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FBI斥中共在美猎狐 五中闭幕释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30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10月29日,星期四。

【60秒看全球】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川普拜登今天先后在佛州竞选造势。这是两人同一天在同一州造势。

在印尼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重申了川普政府对中共的猛烈抨击,指出中共是“对宗教自由的未来最大威胁”。

韩国前总统李明博因贪污受贿,被最高法院裁定有期徒刑17年,罚款130亿韩元。

截止到今天,台湾已经连续200天没有中共病毒本土案例。这项成就是全球最佳防疫纪录。

中共五中全会已经结束,但是各地仍然不断有访民在北京被截访,还有多人失联。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昨天正式起诉了8名在美国参与“猎狐行动”的中共特工,其中5人被逮捕,这是美国第一次对参与“猎狐行动”人员提出起诉。在美国总统大选的关键阶段,FBI这个高调举动,似乎意味着未来美中关系不会太平坦。

几个小时后,中共的五中全会在低声沉闷中闭幕了,但是关于中共之前描绘的所谓“十四五”,似乎还没有孵化成型。但有分析认为,中共可能要在未来减少美国的影响。

FBI抓捕起诉5中共特工

昨天(28日)上午,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起诉8名“猎狐行动”人员。美方指控中共的作法“从各个方面破坏了法律与常规”。

下午,美国永久居民、64岁的朱勇(Zhu Yong,音译)、美籍华人、30岁的金鸿如(Hongru Jin,音译)和私人侦探迈克尔‧麦克马洪(Michael McMahon)在联邦地区法院过堂。另两名嫌疑人38岁的加州美国永久居民荣京(Rong Jing,音译)和24岁的美国永久居民郑从英(Zheng Congying,音译)在洛杉矶当地过堂。

此外,还有三名嫌疑人33岁的美国永久居民朱峰(Zhu Feng,音译)、45岁的武汉警察胡吉(Hu Ji,音译)和64岁的中国退休医师李敏君(Li Minjun,音译)已经逃回了中国。

起诉书指控这8人密谋在美国充当中共的非法代理人,其中6人还面临串谋进行跨州和跨国跟踪纠缠的指控。

猎手成了猎物

司法部副部长德莫斯(John Demers)说,今天的指控,把中共的“猎狐行动”反转了过来,“猎手成了猎物,追逐者成了被追者”。

根据起诉书显示,2017年4月,胡吉指挥朱峰、李敏君、金洪如、朱勇和麦克马洪,连同其他中共官员PRC-1~3一起,想迫使一名住在新泽西的中国公民返回中国。

控方把这名中国公民简称未JD-1,以前是中国大陆一名某市政府官员,从2010年9月起一直住在美国。PRC-1~3指的是3名中共官员。这个案件就由这3名中共官员监督指导并执行操作。

为了迫使JD-1回国,朱峰和朱勇与麦克马洪一起,用各种手段查到了JD-1夫妻的居住地址。然后中共官员安排李敏君陪同并胁迫JD-1年迈的父亲来到美国,对JD-1实施胁迫。

调查人员介绍,麦克马洪建议朱峰“骚扰JD-1”,“把车停在他的房子外面,让他知道我们在那里。”

2018年9月,郑聪颖和另一个身份不明的同谋在JD-1的门上贴了威胁字条:“如果你愿意回大陆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没事。这事到此为止!”

在去年2月至4月,其他同案嫌疑人也到JD-1的住家院里,留下字条、录音带和录像带,威胁“如果不肯回中国”,在中国的家人会遭受可怕的后果。其中一则视频是JD-1的中国家人留言,让他“承认罪行,回中国接受宽大处理”。

在实施这些威胁之前,2017年5月至2018年7月,荣京和其他人还对JD-1的女儿进行了“监视和在线骚扰”。他们聘请了另一位私人侦探“给她拍照、录像”,同时,一名身份不明的同谋“在社交媒体上骚扰JD-1的女儿和她的朋友,放话中国(中共)有意遣返JD-1”。

这些人的行为,自以为行踪诡秘。但是狐狸尾巴还是没有藏住,朱峰在回国登机前,被发现了问题。

2017年4月12日左右,美国边境官员在检查朱峰行李时,发现了一种在夜间或弱光条件下的夜视镜,他辩称是“帮人带回中国”。

但他随后给金洪如发短信,“见信后,马上删除我们之间的所有通讯。出了些事,美国会有人查你。”跟着又追发,“越快越好,删除所有聊天记录,卸载短信软件,你只是一名导游。”“注意一切,如果有事,用其它电话呼我,你的手机可能会被跟踪。”

