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最高法院和游戏规则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Walter E. Williams撰文/余欣然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二款第二节赋予总统以下权力:“有权提名,并于取得参议院的意见和同意后,任命大使、公使及领事、最高法院的法官,以及一切其他合众国官员。”

唐纳德‧川普总统已提名艾米‧康尼‧巴雷特接替已故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继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现为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该巡回法院服务于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和威斯康星这三个中西部州。

现在轮到参议院定夺,是否接受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好奇参院会依照怎样的标准做出决定,或许我们可以先琢磨下这个问题,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职责究竟为何?一个合理的答案是,来确认宪法诠释我们的游戏规则。宪法指导政府及国民,什么是可为和不可为。

所以,一名最高法院法官只有一项工作,那就是,当裁判员

无论橄榄球还是棒球裁判,亦或最高院法官,裁判员的工作即充分了解游戏规则,并确保规定得以公平实施,毫无偏颇。没有人会希望一个裁判或法官做决定时拿感情用事,让我们以今年的超级杯赛事为例来作答。

旧金山49人队在他们球队历史上共参加过7次超级杯,5次夺冠。相反,入围2020决赛的堪萨斯酋长队50年来一直与冠军无缘。在任何人的字典里,这都叫作天壤之别。那么是否裁判员们应该将心比心,对这个整整50年都未赢过一次胜仗的常败将军善解人意一点呢?你会对如此感情用事的裁判怎么看?

假设一名裁判以补偿正义的名义,严罚旧金山49人队干扰接球或恶意冲撞传球手的犯规行为,却对堪萨斯酋长队网开一面,会是什么情形?你会支持一个自认为干扰接球规定愚蠢而拒绝对此罚牌的裁判吗?估计你多半会提醒他,制定规矩(橄榄球法律)的是橄榄球联盟,而非裁判。

最高院法官应当是执行中立规则的裁判员。这里有一个生活中的小例子,是我儿时所经历的中立规则,且叫它妈妈的家规。母亲不在家时,我和妹妹常一起午餐。两人轮流负责分饭后的糕点或水果派,几乎每次都要为切法公不公平而拌嘴。母亲发明了以下规定,彻底结束我们无休止的吵闹:切蛋糕的那位得让另一人先选。

犹如魔法再现,天神相助,一碗水端平了,争吵戛然而止。不管谁切下那一刀,两边总是一样多。

这正是当今社会所需要的规则——即使最糟糕的敌人掌舵,你也能高枕无忧。尽管球场上人们为高额奖金苦战厮杀,大多数球赛都能以平和收场,赢家和输家均彬彬有礼。利益冲突如此强烈的双方可以好好打一场球赛,接受比赛结果,然后风度翩翩离去,真可谓奇迹。

该“奇迹”告诉我们,在比赛规则上达成共识远比接受赛事结果更容易。文明社会理当拥有同样的原则,减少冲突,按理出牌。

原文Supreme Court and Rules of the Gam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沃尔特‧威廉姆斯(Walter E. Williams)博士是费尔法克斯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约翰‧奥林(John M. Olin)杰出经济学教授。他撰写了数本书,并获得许多奖项和荣誉,目前是多个董事会和顾问委员会成员,其中包括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格罗夫城市学院(Grove City College)、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经济事务研究所(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以及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