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黑幕:以疫谋财 谁在疫情中赚取暴利(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3日讯】中共病毒疫情大爆发,许多疫情严重的国家缺乏医疗资源,出现了一场抢购口罩的混战。很多人在问,这些医疗资源到底去哪了?中共的一位红三代人物:姜朋勇,在《大纪元时报》爆料,这些物资都被中国低价买走了。

中国湖北武汉从去年12月底疫情爆发以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已经造成全球大流行传染。中共当局一开始说“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1月18号,武汉百步亭社区还热热闹闹的举办“万家宴”,中共喉舌《新华网》报导,超过4万个家庭参加了这次活动,场面好温馨。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武汉宣布封城。

中共红三代 姜朋勇:“中共往外放了很多谣言,比如说天气热的地方是不会传染,这是他们放的谣言,所以说你像新加坡,或者像泰国这种接近赤道上的国家,他们对这个病毒不是很在乎。另外他对外宣传这个跟人种有关系,就可能是说这个病毒在亚洲人当中传播比较快,但是白种人不得病毒。记不记得就是在1月底,整个12月底到2月份,整个他们宣传就是白种人没有得,都是亚裔得,所以这是他们给出的错误的讯息,当然联合国卫生部门也没有否认,没有否认中国说的这一点。”

自称红三代的姜朋勇向《大纪元时报》爆料,早在1月初,疫情已经扩散到杭州、温州,并通过温州华侨蔓延至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已经无法控制了。他的生意伙伴黄先生委托他在海外抢购防疫物。资。

姜朋勇:“那我们当时是在印度抢购了2万个霍尼韦尔口罩,然后抢购了10万个3M 9004口罩,还有20万个3M 9000 ing 口罩,这是我们已经就是当时就买了,去接受黄中南委托以后,我们就买了。也就是相当于是我们其实是在全球范围内去努力的去完成这个政府部门的委托。”

黄先生是浙江省杭州市某公司的法人代表,自称代表浙江省慈善总会和多地政府采购防疫物资。当时告诉他采购物资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个是为了党政军干部、中共权贵们,要那个N95口罩,能够保命,多余的就高价卖给有钱人。

姜朋勇:“韩国的口罩是每天可以产1000万个,他们是带着大把的现金,通过大量的朝鲜族在韩国开设的换钱所,其实就是地下钱庄,变成韩国的现金,从国内打到地下钱庄,从韩国这儿接收了国内现金,去大量的采购这些口罩,并且提前预订,工厂的排单在一月底的时候都已经排到六、七月份了,这是在韩国。”

姜朋勇表示,他们当时不是以市场价格购买,而是以捐赠的名义低价采购,最后在国内高价卖出。

姜朋勇:“比如说我们报价N95口罩,我们给国内采购物资是6块5毛钱,这个有报关单为证的,然后他们通过自己的下线,比如说医疗用品销售公司,他们垄断了全省的医院和药店的供货,他们的销售价格最高峰曾经到达过139块钱,139块钱一个,你想想中间有多少的利润!”

在一次聊天过程中,黄先生向他透露了,无论是口罩机、口罩还是医用防护服,他们都是用防疫捐赠的名义去倒卖,背后的“客户”就是当地的红十字会和政府领导。在国内,卫健部门和红会垄断了口罩等防疫品的经销渠道和价格,进行倒卖以牟取暴利。

出于对中共的了解,姜朋勇事前有所防备,每次的交易他都提出一定要有政府的“红头文件”才行。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无法避免问题出现。

姜朋勇表示,中共现在不仅在大陆指控他,指示公安冻结了他在国内的银行账号;还冻结了韩国供应商的账户,迫使韩国供应商在韩国报案,从而禁止姜离境,甚至督促韩国政府把他遣返。

为了自保,姜朋勇选择把事情曝光,让外界知道,中共倒卖防疫品赚取灾难财的黑幕。

采访/顾晓华 编辑/黄亿美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