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血债血还”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116)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 译者:言纯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75年夏季,吴汉润在洞里巴帝(Tonle Bati)报告了一名红色高棉干部激烈的长篇演说:

“在民主柬埔寨,在Angkar的光辉统治下”,他说,“我们需要考虑未来。我们不需要考虑过去。你们新人必须忘记革命前的时代,忘记科尼亚克白兰地(cognac)、忘记时髦的衣服和发型、忘了小轿车(Mercedes),那些东西现在没用了。你现在可以用小轿车做什么?你不能用它换取任何东西!你不能把米饭存放在小轿车里,但你可以把米饭存放在一个用棕榈叶给自己做成的盒子里!”

“我们不需要资本家的技术”,他继续说道,“我们根本不需要其中任何东西。在我们的新制度下,我们不需要把我们的孩子送到学校。我们学校就是农场。我们将通过犁地来书写。我们不需要进行考试或颁发证书。懂得如何耕作以及如何挖掘运河──这些就是我们的证书。”

“我们不再需要医生了。他们不是必需的。如果有人需要切除他们的肠子,我会做到”,他用一把假想的刀子对着他的腹部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这很容易。没有必要通过上学来学习如何做到这一点。”

“我们不需要任何资本主义职业!我们不需要医生或工程师!我们不需要教授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他们都被腐化了。我们只需要人在农场里努力工作!”

“但是,同志们”,他朝四周看了看我们的脸说道,“有一些唱反调的人和闹事分子并没有表现出努力工作和牺牲的意愿!这样的人没有适当的革命心态!这样的人是我们的敌人!同志们,其中一些就在这儿,在我们当中!”

观众中有一种不安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发言者在谈论其他人。

“这些人固守着资本主义思维方式”,他说,“他们固守着旧的资本主义时尚!我们中有一些人仍旧戴着眼镜。他们为什么使用眼镜?难道他们看不见我吗?如果我走过去给你一个耳光”──他挥舞着他张开的手掌──“你畏缩了,那么你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人们戴眼镜是为了以资本主义的方式装帅。他们戴眼镜,是因为他们爱慕虚荣。我们不再需要那样的人。认为自己帅的人是懒虫!他们是从别人身上吸取能量的水蛭!”

我摘下眼镜,放在口袋里。在我的周围,其他戴眼镜的人也做了同样的事……

(随后是一些舞蹈)在最后一支舞结束时,所有穿着特种服装的男女干部都排成一队,并声嘶力竭地大喊“血债血还!”(BLOOD AVENGES BLOOD)两次说出“血”这个字时,他们都用紧握的拳头击打自己的胸膛。当大喊“复仇”时,他们像纳粹敬礼一样伸直手臂,除了是用攥紧的拳头而不是用张开的手掌。

“血债血还!血债血还!血债血还!”干部们用凶狠而坚决的面孔重复道,一边用拳头捶打自己的心脏并举起拳头。他们高喊其它革命口号并敬礼,最后以“柬埔寨革命万岁”结束。

社会关系的崩溃与对宗教的镇压以及在生活各个领域发生的极端道德化有很大关系。非正常的事物在任何地方都不再被允许存在,因此慢性病患者、精神病患者和残疾人都遭了罪。然而,该制度最终与建立强大和庞大人口的官方目标背道而驰:对性行为和婚姻施加的限制以及慢性营养不良,往往完全扼杀了欲望,导致出生率从1970年的千分之三十暴跌至1978年的约千分之十一。

革命的目标是消除任何违背柬共意愿的事情,哪怕可能是不自觉的。连最不重要的决定也被一种绝对正确的气氛所包围。和在中国一样,一个人被逮捕的事实,足以证明其是有罪的。后来的招供只会证实Angkar已知的事实。一个恰当的例子就是1972年被监禁的一名男子的案例。从两年的审讯中活下来后,他设法清除了他曾担任共和军军官的指控;在一次宣传会议之后,他被释放,在这次宣传会上,Angkar吹嘘自己的善行,允许一个诚实和真诚的人获得自由,“即使他曾是朗诺军队的军官。”这甚至发生在继4月17日事件之后镇压大幅加剧之前。一切都是独断的。党没有义务对其政治选择、干部选择或政策及人事变动做出解释。凡是未能及时认识到越南人是敌人或某位领导人实际上是中情局代理人,都会有灾祸降临。波尔布特及其党羽总是想像,日益困扰该政权的经济和军事灾难是剥削阶级及其盟友的背叛或破坏行为。这一看法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恐怖运动。

因此,该制度的发展从未超越其好战的源头,仇恨总是组成其意识形态的关键部分。这往往转化成一种对鲜血的病态痴迷。国歌《4月17日的辉煌胜利》(译者注:另译为《光荣的四月十七日》)(The Glorious Victory of 17 April)的开头就透露了内情:

鲜红的血,
洒遍了我们祖国柬埔寨的城镇和平原。
这是工人和农民珍贵的血,
这是男女革命战士崇高的血。
这血化为深仇大恨,激励着人们英勇斗争,
四月十七日,
在革命的旗帜下,
他们把我们从奴役中解放出来!

万岁!万岁!光荣的四月十七日!
这伟大的胜利,
超过了吴哥时代的业绩!

波尔布特曾评论道:“正如你所知道的,我们的国歌不是由诗人写成的。它的实质是我们全体人民的鲜血,是过去几个世纪中阵亡的所有人的鲜血。我们的国歌所表达的正是这种鲜血的召唤。”

甚至有一首摇篮曲以此句话作结:“你永远不应该忘记阶级斗争。”(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