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监狱奴工产业 人“像牲畜一样干活”

英文大纪元记者Eva Fu、Cathy He 报导、李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8日讯】在3年时间里,李殿奇(音译,Li Dianqi)每天工作约17小时——在中国一所监狱里制作便宜的衣服,从女士文胸到裤子。她没有薪水,但如果完成不了生产任务,就要面临狱警的惩罚。

有一次,一个大约60人的班组因没能完成任务,而被迫连续工作了三天,期间不允许吃饭,也不允许上厕所。如果犯人犯困、打盹,狱警还会用电棍电击。

李殿奇说,辽宁女子监狱“不是人待的地方”。

“他们逮捕了你,让你工作。你吃的不如猪食,却像牲畜一样干活。”

李殿奇今年69岁,在纽约居住,她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从2007年至2010年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据(中共)官方统计,法轮功学员人数大概达到1亿人;自1999年以来,中共一直维持着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

除了衣服,辽宁女子监狱还生产一系列用于出口的商品,从人造花到化妆品,再到万圣节的玩具。

李殿奇只是中共庞大的监狱奴工机器的一个小齿轮,为全球供应链提供便宜的产品。

近几个月来,美国海关官员禁止进口来自中国监狱的奴工产品。自2019年9月以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发布了4次暂扣令,阻止这些中国公司的产品进入美国。

今年6月,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缉获了13吨来自新疆西北地区的人类头发制品。新疆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被强制奴工生产,这是中共镇压运动的一部分。

国际服装品牌面临着要切断和新疆工厂之间联系的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三月份以来,研究人员发现数万维吾尔人被转移到全国各地的工厂,这些人可能被强制奴工生产。这些工厂,为全球83个品牌生产商品。

美国前外交官、现为哈里斯·布里肯(Harris Bricken)国际律师事务所工作的罗卡福(Fred Rocafort)说,监狱和奴工问题“感染了中国的生产链”。罗卡福在中国担任商业律师十余年,曾参与100多次对中国工厂的审计,以检查这些工厂是否保护其代表的外国品牌的知识产权,有些情况下,还会检查是否使用奴工。

罗卡福说,“(奴工)问题比新疆目前的人权危机,存在的时间更长。”

他说,外国公司通常会将生产业务外包给中国的供应商,后者再与使用监狱奴工的公司,或直接与监狱签约。

“如果你是中国一所监狱的看守,可以使用奴工,那么你可向中国供应商提供极具竞争力的价格。”

他说,外国品牌公司过去没有投入太多精力来审查中国的奴工供应链,但近年获得一些进展。即便如此,国际公司在获得有关其供应商及其劳工惯例的准确信息方面,仍存在相当大的障碍。他说:“整个供应链缺乏透明度。”

罪恶的企业

李殿奇说,辽宁女子监狱被分隔成多个工作单元,每一个单元由上百名囚犯组成。李在第10单元,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间9点,被强迫制做衣服。此外,每个囚犯每天制作约10个到15个人造花的花径。

李通常要工作到午夜。李说,那些速度比较慢的人,尤其是老年人,为了完成工作,有时整晚熬夜。

“中国监狱就像地狱一样”,她说,“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李依然记得,另一家为韩国生产化妆品的中国监狱产生的刺鼻气味。烧焦的气味和灰尘,弥漫在生产车间,工人呼吸困难,不断抱怨——尽管他们不能让警卫听到,否则会被殴打。

她曾经听过狱警之间的一次谈话,在那次谈话中,她得知监狱以每年每人约1万人民币(1,445美元)的价格从省司法局“租得”每名囚犯。

李殿奇说,有一次,监狱长在监狱的全体会议上敦促每个人“努力工作”,因为“监狱会不断发展壮大”。

(辽宁女子)监狱还为万圣节制作鬼饰品。李必须用铁丝将黑布钉在鬼玩偶的周围。后来,她在万圣节期间在纽约社区散步时看到了同样的饰品点缀在居民公寓的门上。

多年来,西方人发现了藏在商品中、据称由中国奴工写下的便条,引发公众对中国奴工问题的关注。

2019年,英国一家超市巨头乐购(Tesco)暂停了中国一家圣诞贺卡供应商的供货。在此之前,一位顾客发现贺卡中的一条信息,上面写着该产品由中国奴工包装。

2012年,美国俄勒冈州的一位女士在Kmart购买的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了一封手写的信。这封信来自一位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孙毅。2008年,孙毅被判2年半劳教,他在制作和包装的万圣节装饰品中藏了很多封信。

2000年,来自沈阳的李女士,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她从早上工作到晚上,制作塑料花。

虽然这些花看起来很漂亮,但这种奴工生产对她们来说,如同酷刑折磨。犯人没有手套或者口罩可戴,以抵挡空气中所充满的塑料颗粒形成的有毒雾气。而所有的狱警都佩戴口罩。

除了去洗手间,奴工没有其它休息时间。去洗手间还需狱警签字。

曾多次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现居住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于溟,去年发布了一份偷拍的录像,录像显示马三家劳教所2008年制造二极管,这种电子元件被卖到国际市场。

庞大的奴工网络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主席汪志远表示,中国监狱奴工产业是一个制造利润的巨大机器,由中共的司法系统监管。

汪志远说,“无论美国对中国征收多少关税,中共的奴工产业也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追查国际”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披露了中国30个省和地区的681家公司使用监狱奴工。他们所生产的产品包括从洋娃娃到毛衣,不一而足,销售到海外。这些公司很多是国企,有的由中共军方控制。调查还发现,432家监狱企业,或2/3的企业法人代表,也是当地省级监狱管理部门的负责人。

虽然,中共在2013年废除了劳教制度,但是报告发现,奴工产业依然存在,并且运营良好。

汪志远说,劳教所只是简单更改了名字,并被合并到监狱系统中,“换汤不换药而已。”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