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善:谎言迟早被拆穿 造假一定会戳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年来,中共官方机构的学术造假丑闻频传。九月十六日,中共科技部网站通报了九起论文造假案,涉及多家知名高校、医疗机构,包括中国医科大学、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漳州市医院、南京医科大学附属苏州医院、山东大学、南京理工大学与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多系委托第三方代写、代投,使用论文申领科研奖励等。

上述被曝光的中国医疗机构、高校等学术论文造假情事,并非个案。就在两个月前,著名学术质疑网站Pubpeer陆续刊登披露了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詹启敏的25篇论文涉嫌学术造假论文。今年四月,世界最大学术出版机构之一的施普林格(Springer)出版社,旗下的学术期刊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再撤33篇论文。该期刊近两年共撤41篇论文,其中39篇的主要作者来自中国,且多篇标注获得多个项目基金资助。

二零一七年四月,中国医学界曾爆出大规模撤稿丑闻。施普林格旗下学术刊物《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所发表的107篇论文因涉嫌造假而被撤稿。这些论文全部与中国研究机构有关,且创下了正规学术期刊单次撤稿数量之最。这批被撤论文的作者多来自中国各大医院,其中北京协和医院、浙江大学附属医院等医疗单位,因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而被列入海外国际组织的追查名单。

中共官方机构的浮夸,与党媒喉舌的造假,积弊已久。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中共宣传“超英赶美”、“大跃进”,搞出粮食“亩产万斤”甚至十几万斤“放卫星”的荒谬往事。当时这样赤裸裸的谎言堂而皇之的登载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上,造就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荒谬儿戏。

官方胡诌奢谈“亩产万斤”,掩盖事实,导致当时活活饿死几千万中国人,就连中共内部的数据都显示至少饿死三千万。但是,中共为了政权稳定与颜面,遮掩真相,把饿死千万黎民说成是“三年自然灾害”,尽管那几年中国大陆根本没有重大的自然灾害。

自从“亩产万斤”以来,《人民日报》一直是中国人民的笑柄。新闻可以造假,官方数据亦然。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人民日报》撰文表示,一些地方时有发生的统计造假、弄虚作假,违反法律法规。上行下效,各省市县镇等政府部门都是吹着浮夸风。民间广传顺口溜,所谓“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顽疾已久,根治也难。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即曾伪造“两假”档案、掩盖“两奸”历史,从而骗得最高权力。二零零九年,大陆著名学者吕加平曾刊文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文章。二奸是:江本人和其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他也是一个效力于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并向俄国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的奸细。二假是:他冒充一九四九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他冒充中共所谓“烈士”江上青养子的假“烈士”子弟。

二零二零年中国大陆天灾人祸不断,武汉肺炎、大洪水与蝗灾等接踵而至。半年多来,许多灾民流离失所、生活困顿,却还得“应付”官员作秀式的视察。可叹的是,中共官方的频频“造假”,让灾情报导失焦,让人格外同情中国灾民的悲惨处境。

三月五日,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巡视武汉市青山区的开元公馆小区,当地居民从楼上的窗边向下大叫“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抗议当地物资供给措施造假;三月二十三日,孙春兰再次到武汉,迎来“居民”的问候声。但是,当镜头聚焦到阳台上的“居民”时,挥手者竟是一名身穿警服的安全人员。与上次遭遇的尴尬场面比较,民众认为这次“演戏更假、更恶心”。

七月十六日,中共农业农村部发文声称,“我国夏粮已获丰收,主要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基本稳定,稻谷、小麦库存充足,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在疫情、洪水、蝗虫等重大灾害接续而来之际,中共多次诳论“粮食充足”,引爆网络舆论一片批评声浪。民众质疑“就知道哄和骗,早晚吃不到白米饭”,嘲讽“南国连天倾盆雨,堤溃圩毁百姓惊。但愿大灾洪涝退,却闻丰收放卫星”。

八月二十日,习近平在安徽视察调研防汛救灾工作,照片中抱孩子抱小孩的“村民”,是阜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假扮。早前李克强去贵州视察,一双鞋满是泥泞,但站在他身边的随行人员,个个皮鞋铮亮,对比李克强鞋上的污泥非常突兀。治安干部扮村妇、众人皆清我独浊,表面看来都是芝麻小事,却鲜活的揭示了中共的本质:共产党全靠谎言来维系门面。

当今中国社会,“造假”随处可见。夸大不实的经济数据,错误引导投资人进场;空气质量监测造假,剥夺了公众的知情权,明明是重度雾霾天气,受骗的人们仍在室外正常活动,等于变相杀人。官员造假已是普遍现象,表面上是为了政绩与维稳,背后的始作俑者不正是中共当局吗?

上梁不正下梁歪,虚矫风气导致道德败坏、法纪荡然,弥漫中国社会,终至乱象频生。例如“碰瓷”,原意是店主将瓷器放在有可能被顾客撞翻打破的地方,然后要求涉事顾客赔偿。多年来,中国大陆屡见有人故意倒卧在行驶的车辆前,谎称被撞倒,进行讹钱的行为广被戏称为“碰瓷”。前年浙江宁波有一对夫妻,让自己十四岁的儿子故意撞车“碰瓷”讹钱。他们强迫儿子一次次从车上跳下或摔下,更甚的是,儿子因此头部骨折,遍体鳞伤,父母却说,“骨折是个好机会,多做几次”。此现象遍及各省市,愈演愈烈,人际之间的友好与信任荡然无存。

再如“救死扶伤”是传统美德,近年中国却频传“见死不救”的冷血之举。湖南一名六岁男童不慎从八米天台坠下,急救医生到场后称男童已死,拒绝抢救、送医。家属跪求无果后自行送医,男童“死而复生”。民众怒斥该医生见死不救,不是误诊而是无德。相较于德国媒体报导,去年一名老人在银行昏倒,多名顾客因见死不救,遭到检察官起诉,将面临一年以下的监禁或罚款,让人颇有“礼失而求诸野”之叹。

中共一贯“造假”,屡屡献丑海内外。其中荼毒世人最严重者,莫过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意图诬蔑陷害法轮功,以所谓的五人“自焚”谎言欺骗民众。透过“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获奖纪录片《伪火》,证实了整出事件是中共栽赃法轮功而精心布局的阴谋与谎言,读者可在《伪火(中文版)》下载观看。无怪乎,“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该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自焚伪案,强烈谴责中共“国家恐怖主义”的行径,是构陷法轮功的谋杀。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

中共“造假”歪风,导致人心日益沉沦;江氏集团迫害“真、善、忍”,使“假、恶、斗”蔓延全中国。从黑心商品、各式“山寨版”的盛行,乃至“假疫苗”、“毒奶粉”的泛滥,“中国制造”逐渐成为冒牌货的代名词,让所有华人备感羞愧。

前述那些涉案的医生或教授,都是位居要津的高级知识分子,素来社会地位尊崇。无论出于利益诱惑,或昧于良知本性,论文造假都让彼等身陷不光彩且难堪的处境。顾炎武有云:“士大夫无耻,是谓国耻”。中华文化历来推崇真实无伪,读书人都是国之栋梁与中流砥柱,自当为民众的楷模表帅。如果自甘堕落,谎言迟早被拆穿,造假一定会戳破。长此以往,社会崩坏,国家危殆矣。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