至此,这群执行中共“猎狐行动”的猎手,已经变成了美国的猎物。

根据美国法律,被指控外国非法代理人的控罪最高刑期是5年。被指控共谋跨州和国际跟踪,最高刑期也是5年。

德莫斯:习以追逃嫌犯为借口打压异己

司法部的新闻稿表示,这些被告在中共官员指示和控制下,参与了全球性的法外遣返“猎狐行动”,对一些美国居民进行监视、骚扰、跟踪并胁迫他们返回中国。

德莫斯指出,中共的“猎狐行动”表面上以反贪腐为名,追逃境外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实际上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抓捕海外异议人士的手段。

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这并不是个案,在全美、甚至全球都有发生。中共所作所为像是有组织犯罪集团。“他们告诉目标人士有两种选择:立即返回中国或自杀”。

雷说,“今天的指控再度反映出中国(中共)持续和广泛的非法行为——我们(美国)已经忍无可忍。”他说“中国(中共)以为可以来到我们国家,在美国境内继续从事非法活动,威逼他人,简直令人怒不可遏”。

在中共实行猎狐行动的2014年,时任国务卿克里曾表示,如果有证据,美方愿意合作,但中共得向美方通报。

但事实表明,中共在美国肆无忌惮的行动,并没向美方通报。中共就像是在自家一样,可以为所欲为。

如果是以前或许问题不大,虽然美方也不满,但不至于抓人。但现在美中关系一去不复返了,中共打手还像原来一样,想干啥就干啥,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对这件事,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今天回应称,中共尊重外国法律和司法主权,“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有关行动无可非议”。不过他仍然指称“美方无视基本事实”,对此“坚决反对”。

美方起诉书事实详尽,他还说美方是无视基本事实。难道美方要允许中共可以在美国恣意妄为地撒野?这已经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了。

其实今年7月,雷在演讲中已经说过了,中共政府的间谍和盗窃行动,对美国的未来是“最大的长期威胁”。

应对中共威胁,川普政府超过以往

面对“最大的长期威胁”,美国仅在昨天(28日)就有几个应对动作。除了抓捕起诉中共特工之外,美国还把“和平统一促进会”指定为外国使团,并退出了一项促进美中地方合作的协议。

正在亚洲访问的蓬佩奥在声明中说,“和统会”由中共统战部控制,被中共称为“法宝”。

声明中还说,美国还将停止《关于建立美中州省长论坛以促进地方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因为中共自从签了这个备忘录,中共对外友好协会就“寻找直接和恶意地影响州和地方领导人,以推动中共的全球议程”。

同一天(28日),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哈德逊研究所演讲中表示,川普政府在应对中共威胁方面的成就,是以往任何一届政府未能做到的。

奥布莱恩说,“习近平执政后,中共变得更加马克思和列宁主义化”。而川普大胆的领导风格,是美国建立“抵抗中共新国际共识的关键”。

奥布莱恩还表示,中国人聪明勤奋,具有超凡的能力。中共应该自己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不要偷。“在任何法律和制度下,不劳而获都不是光荣和体面的”。“大国不是靠盗窃建成的”,“我们必须阻止中共这样做”。

蓬佩奥在斯里兰卡也说到了这个问题,他说中共推行的一带一路,受益者不是项目所在国,而是中共本身,“中共是个掠夺者”。

从美国官员的讲话和采取的具体行动,有理由相信,美中关系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奥布莱恩指出,“全球民主阵营和专制阵营之间的鸿沟正在形成。”

我们说过,包括习近平在内,中共官员的学历虽然值得怀疑,但实际他们并不傻,对这种国际形势,北京当局应该有一个权衡。

中共将继续与民主做对?

今天中共五中全会闭幕了,下午5点多发布了全会公报。中共官媒称,明确提出了十四五的经济发展目标,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等等。

公报称,全会深入分析了中共的“发展环境面临的深刻复杂变化”,认为中共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

声称要“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沉着有力应对各种风险挑战”。还提到中共要“战胜各种风险挑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的航船要“坚毅前行”,也叫嚷一定能够战胜前进道路上出现的“各种艰难险阻”等等。

安德斯资产管理公司前首席投资官陆修泉(Brock Silvers)对BBC表示,中共新的五年规划反映出两大主题,一是持续推动经济复苏,二是减少美国对中国的影响。

就是说,中共已经在回应美国围堵的问题,它要继续闭关锁国。不会真搞什么开放改革,也不会实行自由民主,中共把它称为“内外双循环”。但实质是,继续跟西方自由民主做对。

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认为,不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美中都会长期竞争抗衡。

而网友一剑飘尘在苹果日报撰文表示,美国过去的战略性失误,每年几千亿美金送给中共,使中共的经济确实有了发展。就是这个经济增长,给了习近平一意孤行走回头路的勇气。这是美国养虎遗患,是美国扶持了中共的发展,成就了习近平的独裁。

文章指出,美国如果还不能与中共做到完全脱钩,而继续拜登那种所谓软硬兼施的对华政策,“最终的结果不是西风压倒东风,而是一个强悍的习近平帝国威胁世界的和平”。

美中通话了,中共松了一口气?

