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罢免川普 佩洛西成败几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0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0月9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大家都在谈论今年的“十月惊奇”会不会来。结果“十月惊奇”不但来了,而且一来就是一连串,让人看得有些目不暇接。

川普(Donald Trump)总统染疫后光速出院,本身已经就很震撼了。然而他回到白宫凳子还没坐热,马上就下令授权完全解密有关“通俄门”事件,以及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电邮门”调查的所有相关文件。

这当然是不亚于2016年希拉里在10月爆出“电邮门”的又一枚震撼弹。

佩洛西抛更大“炸弹” 川普:疯了

然后到了昨天,众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不甘寂寞,又抛出继弹劾之后更大的炸弹:她准备罢免川普总统。

当然,这个消息听起来有点惊悚,很多人第一次听到都会本能地怀疑一下自己的耳朵,但这的确是真实的消息。事情的大概经过是这样的:佩洛西在昨天,也就是美东时间10月8号的记者发布会上宣布,她将在周五,也就是今天,主持有关启动《宪法第25修正案》的法律,讨论罢免川普总统的议程,原因是她担心川普感染病毒后接受治疗服用的药物,影响了他的心理健康。

佩洛西直接质疑说:“我认为公众需要了解总统的健康状况。有一个问题他拒绝回答,那就是他的最后一次检测结果呈阴性是什么时候?”佩洛西认为这个信息能够为“之后采取的行动提供判断依据”。

随后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佩洛西又给予了进一步的说明。她表示,川普可能由于接受治疗时所使用的类固醇药物而导致他神智不清,会影响人的判断力。

这里提到的类固醇,实际上就是川普治疗时使用的三板斧之一:地塞米松。

当然,川普的性格大家都很了解了,肯定不会保持沉默,他在昨天下午3点半就发出推文怒怼佩洛西,说:疯狂的南希才是那个应该接受密切观察的人,他们形容她疯狂真的没错!

佩洛西的确有点疯狂,因为我们从刚才提到的信息就可以看到,她要启动罢免程序的理由本身就有点混乱。她追问川普最后一次检测结果呈阴性的时间,这是因为怀疑川普隐瞒疫情,这是诚信问题。而说川普服用了地塞米松会导致神志不清,这是质疑川普没有能力履行职务,这是健康问题。

究竟是哪个原因导致她必须启动这个罢免程序,她没说清,可能她自己也没想清楚,所以要在今天召集会议来讨论,看看哪个理由更合适就用哪个,或者两个都合适就一起用。

很显然,这显示佩洛西的这个决定并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是有很强的临时性和随意性。这就未免有点把国家大事当儿戏了。罢免总统是事关美国国运、甚至事关整个世界格局的大事,没有一个极其充分或特殊的理由,根本就不可能轻易启动的。

反过来说,如果没有一个非常充分的正当理由就发起这样的罢免程序,其真实意图就不是为了确保总统的职责可以得到正常履行,而是相反,要让总统不能正常履行职务。

这等于是意图政变。

“罢免行动”有多难?门都没有

我们都知道,此前佩洛西就因为乌克兰通话事件发起了对川普总统的弹劾,最终失败。所以,这次直接升级到“罢免行动”的难度究竟有多大?成功率有多高呢?我们下面就来讨论一下。

首先,我们要先来了解一下这个《第二十五条修正案》究竟是个什么来头,说的是什么,梳理清楚了这部分,很多问题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25修正案最初产生的原因,是因为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第六节存在一个问题。这一节内容涉及到如果总统出现被免职、死亡、辞职或其它丧失履行总统职责的能力的时候,总统的继任程序应该如何进行。但这部分内容的遣词并不明确,存在模糊地带,所以为了进一步明确相关情况,国会才于1965年7月提出了这个25修正案,1967年开始生效。

这条修正案的内容总共有4款,实际上佩洛西以川普有健康问题为由,援引这个修正案启动罢免程序,只和第4款有关。

这个条款的详细内容比较复杂,我们可以这么来概括一下,就是这个第四款提供了一个途径,可以在经过了N多复杂艰难的步骤之后,宣布总统“无法履行其职务的权力和职责”并将其罢免。但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有三个极其关键的条件必须同时满足,缺一不可:1. 此事必须得到美国副总统和行政各部长官(实际上就是内阁的15个部长)的签字同意;2. 此事必须在众议院获得超过2/3投票通过;3. 此事必须在参议院也获得2/3投票通过。

而且,以上所有这些步骤、条件都必须在最多不超过25天的时间之内完成,才能达成罢免总统的最终目的。而非常巧合的是,今天距离大选投票日,刚好也是25天。

大家看到了吧,这个罢免总统的难度系数高到了什么程度。首先,彭斯副总统和15个内阁部长会签字同意吗?显然门都没有。其次,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会通过罢免吗?我估计可能连民主党参议员都有不少反对的。

