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加国政选 中共渗透严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2日讯】    北京的竞选候选人控制在加拿大最深

澳大利亚学者,堪培拉查尔斯斯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有权利的地方永远都能找到中共的存在。它在加拿大各个机构中的影响力非常深远。”


澳洲中国问题专家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与德国马歇尔基金会(Marshall Fund)亚洲计划高级研究员奥尔伯格(Mareike Ohlberg)共同出版了新书《隐蔽的操盘手:揭露中共如何重塑世界》(Hidden Hand),他们调查分析了中共(CCP)在北美和欧洲产生的影响,和中共影响世界的新旧策略。今天我们重点分析中共渗透加拿大的手法。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共开始实施扩大海外影响力的战略,而其中一些策略早在1949年之前就开始醖酿。早期对抗国民党所用的“从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当今也被中共用于角逐其他领域。

目前在欧洲,中共正在巩固其在欧盟“堡垒”的外围——德国的影响力。

“中共一直在努力在南欧(意大利和希腊)以及一些东欧和中欧国家发挥其影响力。”“它包围了欧盟,从周边国家开始施加影响。然而在中共针对的其他国家,例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可以看到它试图对市,省或州级政客产生影响。

时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局长的法登(Richard Fadden),在2010年接受CBC采访时透露,两个省的内阁部长及卑诗省的一些市级政客受到了外国政府的影响。他暗示,中国是试图在加拿大施加影响力的最具侵略性的国家。

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之后发现,法登(Fadden)所指的省内阁部长就是时任安大略省内阁部长的陈国治(Michael Chan)。

每年中共都会赞助卑诗省市政联盟(UBCM)年度会议举办鸡尾酒会。去年,高贵林港市长韦斯特(Brad West)对该组织接受中共赞助提出了严厉批评,他说,中共利用活动之便与市级官员接触是不合适的。尽管卑诗省的几位市长觉得接受外国的资助没有不妥,但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UBCM最终决定不再接收中共资助。

法登(Fadden)表示,在许多情况下,外国干预策略瞄准移民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华裔。建立联系后,中共便提供回国旅行对他们施加影响,日后如果此人拥有了一定的权力,做出的决策不是基于本国的公共利益,反而是基于 中共的利益。

汉密尔顿说,尽管亚裔在西方政界涉足甚少,但中共正在利用民主制度,鼓励更多的华裔参与竞选。中共采用推动华裔参政的策略,最早可追溯到2005年。

从2010年开始,中共统战部把对海外渗透的重点,放到了建立由华裔组成的政治组织,对他们进行政治捐赠,支持华裔政客,并通过投票来左右选举结果。

这种策略在澳大利亚,纽西兰和欧洲许多国家都可以看到,但在加拿大却是使用最广泛,影响最深的策略。一部分原因是统战部在加拿大早已根 深蒂固,另一个因素是随着中国移民大量涌入,流入加拿大的资金 历史久远。

判断参政候选人是否受到中共影响的一个方法是 看他们是否避免发表任何批评中共的言论。或者看他们是否是中共统战部的成员。

作者还在书中写道,加拿大精英阶层已经被严重渗透,而这些人都是与总理特鲁多在商业和政治上有密切往来的。中共的影响力已根深蒂固,至使国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任何试图从北京的掌控中解脱出来的尝试都将可能是徒劳的。

书中写道,中共的影响力在英国的精英阶层中已根深蒂固,以至使国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任何试图从北京的掌控中解脱出来的尝试都将可能是徒劳的。以加拿大为例,该国精英阶层已经被严重渗透,而这些人都是与总理特鲁多在商业和政治上有密切往来的。

加中政商界精英逐渐建立起紧密联系,带来的后果致使加拿大的对华政策显得非常被动。

在加拿大应美国的引渡请求逮捕孟晚舟后,中共对加拿大的施压也在不断升级,他们以间谍罪将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关押,并对四名加拿大人以毒品罪名判处死刑。还停止进口加拿大的农产品等。加拿大联邦政府接连遭受北京的恐吓与欺凌,这对一个主权国家来说实在是可耻的。

