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南海内斗激烈 人算不如天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五中全会前夕,中南海内斗空前激烈。斗得最狠的仍是江派与习派。

“习江斗”始于2012年2月6日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时。王立军将以下秘密泄露给美国:江、曾的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与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密谋,由薄在中共十八上上接替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然后,择机发动“政变”,废掉习,由薄取而代之。

习得知后,2012年3月15日,抓捕薄熙来。从2013年1月起,为了从江、曾手中夺权,习发起“反腐打虎”战役。5年查处440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其中大多数是江、曾提拔重用的。一段时间,江、曾的处境岌岌可危。但是,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习竟然与江、曾妥协。擒贼未擒王,必然遭祸殃。两大“贼王”不擒,习能有好日子过吗?绝对不可能。中共十九大前后,江、曾对付习的办法有:

假装认输

习发动的反腐打虎战役后,讲过许多狠话,如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对此不能“投鼠忌器,王顾左右而言他,采取鸵鸟政策”;“如果不除恶务尽,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

在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强力支持下,习反腐打虎的势头非常猛,一些严重腐败分子“宁见阎王,不见老王(岐山)”,跳楼、跳水、服毒、上吊自杀的不少。

江一度想在已去世中共领导人的悼念名单中露一下名字都很难。曾从2015年9月3日后至2017年10月18日前,长达2年多,没有公开露面。

中共十九大前,江、曾假装认输,与习妥协,承认“习核心”地位,同意将“习思想”写进党章;习自以为夺权成功,不追究江、曾的责任。

在习身边“埋炸弹”

在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江、曾在习身边埋了“三颗炸弹”:王沪宁、韩正、赵乐际,由此3人取代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江、曾的亲信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

王沪宁从1995年4月起就在中南海为江、曾服务。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王沪宁异常低调,帮助习包装所谓“习思想”,得到习信任。韩正是从上海市委书记调到北京的,是众所周知的江派要员。赵乐际因是习的同乡——陕西人,从陕西省委书记调任中央组织部长,再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被不少人误认为是习的人,其实,赵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最年轻的省长,最年轻的省委书记,最年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

局中设局

中共十九大前后,江、曾及其亲信,为了置习于死地,给习设了一个又一个局中局。

其一,歌功颂德

在刘云山任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时,就出现了对习的歌功颂德之声。比如央视“春晚”上,演员以习的大投影像为背景,高唱“把心交给你”;《东方又红》等歌到处传唱;习被称为“最高领袖”、“最高统帅”、“总设计师”等;习的外交思想被认为超越西方理论300年。

在王沪宁主管宣传后,对习的个人崇拜之风猛刮。声称什么“人民的领袖人民爱,人民的领袖爱人民”,有民众高呼“万岁”。习的画像被挂在教堂、清真寺和佛教寺庙中,供人们顶礼膜拜。今年疫情正凶时,出版所谓《大国战“疫”》,歌颂习“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

这些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词、之做法,让习听着非常顺耳,看着非常顺眼,不知不觉陶醉其中。

其二,上海宣誓

中共十九大一结束,2017年10月31日,习带领6位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到上海,在中共一大旧址,举著拳头,发誓为主张无神论的马克思倡导的“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这个活动很可能是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出的主意。在西方,宣誓是向神汇报,然后祈求得到神的保佑。美国人从结婚,到政府官员上任前都要宣誓。誓词是说给神听的,信守对神的誓言的人,才能得到神的保佑。

中共的誓词是说给谁听的?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在1848年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的第一句话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这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现今,美国政府对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与中共关系反思的结果是,中共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中共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中共的行为方式。这个意识形态从哪里来?就是从马克思所说的“幽灵”那里发出来。

“幽灵”是什么?就是中国老百姓说的“鬼”,或“魔鬼”,或“邪灵”。因此,中共的誓词是说给鬼,或魔鬼,或邪灵听的。你对它发誓,它就操控你。中共内政外交中的各种让正常人不可思议的言行,都是这个“幽灵”操控的结果。

中共十九大前,习曾讲过“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就因为他心存这一念,他的反腐打虎才得到神助。中共十九大后,习不信神明,成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说的“破产了的极权主义的真正信仰者”,一步一步滑向毁灭的边缘。

其三,《共产党宣言》的迷魂汤

2018年4月23日,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这肯定是王沪宁的主意了。

2018年5月4日,中共举办高规格大会,纪念马克思冥诞200周年。习发表长篇讲话称,纪念马克思,是为了“向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致敬”,也是为了宣示中共“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真理的坚定信念”。这个讲话稿肯定是王沪宁组织人写的。

《共产党宣言》的本质是什么?就是假、恶、斗。171年来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99年的中共党史、71年的“中共国”中,所有与正常人类相反的思想和行动,都源于《共产党宣言》。

王沪宁不停地往习脑子里灌这些黑乎乎的东西,习能不晕头转向吗?

