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如何赢得美国总统职位

Jackie Gingrich Cushman撰文/张雨霏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还有两个月多一点,美国选民需要做出总统和副总统的最终人选,要么投票给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和副总统麦克‧彭斯,要么是前副总统乔‧拜登和加州参议员贺锦丽。还有其它选项:不投票、或投票给第三方候选人。一个确定的事情是,那些不投票或投票给第三方候选人的选民将没有机会为获胜团队投票。

即使投票计数中存在一些挑战,可能需要超过一个晚上来确定最终获胜者,但川普/彭斯或拜登/贺锦丽其中有一方将是获胜团队。2000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艾尔‧戈尔(Al Gore)的对决直到12月12日才出结果,当时最高法院决定支持布什团队,第二天戈尔就做出让步。

让我们明确一点: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的538张选举人票决定谁最终当选。总统候选人必须至少赢得其中的270张票才能当选(追踪选举网站的名称270toWin.com因此得名)。你可能疑惑,为什么民主党人经常赢得普选却最终输掉大选,因为他们通常获得了大城市地区的选民支持,但失去了农村地区的选票。

每个州的选举人数目等同于该州联邦参众两院议员的人数。加利福尼亚州有55名选举人,而特拉华州仅有3名。根据美国宪法第23条修正案,哥伦比亚特区的选举人票数与人口最少的州相同(3名)。

几乎所有的州都以“赢者通吃”(winner-take-all)的方式分配选举人票。例如,如果加利福尼亚州的全民投票是民主党候选人获胜,那么他或她将得到该州全部55张选举人票。

内布拉斯加州和缅因州这两个州则以不同的方式分配其选举人票。国会选区的每个获胜者各获得一张选举人票,而州选举获胜者则得到该州的两张选举人票。

选举人团制度下,美国历史上已发生五次总统赢得大选却输掉普选的案例。第一次是在1824年,当时所有候选人都未能获得选举人团多数票。获胜者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是次年2月由众议院选出的。

1876年,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B. Hayes)与纽约民主党州长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对决选举,由于1877年不成文的妥协,海斯最终当选总统。什么妥协?四个州20张悬而未决的选举人票认捐给海斯,条件是共和党人同意将联邦军队从南方撤走。这导致了美国重建时期(1865-1877年)的结束。

联邦部队撤走后,许多白人共和党人也逃离南方,那些自称“救赎者”(Reedeemers)的民主党人进一步巩固了对南方各州权力结构的控制,而后者随后开始剥夺黑人的选举权。

1888年,共和党人本杰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输掉普选,却赢得了绝大多数选举人票,从而击败了民主党时任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Grover Cleveland)。

2000年,共和党候选人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在普选得票上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阿尔‧戈尔(Al Gore)。在上一次2016年的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赢得了普选,但唐纳德‧川普获得304张选举人票最终赢得了总统职位。

虽然这两次选举可以作为我们为什么要改革选举人团制度的范例,但事实上,如果这个流程改变了,候选人将改变其竞选方式。在当前的选举制度下,竞选活动的大部分时间、精力和经费都花在了摇摆州上,这些州可能会从支持一个政党转移到支持另一政党。但是这些摇摆州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

如果只有全国普选,那么每张选票意味着都一样。大都市地区将成为候选人竞选活动更有价值的地方,而人口少的州则可能被忽略。

制宪人创建了一个复杂的制度,除了在普选票、联邦制、州的大小等方面起到均衡作用之外,还考虑到纯粹民主制可能导致简单多数的统治,同时几乎没有政治妥协的余地。正如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所说,“民主就是两只狼和一只羊决定午饭吃什么”。你可以猜测其结果如何。

因此,下次你听到有人说:“但是他输掉了普选”,你可以回应:“是的,这就是选举人团制度的运作方式。选举人团的获胜者才能最终获胜”。

原文How to Win the Presidenc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杰基·金里奇·库什曼(Jackie Gingrich Cushman)是一位全国性联合专栏作家,屡获殊荣,也是“学习使人与众不同基金会”(Learning Makes a Difference Foundation)的创始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