在加拿大应美国的引渡请求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后,北京方面经常谴责加拿大的行为,并以间谍罪将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关押,并对四名加拿大人以毒品罪名判处死刑。还停止进口加拿大的农产品。

Nanos Research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加拿大人认为渥太华应该采取更积极强硬的行动,迫使中共释放两名加拿大人,而安格斯.里德(Angus Reid)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14%的加拿大人对中国政府持积极态度。

汉密尔顿说,在这种强烈的公众情绪转变以及越来越多的对中共渗透信息曝光的情况下,中共可能会选择暂时低调,但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不要低估中共的境外势力。

“如果加拿大要重申其独立自主,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这是一场十年的抗争,因为加拿大的机构已经被中共严重渗透。”

中共调查并定位加国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的核心人物,创建他们的资料档案,接近并对他们施加影响。中共非常擅长掩饰其行动的真实动机,因此多年来一直在幕后发挥着影响力。

要想摆脱中共的影响,第一步就是要揭露它并曝光它的渗透手法。第二是追究为中共辩护的政治和商业领袖的责任。第三则是颁布类似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预法案。

反外国干预法将使中共更加难以从事外国干预活动,许多统战部的活动也都将成为非法的。

看完今天的评论,想必您也会有自己的观点看法。欢迎您继续关注,给我们留言,共同探讨加国未来的各项政策。 

新唐人加拿大记者站报导

====================================================

澳大利亚学者,堪培拉查尔斯斯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有权利的地方永远都能找到中国共产党的存在。中共在加拿大各项机构中的影响力非常深远,中国政权利用其控制下的海外居民竞选政治职位的策略实施,较其他国家相比更为广泛。

 

他与德国马歇尔基金会(Marshall Fund)亚洲计划高级研究员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最新著作《隐藏的手》(Hidden Hand)调查分析了中国共产党(CCP)在北美和欧洲的影响,及增强本国力量重塑世界的新旧策略。他的新书记录了北京如何在其他国家利用精英来扩大其国外影响力的种种案例分析。

 

汉密尔顿说,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共增强了扩大在海外影响力的战略,而其中某些策略自1949年建国之前就已经处于酝酿阶段。在早期与国民党的斗争中所应用的“从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当今也被中共用于其他角逐领域。目前在欧洲,中共正在巩固其在欧盟联盟的“堡垒”外围——德国的影响力。

 

汉密尔顿说:“中共一直在努力建立影响力,以在南欧(意大利和希腊)以及一些东欧和中欧国家发挥其影响力。”“它包围了欧盟,并从边缘发挥了影响。然而在中共针对的其他国家(例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中,可以看到该政权试图对市,省或州级政客产生影响。根据“隐秘之手”一书的说法,中共通过与这些地方政客的密切联系来向目标国家的各级政府部门施加压力。

 

时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局长的法登(Richard Fadden)在2010年对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著名采访中怀疑,两个省的内阁部长以及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一些市政政治人物受到了外国政府的影响。他暗示,中国是试图在加拿大获得影响力的最具侵略性的国家。

 

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之后透露,法登(Fadden)所指的省内阁部长就是时任安大略省内阁部长陈国治(Michael Chan)。

 

北京每年都在卑诗省城市联合会(UBCM)年度会议上举办鸡尾酒会。去年,高贵林港市长韦斯特(Brad West)对中共的赞助商提出了严厉批评,他说,该政权利用所举办的活动与市政府官员接触是不合适的。尽管BC省的几位市长仍旧支持外国赞助继续进行,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UBCM最终决定终止这种活动的做法。

 

