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家长何方美 拒绝儿子接种流感疫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2日讯】在中国,儿童注射疫苗致残的事故屡见不鲜。9月21号,河南省疫苗受害儿童家长何方美,拒绝为就学中的儿子签署同意接种疫苗的告知书。

河南省辉县订于9月至11月为在校学生展开流感疫苗接种工作。由于疫苗须自费,因此家长可签署同意或不同意。河南辉县疫苗受害儿童家长何方美,21号在“流感疫苗接种告知书”的回执联上勾选“不同意”。

何方美:“我6岁多儿子上小学一年级了,他们学校给了一个单子,是那个卫生部门和教育局出了这样一个单子,大概内容就是说,让小孩自愿自费打流感疫苗。我就选择不打。我女儿疫苗致残的事,都没有解决。本来对疫苗就有一种恐慌,出现一种信任危机。我女儿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我还怎么能相信呢?”

何方美表示,她不能再拿儿子的生命做赌注。因为不打流感疫苗不会致命,但是打了疫苗如果致残,那会终生受害。

疫苗受害家长李先生:“我也是拒绝的,因为我们害怕。因为这种灾害对于我们这种家庭来说的话,你是承担不起。在以后的接种疫苗的话,我一个都不接受了。”

2018年3月,何方美1岁多的女儿,因在一个月内注射中共医科院的甲肝、北京天坛生物的麻腮风和武汉生物的百白破3种疫苗后,导致病毒性脊髓炎而瘫痪。

此后,她与全国大批疫苗受害家长组建了“疫苗宝宝之家”,一起走上了频受打压的维权之路。

何方美说,她今天又去市政府维权,不仅没有见到市府官员,110人员还撕毁了她的维权条幅。

何方美:“我有好多次维权。我今天又去市政府了,又去维权了。我去年做冤狱10个月的国家赔偿金,到现在都没有到账。到现在我孩子人命这么艰迫的时候,一分钱都不解决,也不让去看病。”

疫苗受害家长李先生表示,任何家庭一旦遭遇这种不幸,老百姓只能无助地承受。

李先生:“我自己的感受就是举足无措呀。个人承担所有的医疗费用吧。没有任何的措施可以去解决这方面的事情,结果只能个人承担。老百姓最无助的。”

何方美说,她的女儿已经一年没治疗了,她担心错过6岁前完成治疗的黄金期。现在有关当局不仅不承担责任,还阻止孩子去看病。

新唐人记者陈汉、李鸣、周天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