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高:中共草菅人命 好人三天被虐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明慧网近日报导,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志温被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在看守所关押三天即遭虐杀致死。三个多月来,家属反复找相关部门申诉,许昌检察院表面应承,实际互相推诿,让家属来回奔波、投诉无门。禹州市公安局威胁家属撤诉,竟然到张志温女儿的单位施压。张志温女儿非常震惊,不仅母亲的冤屈未伸,自己的人身安全反而遭受威胁。

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无辜被中共迫害,短短三天就死亡,骇人听闻,但是这样的悲惨遭遇,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并非特例。

二零零七年二月,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刘晶明,被警察绑架到泰来监狱迫害。三月二十二日,刘晶明因在狱中抵制“洗脑”迫害,遭到暴力殴打和酷刑折磨,三天后刘晶明就被迫害致死。刘晶明遗体头顶严重塌陷;脸部淤伤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右腿膝部折断、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紫黑瘀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刘晶明显然系由殴打和酷刑折磨致死,但监狱为推卸罪责,反而污蔑刘晶明是跳楼自杀,并将知情人和施暴人都调离监区。

二零零八年五月,北京市大兴区法轮功学员佟守忠被非法关押在在北京调遣处集训队。只因佟守忠喊了几句“法轮大法好”,用绝食反迫害,警察就用毛巾堵他的嘴,再用电击等各种残酷手段摧残他的身心,佟守忠被迫害致大小便失禁,仅仅三天的时间就含冤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针对上亿名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江泽民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手段,指挥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迄今至少有四千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与监狱中遭受惨绝人寰的各种酷刑折磨与精神摧残。

几十年来,中共的人权记录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联合国及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的年度报告虽然连年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中共却依然故我,甚至变本加厉。今年四月二十八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简称USCIRF)发布2020年度全球宗教自由报告,由于中共严重迫害信仰,中国连续二十一年被列入“特别关注国”。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格外让人忧心。

中共一贯以集权统治,法律不过是箝制言论与镇压民众的工具。它违法弄权,罗织罪名,构陷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关押与判刑,甚至活摘器官,恶贯满盈。生命无价,中共罔顾人权、草菅人命。对于身处自由世界的人而言,上述场景匪夷所思。张志温刘晶明佟守忠,都短短三天就被折磨死亡,只是二十一年来中国大陆无数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酷迫害的缩影。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而长期发生的罪恶。江氏集团成立专责迫害法轮功的黑机关,即“六一零办公室”执行迫害政策,非法指挥全国公检法各级人员实施迫害。一桩桩血泪交织的虐杀事件,各地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里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可叹的是,许多公检法人员怠忽职守,甘心沦为迫害帮凶。警察应当济弱扶倾、惩奸除恶,却恣意施暴刘晶明与佟守忠;检察院不替张志温昭雪沉冤,反而虚以委蛇,毫无作为;公安局威胁家属,恫吓欺压,俨然是黑社会的化身。修炼佛法的善良民众,仅三天就被凌虐死亡,印证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严峻,尽显其灭绝人性的凶残本质。

古云:“宁动千江水,勿扰道人心”,因果分明,这些丧心病狂的加害者,最终都得面临人间法律的追诉与审判,更难逃“善恶有报”的天理惩治。企盼更多的世人能秉持良知,凝聚正义力量,制止邪恶残害善良,共同让这场迫害早日结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