其四,修宪废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制

2018年2月,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建议,删除宪法中国家主席与副主席“不得连任多于两届”的规定。同年3月,中共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废除了国家主席与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中央委员会的这个建议最初是从哪里来的?是习自己建议的吗?习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但自己提出倒也未必。我认为,很可能是王沪宁提议的。为什么说习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习在第一任期抓了太多高官,树了太多的敌人,他担心一旦下台,可能有人找他算账。

王沪宁整天揣摩习的心思,同时,又是江、曾安插在习身边的最重要的“高参”。中共十九大后,江、曾、王时刻不忘给习“挖坑”,修宪废终身制,是一个大大的“坑”。习乐意往下跳,王何乐而不为?

其五,到处“挖坑”

2018年3月习的国家主席第二任期开始后,中共内政外交出现一系列重大事件,如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大瘟疫全球大流行等。所有这些重大事件中,江、曾及其亲信都在使劲给习“挖坑”。

以从武汉爆发的大瘟疫为例。2003年萨斯(SARS)事件后,中共耗巨资建了一套传染病网上直报系统。据中共党媒报导,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对此系统给予高度评价,称赞其规模、传输信息以及现实使用覆盖,在全世界独一无二。

2019年“两会”期间,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对媒体说:“萨斯(SARS)过去十几年了,还会来吗?萨斯这一类病毒随时都可能出现,但我很有信心地说,萨斯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因为我国传染病监控网络系统建设得很好,这类事件不会再发生。”但是,2020年,比萨斯严重万倍的大瘟疫还是发生了。

中共传染病网上直报系统失灵,也是习造成的吗?网上直报系统的上级是中国疾控中心,中国疾控中心的上级是卫健委,卫健委的顶头上司是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一直运行良好的网上直报系统,一遇到大瘟疫,就失灵了,这不是有人故意搞鬼是什么?

其六,间离习李

7位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王沪宁、韩正、赵乐际是江、曾的人。

习第一任期向江、曾夺权时,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是习的重要盟友。习第二任期开始后,习李不和的说法广传。一个重要原因是,王沪宁掌控的宣传机器对李克强活动的报道,经常是故意不报道,或滞后报道,或以贬损的方式报道,或报道与李的讲话相反的言论等。

特别是2020年以来,习李不和的传言越来越多。王沪宁这么做的目的是,江、曾亲信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已据3席,把李克强与习对立起来,习又少了一席。这样,习在政治局常委会中最多占3席。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严格地说,是团派,而不是习派。如此说来,习的铁杆亲信就只剩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一人了。

其七,间离习王

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曾协助习反腐打虎立下汗马功劳,是江、曾派系最痛恨的人之一。

中共十九大前,江、曾动用一切力量间离习王,阻止王继续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最终如愿以偿。但是,2018年3月,王成为国家副主席。这让江、曾恨得直咬牙,担心习王再联手,继续间离习王。

近期,有两件与王岐山有关的大事:一是与王关系密切的红二代、中国著名地产商任志强,因写了一篇反习文,被重判18年。有报道说,王沪宁是整任志强的重要推手。二是长期跟随王的原中央巡视组组长董宏被查。这件事最重要的推手,可能是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

10月8日,美国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在推特上转发一则有关董宏的爆料:董宏在官场份量顶三个孙力军,董宏被拿下,说明中共内部将要出大事,中南海恐怕会地动山摇。这是暗示习可能要拿下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否则,如何地动山摇?

最希望习抓捕王岐山的人是谁?江、曾是也。

习深陷局中局的原因

江、曾及其亲信对付习的各种办法,都是利用了习保党、恋权、爱听奉承话等心理。

中共十九大前,习与江、曾妥协,让江、曾看到习有空子可钻。江、曾是什么人?当今中国、当代世界上最蛇蝎心肠的人,最毒、最恶、最坏的人。习抓捕了江、曾提拔重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等,却不识江、曾是中共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习称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却不识江是当代中国最大的卖国贼;海外许多独立调查充分证明:江是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魁祸首,习却不愿直面残酷的事实。习“保党”迷心窍,被江、曾及其亲信一路捆绑,到今天,已处于“四面楚歌”中。

人算不如天算

江、曾一直在算计习。他们曾算计由十七届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取代习,薄被判无期徒刑;曾算计由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取代习,孙也被判无期徒刑。

但是,如今最大的天象变化是“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必然灭江、曾,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天算”。

2018年1月5日,习曾讲过:“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就是从中共党内“自杀自灭”起来。中共就是一部你死我活的“绞肉机”,已经绞杀几十年,在“天灭中共”前,肯定会继续“绞杀”下去。

可以预见,中共将在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的强大外部压力和内斗中走向最后解体。江、曾无论采取什么手法,都逃脱不了被清算的下场。

习如果坚持保党,党灭亡时的所有恶果,习必须承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有删节/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