跟看守所长期的饮食和营养不良缺钙等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吃饭都成问题。”

记者在问及余文生右手问题时,许艳说:“另外,他的右手现在不能写字,他的上诉状都是左手写的。这个问题我给徐州市看守所打电话要求他们立即进行调查和治疗。徐州市看守所冬天没有暖气,夏天连电风扇都不开,余文生也曾经出现过中暑的情况,而且他长时间处于半饥饿状态,不让买东西,吃不饱。”

记者还询问余文生在看守所被提审期间是否受到过酷刑,许艳表示,余文生说曾被长时间押坐老虎椅,导致意识模糊甚至失去时间概念。

余文生律师被羁押期间,甚至被一审判刑后,他的妻子许艳和孩子一直都没有机会见到他。许艳表示,被拒绝会见余文生是违反法律规定且有违人道的。

许艳说:“孩子这么长时间受到的影响很大,也受到很大伤害,现在非常想见到他爸爸,已经1000天我跟孩子都没​​有见到他,这现在就是我跟孩子要求的,要求安排见到余文生。”

余文生原是北京的商业律师,后转向维权案件,在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发生后,曾担任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律师,后不断受到打压。

余文生2014年曾因声援香港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而遭羁押和酷刑。作为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的余文生,近年来积极参与维护人权的活动,2017年7月遭当局重压威胁下的所属律所解聘。同时,北京司法局警告其它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请自己开律所,也不获批准,2018年1月15日被注销律师证。

余文生2018年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开幕当天,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建议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等。

随后余文生1月19日被北京石景山区警方强制带走。1月20日凌晨被以涉嫌妨害公务刑事拘留于北京石景山看守所。1月27日,余文生又以涉嫌“煽颠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案件转由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处理。2019年2月1日,余文生案被移送法院等候庭审。

余文生案历经2次退侦5次延长期限,期间,家属为余文生聘请的律师从未获准会见。

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在徐州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审理,许艳事后才间接得知。2020年6月17日许艳又事后被告知余文生已被秘密判刑。

余文生2019年1月获颁“德法人权法治奖”,并由妻子许艳代为领奖。即使屡遭当局骚扰和打压,许艳一直坚持为丈夫抗争,多次赴徐州要求法院公开余文生案件,与多国外交人员见面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余文生案件。徐艳在敏感时刻都会遭到强力维稳,曾被多次骚扰恐吓以及软禁在家限制出行。

(转自美国之音/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