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将健康人摧残致疯(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30日讯】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邢安梅因控告江泽民被中共非法判刑1年;释放时,已被迫害致疯,经常大喊大叫,有时拿着家里的菜刀要砍人。

石家庄市长安区肖家营村高素贞遭冤判4年半,被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受尽了各种酷刑迫害,导致精神失常、生命垂危,于2018年3月5日含冤离世,终年64岁。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李春兰,朝鲜族人,未婚,曾先后三次被非法关押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精神失常,失去了往日的聪慧,疯疯癫癫。

只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中共将他们迫害致疯。

接上文:中共为何将健康人摧残致疯(1)

“天天被人灌药”

2017年4月14日,冤狱期满的邢安梅出现在自己的亲人面前时,其表情极其恐惧。沈阳市看守所三个警察架着她,将她塞进前去接她的出租车里。

回家后,邢安梅精神恍惚、走路不稳,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认不出来。她不分昼夜地大喊大叫,半夜一两点钟往外走;有时打人、骂人;有时拿刀要砍人。

她偶尔会流出一句:“法轮功学员还天天被人灌药。”

2015年5月1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邢安梅夫妇一家依法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2016年4月14日,邢安梅、丈夫和女儿因诉江被沈阳市国保便衣绑架和关押。

邢安梅(前排右一)一家。(明慧网)

邢安梅被关押在沈阳看守所后,被毒打,牙齿脱落,吃饭只能强咽,并且出现头昏、疲乏无力、心慌、恶心等症状,经化验为低钾血症。家属要求送她到外面医院看病,被看守所拒绝。

中共酷刑示意图:拳打脚踢。(明慧网)

2017年2月,邢安梅被非法判刑1年,被罚款5,000元。法官张巨涛恐吓她说:“上诉就加刑。”

邢安梅的丈夫孙德坤被冤判2年半,女儿孙莺莺被非法强制管教1年,监外执行。

邢安梅被释放后,家人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得知,她在看守所时经常挨打,被灌药,被关小屋、戴脚镣,左手被铐在地环上,就连拉屎撒尿都不放下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明慧网)

警察还指使四个犯人打她,其中两个犯人坐在她的腿上;另两个犯人将她的胳膊背过去使劲拧成麻花状。她左肩膀的骨头突出一块,左胳膊稍碰一下就痛哭不止。

逼人旁观铁钳夹乳酷刑

高素贞和老伴张天琪都是普通农民,待人热诚,勤劳、善良。两人修炼法轮功后疾病消失,身体健康。

2012年6月,美国爱荷华州州长布兰斯塔德到访正定县,石家庄地区七百多名村民联名营救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李兰奎,同时写联名信呼吁美国州长关注。

在世界媒体广泛报导此事件后,据悉,中共中央和省里直接下来人调查,石家庄、正定县、藁城县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总计绑架了16名参与签名营救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包括高素贞及其老伴张天琪在内。

2012年8月7日晚上,高素贞和老伴被绑架。大约一周后,高素贞被非法转押到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2013年8月8日,高素贞被非法庭审,后被诬判4年半、转到河北女子监狱。

河北省女子监狱。(网络图片)

据高素贞生前所述,狱警为逼她“转化”(逼迫放弃修炼),将她拉到没监控的小屋里,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明慧网)

转化她的人用牙咬她的手,用碳素笔的笔芯扎她的手,扎进手里后再一挑,扎得她手上全是针眼、血道子……

约在2016年,监区长李红珍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命令人盖住摄像头,先将一名法轮功学员固定在塑料凳上,让高素贞等在一旁亲眼看着怎么对其用刑,再用胶带黏住那名法轮功学员的嘴、双手和双腿,然后,利用吸毒犯、小流氓等用铁丝缠住其乳头,最后用铁夹子夹住铁丝使劲拽,拽得乳房滴答滴答流血……

高素贞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从此不能躺下,只能在床上坐着,做着怪异的动作,别人说精神已不正常了。

冤狱的最后一年,高素贞基本上是在监狱医院里度日,陆续出现了高血压、高血糖、肝功异常、肾衰、心衰……十二种重病症。医院给她下过三次病危通知。即使这样,监狱仍不放人。

一年内,监狱医院向高素贞的家属勒索了共计3万多元,直到2017年1月5日,奄奄一息的高素贞才回到家,一年多后便离世。

像流氓一样电她的腿、臀部

2006年10月下旬的一天,红旗派出所原所长兰文带领七八个人气势汹汹闯入李春兰家,劫持了她和父亲李忠彬(修炼法轮功),这已是他们父女第三次被绑架。

当晚,父女两人遭到非法刑讯,李春兰被警察用高压电棍电击一个多小时并被关在铁笼子里。第二天他俩被送往开原看守所时,父亲发现李春兰的脸和嘴唇肿得面目皆非。

李春兰被非法关押在开原看守所40天后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深陷冤狱20个月。

期间,李春兰遭受了怎样的酷刑折磨,无法查证,但她在那儿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张淑霞曾和李春兰同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并被非法劳教1年9个月,她写道:“看到李春兰也被电得脸、耳朵上都是水泡(水泡破了流出的黄水沾到头发上),恶警还像流氓一样电她的腿、臀部、脚……”

2008年7月末,李春兰的家人接到李春兰解教的通知,立即赶到劳教所接人,可是精神失常的李春兰又被警察劫持、关押,不让回家。

李春兰的父亲在被关押期间遭到残酷的折磨,处于病危时才被放回家。

为了避免骚扰迫害,李忠彬带着90岁的母亲和精神失常的女儿离开了家,漂流在外,艰难度日。

到2010年时,李春兰疯疯癫癫闹得四邻不安。她父亲无法工作养家,唯一能养家糊口的妹妹李春红又被绑架到马三家迫害。

李春红在马三家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我的经历让我明白了我的姐姐是如何从一个活生生的、好好的修炼人给迫害成精神病的了,她一定是遭受到了比我更严重的摧残。”她写道。

被迫害致疯前的李春兰。(明慧网)
被迫害致疯后的李春兰。(明慧网)

不放弃转化 就让得精神病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0年4月,至少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致精神失常(不包括被迫害致精神崩溃在马三家离世的),有的几年都没有好转,仍疯疯癫癫的;有的有所好转,但精神状态不如从前;有的回到家后不长时间,就失去了生命。

董秀芹和李景华也是在马三家被摧残致疯的。

董秀芹,凌源市朝阳街小学教师,2009年10月13日,警察要求她干活,不干就迫害她:先是毒打她,揪着头发,把头发揪掉了很多,打掉了六七颗牙,然后又上大挂,导致她精神失常。

李景华,朝阳市龙城区召都巴乡李仗子村人,1999年10月30日,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被女警张燕关进小号“开飞机”(一种酷刑,两腿并直蹶着,双手朝上勾)九天九夜;被强制24小时不让睡觉、遭电棍电击;最后,被关入精神病医院迫害。2001年,34岁的李景华被迫害致疯。

图为李景华精神失常后的照片。(明慧网)

马三家的警察在摧残法轮功学员时毫无人性地说:“不放弃‘转化’,有多少得精神病的!”#

资料来源:明慧网/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