法登(Fadden)在2010年的采访中说,在许多情况下,外国干预策略甚至涉及海外居民的第二代、乃至第三代家族,以保持自始至终的战略联系。他解释说,当这种关系建立联系后,随即便向当事人提供归国旅行,以便涉事者在未来参与政权时,所制定的政策不是基于公共利益,而是基于中国政府的意见干涉。

 

汉密尔顿说,尽管亚裔在西方政治中的代表性不足,但中共正在利用民主进程,吸引社区中更多的候选人参与,控制自己竞选当地的办公室。据《隐藏的手》(Hidden Hand)称,中共开始采用推动华裔参政的策略,最早可追溯到2005年。

 

该书还补充说,受中共授权以扩大其在海外影响力的中共统一战线组织“越来越多地遵循中共战略家在2010年提出的建议,即建立基于华裔的政治组织,进行政治捐赠,支持少数民族。中国政客,进行政治捐赠,支持华裔政客,并通过投票进行近距离选举。(这个我实在是不太懂他想表达什么)

 

汉密尔顿说,该程序已在澳大利亚,纽西兰和欧洲许多国家/地区使用,但在加拿大使用最为超前。

 

他说,部分原因是根深蒂固的加拿大统战组织,另一个因素是资金流向加拿大移民所起的作用,这比澳大利亚等其他地方发生得要早。

 

汉密尔顿说,判断候选人是否受到中共影响的一种方法是看他们是否避免发表任何批评该政权的言论。另一个可能是候选人是否是为北京利益服务的统一战线组织的杰出成员。

 

汉密尔顿和奥尔伯格在书中写道,中共的影响力在英国的精英阶层中已根深蒂固,以至于使国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任何试图从北京的掌控监视中解脱出来的尝试都将可能是徒劳。以加拿大为例,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在商业和政治上拥有密切的联系网路,致使该国精英阶层陷入了严重麻烦。

 

他说:随着加拿大商业政治精英与中国政治和企业精英纠缠在一起所引起的不同程度的骚动,使加拿大与中国的外交往来变得有些尴尬。加拿大接连遭受北京的恐吓与欺凌,这对一个持有自尊的国家来说实在是感到可耻。

 

在加拿大应美国的引渡请求对华为高管孟晚舟逮捕后,北京方面经常谴责加拿大未释放孟晚舟的行为,并以间谍罪名将加拿大人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关押,并对四名加拿大人以毒品罪名判处死刑。其政权随后还阻止了加拿大农产品的进口。

 

Nanos Research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加拿大人认为渥太华应该采取更积极的行动,迫使中国释放Kovrig和Spavor,而安格斯.里德(Angus Reid)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14%的加拿大人对中国政权持积极态度。

 

汉密尔顿说,在这种强烈的公众情绪转变以及越来越高的对中国渗透信息曝光的情况下,精英们越来越难以安抚北京。但时不多久,他们还会卷土重来。

 

“如果加拿大要重申其独立性,那将不会在短期完成。这是一场十年的斗争,因为中共的影响力在加拿大的机构中影响深远。”

 

汉密尔顿说,中共经过仔细的检查以确定政治、经济和文化力量的中心位置,以及调查那些地区的权力人士,创建资料档案找到接近他们的方式并使其受到影响。

 

汉密尔顿还说,中共非常擅长掩饰其行动,因此多年来能够一直在幕后发挥着极大影响力。它隐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通过参与国际合作与和谐,如双赢合作和建立经济联系等思想来实施战略。

 

汉密尔顿指出,要想摆脱中共的影响,第一步就是要揭露它并阐明其做法。第二是追究担任“北京辩护律师”的政治和商业领袖的责任。第三则是与澳大利亚一样颁布外国干涉法。

 

该法律于2018年通过,其中包括对间谍活动进行更严厉的处罚,并要求代表外国政治演员的行事特工公开注册其姓名。

 

他说表示,外国干涉法将使中共更加难以从事外国干涉活动,这将使中共对北美的渗透陷入阴影,许多统战活动也都将变得非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