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为啥非裔美国人要警惕激进左派?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 Ellis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什么非裔美国人经常让左派激进分子领导他们?这两个群体之间的实际利益的鸿沟是巨大的。

美国黑人需要繁荣昌盛,进入经济和社会的主流,但左派激进分子憎恨这个主流,并想要摧毁它。所以如果黑人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激进分子就输了;而如果激进分子得到了他们想要的,黑人就输了。这意味着黑人最不应该与激进的左派分子结盟。

自称“黑人命也是命”(BLM)的激进分子说明了这一点。当BLM的暴力示威活动破坏了黑人企业和社区,当他们对警察的妖魔化导致黑人死亡人数激增时,BLM并没有做出改变来阻止屠杀。

种族问题当然对BLM很重要,但对黑人没有任何好处。它之所以重要,主要是因为它能给他们带来数量客观的人群和一个像样体面的议题。就激进分子自己而言,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数来施加任何重大的影响,而他们的核心问题也不能像种族公正那样引起公众的共鸣。

激进分子想要重塑我们的社会,而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说服公众,需要摧毁社会现状。他们知道,他们永远无法让大多数人相信:我们的自由市场经济是社会邪恶的核心(虽然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但如果他们能说服公众,社会充满了卑鄙的种族主义,他们就会取得进展:彻底变革的理由就会加强。但美国黑人并没有以这种方式进步:他们的社区、生活和进步的信心都被摧毁了。

这其中的大部分始于大学校园,所以高等教育很好地说明了黑人学生和左翼派激进分子之间的利益完全不匹配,这一点也就不足为奇了。激进分子已经在校园里实现了他们想要的:政治化的教室。在这里,活动分子们可以在没有制度阻力的情况下宣扬自已的意识形态。

黑人学生现在需要的是真正的教育,教会他们分析和独立思考。但独立思考与激进分子所希望的恰恰相反。真正的大学教育也会让学生很快了解知识的现状,这意味着向他们介绍我们从伟大的前辈那里继承下来的知识。

但是,尊重那些创造了我们社会的人,这阻碍了激进分子改造社会的计划,因此他们被贬低为白人男性,统治了不道德的过去,这些激进分子看来愚昧的人有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荷马(Homer)和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高等教育已经成为社会变革的真正引擎。大批移民:意大利人、爱尔兰人、犹太人在美国开始生活时,就是穷苦大众,但优秀的公共高等教育使他们中的许多人进入了美国社会的顶端。在任何特定的历史时刻,在高等教育中拥有最大利益的人,都是那些寻求提升社会阶层的人。但此时此刻,许多非裔美国人却无法在他们需要的时候获得卓越的高等教育,这是因为左派激进分子从黑人手中、也从其他所有人那里夺走了高等教育。

政治化的校园现在成了政治激进主义的训练营,培养出的毕业生知识不多,也没有学会有效地思考。黑人受到不成比例的伤害。

理查德‧阿鲁姆(Richard Arum)和乔西帕‧罗克萨(Josipa Roksa)研究了大学生的学习情况,将结果囊括在他们的著作《学海漂流:大学校园的有限学习》(Academically Adrift: Limited Learning on College Campuses)中。调查发现,在大学的前两年,白人和黑人入学学生的“大学学习评估”(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分数之间本来就存在巨大差距(约1170分比1000分),而且变得更大,以至于黑人落后得更多。激进分子使糟糕的种族状况更加恶化。

更糟糕的是,激进左派竭力灌输一种保证黑人失败的心态。想要提升社会地位的心理必须包括信心和决心。

信心,因为要为某件事而努力,你必须相信它是值得的,而且你的努力会得到回报。还有决心,因为你必须相信只要用心去做,你就能克服障碍。但所有这些只会妨碍激进分子。

通过贬低我们的社会,激进分子破坏了人们在社会中寻找更好地位的价值观。他们坚持种族主义仍然存在,这就削弱了人们对努力会得到回报的信心。通过告诉黑人他们永远是受害者,他们助长绝望和顺从的心态。通过告诉黑人应该通过预设置来保持较低的标准,他们鼓励了低水平的努力。

激进分子利用种族问题来对抗他们自己的社会,因为他们知道种族不和是他们想要的社会革命的唯一途径,但是他们对他们声称要拥护的人民所造成的伤害毫无良心可言。这个真理永恒不变:激进左派的成功意味着黑人的失败,黑人的成功意味着激进左派的失败。

莎士比亚对这种情况有精彩的描述:“为已经过去的不幸而悲伤将会导致新的不幸。”

激进的左派分子决心在旧的不幸的基础上制造尽可能多的新的不幸。谁也不应该帮助他们,那些最受旧的不幸伤害的人就更不应该,因为新的不幸对他们打击最大。

作者简介:

约翰‧埃利斯(John M. Ellis)是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的退休杰出教授,加州学者协会主席,他著有几本书,最新的一本是《高等教育的崩溃︰它是如何发生的,它所造成的伤害,以及可以做什么。》(The Breakdown of Higher Education: How It Happened, the Damage It Does, and What Can Be Done)

原文Why African-Americans Should Be Wary of Left Radical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