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科院博士被黑户20年 军人妻子遭酷刑致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30日讯】郑旭军本科毕业于福州大学,1996年在国家电力部电力科学研究院获得硕士学位,同年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也是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

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电科院)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东北部的清河镇小营。当法轮功在北京洪传时,这里成立了这一地区最早的炼功点,附近许多单位的人都是在这里开始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报导,当年的博士研究生郑旭军就是该炼功点上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他不善言辞,人们经常能在炼功点上看到他。

郑旭军说,走入法轮大法是自己对现代科学理性思考后的必然。

因学习工作出色,1999年1月,郑旭军被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回国后,因为他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开除。电力科学研究院将他的户口迁到一个不存在的所在地,他成了一名黑户,20年来,他一直无法正常生活、工作。

郑旭军妻子苏南,1991年于解放军第二炮兵工程学院本科毕业,后为解放军总装备部二炮计量站文职干部。她为人刚正不阿,对工作认真负责和踏实肯干,多次获部队褒奖。

1999年10月,苏南因修炼法轮功上访被部队非法隔离禁闭5个月。

2000年6月,她被强行转业返回原籍四川。苏南被非法判刑三年,被迫害得全身骨骼变形,右手手指弯曲,双手不能握紧和正常伸直。在北京奥运前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

户口被迁往虚构地点

1999年“7・20”的时候,郑旭军刚刚从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回来没几天,魔难就降临,他因为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党委要求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拒绝,他遭到被留校察看的处分。2000年1月被暂停学业。

2000年3月,郑旭军因给外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写信,而遭非法拘留;同年11月因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电科院拒绝让郑旭军进行博士论文答辩,导致他的论文完成了很久却无法获得博士学位。

2000年底,电科院将郑旭军秘密非法开除。科学研究院保卫科和党委办公室派人从西三旗派出所非法取出他的户口,将其户口非法迁到一个不存在的所在地,将他的户口卡放在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保卫科,致使他从此成了一名黑户,被剥夺了一个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电科院的人还在郑旭军的家乡,散布谣言,煽动仇恨,胡说郑旭军是顽固的×教徒,是骨干,是现行反革命,当地中共党徒还专门开了大会,要对郑旭军进行所谓“批判”。

2001年,多名北京市大兴公安人员闯入郑旭军在海淀区三义庙的住处。不仅抢走其电脑、相机、毕业证书,衣物等,更有甚者当他们看到抽屉里的现金时露出贪婪的眼色,无耻地说:“我们是村里来的,可不像城里人那么规矩!”边说边把数千元钱装入自己衣兜里。

郑旭军被关在关押杀人犯等重刑犯的北京公安“七处”,不久又被秘密绑架到所谓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

中共不法人员以毒打、不让睡觉等手段强迫他放弃信仰。他被关在密闭的房间里,厚厚的窗帘挡住外面的阳光,房间里的四盏白炽灯每天24小时亮着,十来个武警、四个警察、四五个劳教人员轮番地给他强制洗脑。

警察声称:“打他是为了让他思考”。武警24小时严密监视不离1米远,以此造成被监控人巨大精神压力,每天其它监室受刑的法轮功学员惨叫声时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

郑旭军说:“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有一次,一个看守隔壁女法轮功学员的武警,脸色煞白地跑到我的监室里来,他无法忍受看着四五个高大的男警察折磨一个瘦小的女法轮功学员,那个女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时,这个武警吓得浑身哆嗦。”

郑旭军被非法关押在所谓“法制培训中心”半年后,中共没有达到让他放弃修炼的目的,将他非法劳教1年半,送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

郑旭军说:“第一次劳教前,警察告诉我,如果电科院同意复学就可以不劳教我,他们找过电科院党委,但电科院党委不同意我复学。”

据见证者说,2002年5月,在北京劳教调遣处遇见了郑旭军时,他的头发和胡子都很长。

郑旭军说:“在团河劳教所的调遣处,有一次,除了班长之外其他人都是法轮功学员,那个班长说,哇!今天我们班除了我,最低学位是硕士,我知道你们都不是盲从者。”

由于电科院将郑旭军的户口变相注销,使他已经无法在社会上正常地生活和工作。他的处境甚至引起了某些警察和610人员的恻隐之心。

西三旗“610”办还曾去电科院,要求他们按户籍管理法律及国家政策规定给郑旭军复学,但被拒绝。

妻子苏南被迫害致全身骨骼变形

1999年4月25日和7月20日,郑旭军的妻子苏南去北京参加和平上访,被单位停职,每天大会小会被批判、关禁闭,被用生存权威胁。单位还将她父母从老家四川叫来做她的“工作”。

1999年10月,苏南再次上访,又被非法关押15天禁闭;11月,她被转到河北省宣化一个仓库招待所,隔离禁闭5个月,单位从外地找来一哲学教授让她放弃修炼。

2000年6月,因不放弃信仰,苏南被强行复员,送回原籍四川。

2000年9月,苏南被清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清河看守所关押。

苏南为抗议非法关押并要求无罪释放,绝食27天,在看守所中,警察让一号长在冬天脱光苏南的衣服,用冷水不停地泼苏南。其间,牢号借打扫卫生的名头,强制绝食十几天的苏南在堆满积雪的风圈中站了一天,当晚苏南脉搏几乎停跳,此后两手遇冷即没有血色。

2001年,苏南被海淀区法院审判长杨晓明非法判刑3年,关进四川省女监。

2002年,苏南由四川省女监转到四川雅安的川西女子监狱(后此监狱搬到四川龙泉驿)。因拒绝认罪,苏南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遭受酷刑。

在川西女子监狱的一次大会上,张政委(男)、王监区长(女)公开说:“法轮功算个什么,死一个法轮功就像死一条狗,50元(48元)拉出去烧了算你自杀。”