美中会不会完全脱钩,这个还有待我们继续观察。但是就目前美中不断升级的角力来看,双方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已经相当高了。这可不是中共愿意看到的情况,因为一旦发生军事冲突,中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今天,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表示,美中两方的军队高层在20日通了电话后,双方的危机沟通工作组又在今天和昨天举行了视频会议。

中方表示,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已经澄清了将派无人机袭击南海岛礁的传闻,表明美方无意制造军事危机。吴谦还促请美方要“言行一致,信守承诺”。

现在美方给出这个承诺,中共终于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埃斯珀要是不说,中共得紧张得要死。

大家注意,中共的这次动作很快。刚举行了视频会议,得到了美方的口风,马上就举行记者招待会,把美方的说法公布出去。看这意思,生怕老美把话收回去。赶紧对全世界公布,这样老美就不能反悔了。

但是吴谦也没忘记说两句硬话,说“任何人如果胆敢在海上挑起冲突,中方将坚决予以反击,以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利益”。

美方表明无意制造军事危机之后,再说这种话有意义吗?如果中共真的有说的那么强硬,美军B-1B飞过来以后,军演别收缩到家门口去啊?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耍大刀,心虚到家了。

白宫“内鬼”现身,纽时还有信誉度?

中共外强中干就不说了,来说另外一个事吧。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2018年9月,《纽约时报》曾发表一位匿名白宫“高级官员”的评论文章。文章对川普猛烈抨击,说川普不适合当总统,造成了国家分裂。这个纽时口中的“白宫高级官员”还声称,川普政府有很多跟他一样的官员,在努力抵制川普的政策等等。

一年后,这个神秘人隐身出版了一本书《警告》(A Warning),声称川普团队中,有人考虑过故意搞破坏,以促使川普辞职。还有很多政府官员已经准备好了辞职信,随时走人等等。

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人们一直没有再观察。昨天(28日),这个内鬼自己跳出来了。

CNN的时政评论员、前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Kirstjen Nielsen)的幕僚长泰勒(Miles Taylor)声明表示,他就是那个在纽时发文攻击川普的“匿名者”,并呼吁选民用选票下架川普。

距离大选还有四五天,泰勒这个时候发表声明,动机很明确。就是要冲淡拜登家族的丑闻,特别是亨特的“电脑门”所带来的冲击,转移人们视线。

川普随后就做出了回应:“无名氏就是个无名小卒,这名心怀不满的员工很久以前就已火速被炒。”他在亚利桑那州集会中说:“这个不正派的人从没在白宫任职过”,“他应该被起诉。”

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Kayleigh McEnany)更是炮轰泰勒,说他是“骗子和懦夫”等等。

我们不说人们对泰勒的各种抨击了,咱们来说《纽约时报》。大家对《纽约时报》的影响力应该是清楚的,但是在这件事上,它明显夸大其词,有很大的渲染色彩。因为国土安全部长的幕僚,距离“白宫高级官员”差得很远。但是纽约时报却故意说成是“白宫高级官员”。

《纽约时报》当时称,采用“匿名者”爆料的方式,是应作者要求,怕一旦身份曝光会危机到他的工作。

但是这个理由太牵强了,根据《纽约时报》逢川必反的特点,显然把川普内阁成员的一个幕僚渲染成“白宫高级官员”,是为了更有效地攻击川普。

旅居美国的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曾经把纽约时报称为“黑川时报”。也有很多人采用谐音,把纽时称为……,我说不出口。就是说,人们对纽约时报的印象并不好。我相信,这件事,会加重人们对纽约时报的看法。

由此让我想到了另一件事,就是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的一系列推文。他看到了纽约时报对大纪元时报的攻击文章,在推文猛烈抨击纽时。

曹长青写道:“因对英文版《大纪元时报》的强烈反共、挺川普总统的立场极为不满,纽约时报发专栏文章用充斥谎言的内容强烈攻击,居然说大纪元‘反华’。大纪元系统从来都是坚定反共、但宣扬中华文化。把‘反共’歪曲成‘反华’,完全是中共手法。该文谎言之多荒唐到我都要相信纽时属中共体制的了。”

在另一则推文中,曹长青先生说,“纽约时报居然有脸说《大纪元时报》挺川普是党派利益。纽时不仅早已沦为民主党工具,甚至不惜在各方面站共产党立场。挺川普总统的人理直气壮宣称自己是保守派;而挺左派民主党的却装模作样宣称自己客观、中立,他们不敢说自己是左派。”“纽时病毒,祸害世界!”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且分享给您的亲人和朋友。

今天在会员区,跟大家分享一个小粉红的转变经历,欢迎大家到会员区了解更多。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