最后,即便在佩洛西掌控的众议院也是难度极高的,因为众院民主党对共和党仅以233对197稍占上风,而如果佩洛西要想在众院拿到2/3的票数,她至少需要290票。

也就是说,她除了基本盘的233票以外,还至少需要说服接近1/3的共和党众议员集体倒戈,才有可能在众院获得通过。

为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所以,结论是非常清楚的,佩洛西是在发起一个真正的“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要么是老糊涂了,对25修正案的基本概念都没搞清楚,就盲目出手。要么她就是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对于前者,我觉得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这不是民主党第一次讨论对川普动用罢免程序了。早在2018年,《纽约时报》就公开发表文章测试水温,讨论了如何利用25修正案来罢免川普,但文章最后也承认,这个过程极其艰难。

所以,说佩洛西身为议长,在这么长时间内对如此重要的25修正案基本概念都还没弄清楚,有点太匪夷所思。

排除了前者,就必然只剩下后者。也就是说,佩洛西是知难而进,迎难而上,具备条件要上,不具备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了。

可能很多朋友会举得,既然明知注定不可能,还要一味干下去,有什么意义呢?

我觉得意义是有的,只是她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要罢免川普,而是要借炒作罢免来达成其它目的。换句话说,她真正要打的是一场舆论战,而不是罢免总统的法律战。这个看似疯狂的举动背后,至少有2个动机的存在。

首先,仅仅因为总统服用了地塞米松就要质疑他出现神志不清,难以履行总统职务,这放在任何稍有常识和理智的人来看,都是不折不扣的鸡蛋里挑骨头,无限上纲。因为地塞米松是一个用了六十多年的老药了,从未听说谁用了就有神志不清的副作用。

佩洛西如此铤而走险的做法不但打击不了川普,反而可能让大批中间选民产生反感和厌恶,会觉得民主党无所不用其极,几近无理取闹,这无疑会伤害到民主党自身的选情。

拜登选情恶劣?打舆论对冲战?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拜登的选情真的像左媒的民调数字那么真实可信,拜登应该是形势一片大好而不是小好啊,佩洛西这么做根本就是在帮倒忙,即便她老糊涂了,拜登竞选团队那么多精明人可不糊涂,肯定会阻止她。

所以,佩洛西的疯狂之举,恰恰反证了一个重要事实:拜登选情非常恶劣,其真实情况,极有可能是形势一片大坏而不是小坏,否则佩洛西断不会出此下下策。换言之,民主党知道大势已去,所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放出最后的大招,力求给川普造成打击,能起多大作用就起多大作用,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其次,我们都知道,两军对垒的时候,如果一方突然做出一个非常奇怪的,动静很大的动作,这往往意味着他们是在故意吸引注意力,所谓声东击西,这是常识了对吧。所以,佩洛西炒作这个极为轰动的行为,真正目的很可能是想要掩盖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我们从时间上看,佩洛西在川普总统住院的时候保持沉默,只字不提罢免,反而在川普顺利康复出院后才突然来这么一手,显然很反常,那么川普住院期间和出院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威胁到了民主党呢?

唯一符合的只有一件事:川普在出院第二天宣布解密了所有通俄门、电邮门的文件。这当然是针对民主党的重磅炸弹。

所以,在我看来,佩洛西看似疯狂的举动,实际上是要打一场舆论对冲战,用罢免总统这个极其夺人眼球、非常劲爆的消息占据各大媒体头条版面,并且还要想方设法持续炒作,最好能够顺利拖过这最后二十多天。

如此一来,就把川普的解密文件淹没在“罢免总统”的汪洋大海之中了,一切都拖到投票日尘埃落定了再说。炒作罢免固然可能对民主党选情有损,但总比解密文件被媒体关注报导带来的打击要小很多。

我相信佩洛西一定是经过了认真评估,才做出了这个两害相较取其轻的无奈决定。

互相评估:谁的神志不清

截至我做这期节目的时间为止,这个事件的最新进展是: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透露,鉴于佩洛西最近的行为异常,他正在组建一个众议院议员联盟,以评估佩洛西担任众议院议长的心理能力和身体素质。

这就非常有意思了,佩洛西要成立委员会评估川普,现在有人也要评估她了。究竟谁能成功地评估谁,究竟谁的神志不清,我也都非常期待着下回分解。

好的,罢免总统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我们也会密切跟进,看看今年的十月,最终会给我们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惊奇。

谢谢大家观看,欢迎订阅点赞,留言转发,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