因拒绝戴罪犯标志牌,苏南被关入禁闭室,遭到捆绳酷刑,就是将麻绳浸湿后从手腕一直缠到肩膀,反被到后背一直上提到脖子绑紧,受刑人两臂血液不通,血液直攻心脏,半小时至一小时后昏迷,受刑两小时以上的可能死亡。

王监区长曾用此刑捆死过男犯。受刑的法轮功学员昏迷后,警察就打开绳子,人苏醒后再捆,如此反复,使人生不如死。

苏南还被铐在高于脖子的窗栏上,除3次10分钟上厕所,吃饭开铐外,24小时均不开铐。

后因苏南绝食,每天一次灌食和夜间上厕所开铐两次,其它均不开铐,昼夜站立不能睡觉。11天之后采用背铐,双手从身后铐在窗栏上,上半身向前,向下弯曲,不能直立,头向下无法抬起,十分痛苦。

一直到第15天,苏南身体只有60多斤了,全身衰竭,水肿,经常昏迷,但警察不准叫医生,仍强迫苏南放弃修炼。

2003年9月临释放时,川西女监恶警还不死心,又威胁苏南释放后不让回家,要送洗脑班接着迫害。当时苏南被迫害得严重失忆,全身骨骼变形,停经,牙齿脱落好几颗,右手手指弯曲,双手不能握紧和正常伸直,遇冷时手及脚苍白、剧痛,身体十分虚弱。

苏南回家后,由于身体被摧残得太厉害,一直没有恢复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干一些轻活。

北京奥运会期间 夫妻俩遭绑架劳教

2008年3月20日,昌平国保警察伙同西三旗派出所警察,拿电锯要锯开郑旭军夫妇租的海淀区居民宅,郑旭军被迫打开房门。

昌平区国保大队随即对郑旭军的住处进行了仔细搜查,翻遍了每一个细小的角落,并没有搜到任何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也没有告密者告发的卫星天线。当时郑旭军在一个公司负责产品开发项目,他的住处也是公司办公处,警察将公司的所有设备和电脑都劫走,将电脑里的科研资料毁坏,造成公司上千万元的损失。

由于要开奥运,上级给各派出所下达了抓人指标,为了完成指标,警察将自己携带的几张法轮功传单、卫星天线诬称是从郑旭军的住处找到的,并在电脑中拷入法轮功资料,还将科研所用的GPS卫星天线和一些电力设备半成品都说成是“法轮功专用设备”,非法没收,借此迫害郑旭军。

2008年5月19日,郑旭军、苏南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郑旭军说:“昌平的610告诉我,只要我写保证书就可以放我,他们从来没有抓过像我这样高学历的法轮功学员,企图转化我来立功。我不妥协,他们便极力想罗织罪名企图将我判刑,他们将我科研用的GPS卫星接收机非法没收,并造谣说我在开发专门用于法轮功的卫星电视接收机。”

“我在四维公司工作期间,由于工作任务极其繁重,一心都扑在开发新产品上,平时连电视都没有时间看,GPS卫星接收机和卫星电视接收机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找不到罪名后就将我非法劳教。这些警察不是办案人员、而是作案人员。”

夫妻俩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

2008年6月,郑旭军、苏南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卖到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男所、女所受迫害。

郑旭军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其中包括随意殴打。普教李国、孙焦润等说,他们如果不打法轮功学员,警察就要打他们。

2008年8月8日,警察为了强制郑旭军劳动,将他拖入库房殴打几个小时,将直径3公分的木棒打断,致使郑旭军遍体鳞伤。

此外,还有体罚:以面壁站立为主,要求脚跟并拢,脚尖挨墙,不准闭眼,由所谓“坐班员”、“民管员”看着。一般是从早晨6点站到半夜12点,郑旭军被强制罚站一个星期。

郑旭军2013年5月24日给电科院领导的信说:“我在马三家劳教所男所被关押过两年,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酷刑,马三家男所成立专管大队时,专门购置了80万伏的电棍(电击普通劳教人员的电棍是40万伏),我被四五根电棍电击,和我一起被高压电棍电击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名叫孙书忱)被电击得精神失常。”

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一到劳教所,警察就要其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上签字,如果不签就是高压电棍和酷刑,直到其在所谓的“三书”上违心签字,然后就下到车间做苦役,上级根据“转化”的名额给警察发奖金。

2013年5月24日,郑旭军给电科院领导的信说:“也有许多老师和同学对我不理解,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其实学习法轮功18年了,我还没有见过李洪志先生本人,而李老师的著作《转法轮》已让我震撼不已。《转法轮》的读者不仅有高级知识分子,各个知识阶层、各个社会阶层,而且男女老少都有,东方人西方人都有,白种人黑种人都有。”

“我想任何一个文学家、科学家都写不出这样一本书来。书中道理高深,语言却深入浅出得能让所有的读者明白,就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李洪志先生的了不起。当然也有些人不理解,最主要的原因是传统文化被彻底破坏了,大陆的知识分子只有知识没有文化,使自己的思维限制在了一个很小的框框当中。”

“在这十多年来,我没有做过违法的事,却被电科院违规开除,甚至越过法律底线将我的户口注销使我成为黑户,有好几个警察说,电科院做得太过分了。”

此后的历届领导上任,郑旭军都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他的诉求,但没有任何回音。

他说:“今天我再一次向你们表达我的诉求:恢复我的户口;赔偿这十几年给我带来的一切经济损失。对你们而言这是一次纠正自己错误、选择自己的未来的机会。我没有怨恨,我希望你们能有美好的未来,我不希望历史翻过这一页时,连你们的子孙也要为你们现在的行为而羞愧。”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