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间 北京法轮功学员至少200人次遭骚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8日讯】2020年上半年,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危害中国大陆、肆虐全球的情况下,北京政法委等机构借“维稳”为名持续非法判刑、起诉、批捕、关押、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迫害覆盖全市16个区。

据明慧网消息,有姓名的北京法轮功学员近200人次被绑架、骚扰;还有许多报导出来的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却没有被披露名字。

以下相关案例选自明慧网的报导:

大规模绑架

上半年,有姓名的法轮功学员127人次遭绑架,至少10人被非法批捕。

3月4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陈凤章、张芳夫妇在家中被二十多个警察自称“防疫人员”非法闯入抄家。一群人竟然抄了3个小时,抄走了法轮功书籍等大量私人物品。

当天下午,张芳、陈凤章夫妇被绑架到朝阳区新源里派出所,晚上被带到朝阳区辛庄附近的朝阳执法办案管理中心。他们因身体状况不适合被关押,于次日凌晨2点钟被送回家。此后在他们家门口,有1至2人全天24小时监视和跟踪他们。

3月7日,海淀区法轮功学员王奎赞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警察抄走法轮功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把他关押在派出所的地下室里;后来给他体检、抽指血,在胳膊上抽走一管子血,仔细地做眼角膜检查,采集手掌、手指信息;最后把他送进海淀区看守所。因他身体状况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被看守所拒收。

4月27日,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杨玉良、杨丹丹父女在家中被顺义区木林镇派出所所长杨晨等七八个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带到顺义看守所内的顺义执法办案中心录口供;晚上在木林派出所被强迫采集个人的生物信息等。

父女俩被非法关押27小时后,警察让他们签“取保”单子。在一张纸上写着:逮捕杨玉良,建议对他判处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杨玉良的妻子高艳于4月22日离世,杨玉良的父亲于4月7日去世。

附近民众对杨玉良家的遭遇表示极大的同情,说:“警察太不是人了,人家家里都这样了,还整人,他们这是要遭报的!”

遭骚扰、监视

北京有姓名的法轮功学员66人次被骚扰,部分人被抄家;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期监视、跟踪。

2月10日后,朝阳区安贞派出所警察陈宏利带安贞社区居委会若干人上门骚扰安贞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安华小区片警段方带居委会人员对辖区的法轮功学员挨门挨户上门骚扰。如果学员不在家,他们就在门外等,并称这是上面的指示,每天都要来。

4月份以来,北京各区中共警察、社区人员大规模骚扰法轮功学员,说是上级的安排,非法蒐查、抢劫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物。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有的在严管登记表上填写是否修炼以及“转化”(放弃修炼)的情况。

明慧网获悉,这一次的大面积迫害是因为中共遇到“敏感日”——“四二五”(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地在北京为争取合法炼功等权利和平抗议),以及中共将在5月22日开“两会”。已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离开北京,并被告知在两会结束之前不能回到北京。

朝阳区潘家园84岁的法轮功学员时姓老太太,从2019年开始一直被两个警察(一男一女)跟踪、监视居住。老太太走哪儿,坐公共汽车、去公园等,他们都跟到哪儿。警察还给老太太的老伴打电话,让他看着老太太。

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很大一部分是警方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的,这为警察对他们以后加重迫害埋下了伏笔。至今已被非法构陷至检察院和法院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不少是属于这种情况。

5月26日前,房山区法轮功学员常淑荣被非法批捕。房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张坊派出所警察给常淑荣罗织罪名,已把构陷的材料上交到检察院。

2019年7月17日,东城区王树祥、藏利珍夫妇被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警察绑架,次日转送至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8月18日,家人以“取保候审”的形式接王树祥回家。妻子藏利珍被非法关押至今,现其案件已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

2019年4月17日上午,70岁的法轮功学员谷晓华在家中被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警察以物业公司人员的名义骗开房门后非法抓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约在2020年4月上旬,有消息说谷晓华已被构陷到朝阳区法院。

被非法判刑、关押

北京法轮功学员关智生,男,63岁,于2019年年三十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朝阳区团结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同年8月被非法庭审,直至近期被非法枉判2年,勒索罚金4,000元。

孙茜,女,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学公司(Beijing Lideman Biochemical Co., Ltd.)的创始人、董事兼副总裁,2007年入籍加拿大,2014年开始学炼法轮功。2017年2月19日,二十多个警察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闯入孙茜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家中将她绑架。家人先后为她聘请过十多位律师,但大多数都受到中共司法机关没收执照等要挟,被迫退出代理。

2020年6月30日上午,孙茜案被第三次庭审。北京朝阳法院对她非法判重刑8年。

现年72岁的北京大学退休高级工程师、法轮功学员李占金,2019年9月29日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燕圆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至今近1年。看守所不许其家属探视、打电话,只许给她送衣服和钱。家人至今不知道她在里面的情况。

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时绍平于2001年遭非法判刑10年,于2019年11月18日又被绑架,据悉他被非法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具体情况不明。

被迫害离世、失踪

高艳,女,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法轮功学员,在长期遭受迫害的压力下,于2020年4月22日因高血压导致脑出血离世,年仅49岁。

2011年5月初,高艳被绑架,被非法劳教2年,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从劳教回来后,她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依然遭受长期监控、骚扰,生活在恐惧中。在高艳离世前还有警察上门探听情况,顺义国保一直监控着他们家,在门口安了监控器。高艳刚刚离世,4月27日,顺义国保警察就上门绑架了她的丈夫杨玉良、女儿杨丹丹。

姚阿姨,丰台区蒲黄榆二里老年法轮功学员,一直被蒲黄榆派出所刘红军、居委会刘婷婷跟踪、监视,于2020年1月失踪,下落不明。

王友斌,昌平区法轮功学员,于2020年3月前失踪,下落不明。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北京是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源头和指挥机构所在地。

今年5月21日下午3点,中共“两会”的政协会议在北京开幕,北京天空突然漆黑、白昼如夜,暴雨、冰雹倾盆而降,闪电直劈而下。

人们说,这是上天在警示人。天理昭昭,法网恢恢。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净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