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器官按需供给引忧 国际社会如何面对

李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31日讯】2008年,一位41岁的母亲从美国北卡罗莱那州飞往中国天津,进行了一次成功的肝移植手术。

这位母亲是北卡罗莱那州大学医学中心的腹部移植手术医生亚历山大‧托莱多(Alexander Toledo)的一位患者。

今年10月26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伦理中心举行线上视频研讨会,题为“活摘良心犯器官:关于医学倡导和医学伦理交互的研讨会”。托莱多(Alexander Toledo)医生在研讨会上介绍,这位女士在中国的肝移植手术,是一次“按需”器官移植,接受手术的母亲除了被告知器官供体是一位年轻且健康的死者,其它一无所知。

托莱多(Alexander Toledo)医生提到的这个案例 ,再次引发对中共器官来源的担忧。

2006年,中共活摘人体器官黑幕首次曝光,十几年来,国际社会多个调查报告,指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参加研讨会的专家表示,国际以及各国的器官移植界、医学界、美国政府,亟待采取具体行动,制止中共这一反人类罪行。

中共器官捐献系统 疑点重重

中国的器官捐献系统从2015年开始建立,和英美等发达国家相比,非常不成熟。加上“死后全尸”等中国传统观念,仅有小部分中国人同意死后捐献器官。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执行主任Torsten Trey(林乐予/大纪元)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简称DAFOH)的执行主任托斯顿‧泰瑞(Torsten Trey)医学博士在研讨会上介绍,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注册的器官捐献人约为37万5千人,英国为2千1百万人,美国为1.4亿人。

但是,同年中国的实际器官捐献人数为5,146人,英国为1,364人,美国为10,284人。

所以,按照上面的数字,中国的器官实际捐献率为1.4%,英国小于0.01%,美国小于0.008%,中国的器官实际捐献率,高出英国和美国的140倍。

除了奇怪的器官捐献人数和实际器官捐献率,泰瑞(Torsten Trey)医学博士表示,三方面证据都指向中共活摘人体器官:1. 令人难以置信的器官移植数量;2.短暂的器官等待时间;3. 目击者的报告。

比如,1999年-2004年,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这5年间增加了约300%,全球同期的增加比例仅为10%~15%,“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增长比全球快了20倍”,而且器官移植量剧增的时间点和中共在1999年起迫害法轮功的时间相契合;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在不到24小时内获得两个肝脏器官供体;2006年,美国肾移植等待时间平均为1825天,而中国只需要14天……

多方证据显示,中国存在活体器官库,以满足其“按需”器官移植的需求。

“活摘器官是反人类罪。”泰瑞(Torsten Trey)说,中共活摘器官的目的在于“虐杀他们不欢迎的异见人士以及良心犯”。

托莱多(Alexander Toledo)医生在研讨会上还表示,在中国,法轮功学员是最常见被行刑的良心犯,他们因摘取器官而被虐杀;虽然中共在2014年宣称停用行刑犯人的器官,但证据显示,中共的这一恶行还在继续。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修炼功法, 包括五套功法动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广受欢迎。

托莱多医生说,中国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到7千万,而被中共视为威胁,遭到镇压。

参加研讨会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本人分别参与了2006年7月和2016年6月发布的《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和《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的调查报告。两份报告均得出结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人权律师麦塔斯2012年10月21日在加拿大温哥华中央图书馆、介绍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他是该书的编辑。(景然/大纪元)

自2006年至今,国际社会至少发布了8份调查报告,指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但是,国际器官移植界对此问题没有采取具体行动。

麦塔斯:太多的国际器官移植人士对中共活摘视而不见

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前主席、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L. Delmonico)(李莎/大纪元)

2016年,“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的前主席弗朗西斯‧德尔蒙尼科(Francis L. Delmonico)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被问到:“你如何独立验证,他(黄洁夫)的说法足够诚恳,以及2016年,没有外国病患(在中国)进行器官交易。在这个政府的谎言和欺骗背景下,你如何进行独立验证?”

德尔蒙尼科回答说:“我来到这里不是来证实(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那不是我的工作……”

在这个听证会上,资深国会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还特别向德尔蒙尼科提问:“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领导层的成员和中国大陆的医药公司或其它机构是否存在任何经济利益或商业关系?”

德尔莫尼科教授回应说:“我只能回答我个人的情况。我去中国的旅行是由中国的一个基金会付款的。”

德尔莫尼科教授所提到的基金会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担任其理事长和法人代表。

2017年2月,梵蒂冈举行了一次关于器官贩卖和器官移植旅游的峰会。当研究人员询问邀请时,梵蒂冈的回复是,“组织者打算将此次峰会作为学术活动,而不是提出有争议的政治主张。”

结果,他们没有邀请任何研究中共滥用器官移植的人员,而是邀请了反对这项研究的中共官员。

对于中共前卫生部副长黄洁夫的受邀,以色列器官移植医生杰伊‧拉维博士说:“鉴于他的个人纪录,和他仍然不承认使用良心犯器官的事实,他不应该受到邀请。”

但是,黄洁夫还是被邀请了。

麦塔斯说,“全球太多的器官移植专家完全相信(buy into)了中共的宣传伎俩,他们机械地重复著中共的观点……”

“他们奇怪地宣称,客观的研究人员(所做的研究)是政治性的,而中国共产党官员(的说法)是学术性的。”

“我们面临着两个现实:一,大规模的虐杀良心犯以强摘器官发生在中国;二,全球移植业太多人决定了对第一个现实视而不见。他们重复著弗朗西斯‧德尔蒙尼科(Francis L. Delmonico)的话,他们不做调查,这不是他们的工作。他们还驳斥这种研究是政治。”

“虽然这项研究是可验证,没有任何合理的怀疑,他们依然重复中共的观点——其是不可验证的。”麦塔斯说。

全球器官移植界亟待改变现状

麦塔斯表示,“除了少数人,几乎全球器官移植界的专业人员都不愿意面对中共滥用器官移植这一现实。”

他提出以下四个方面的建议:

一、让国际器官移植协会的领导人改变他们的观点,这并非易事。

二、改变器官移植行业的领导权,包括全国性的和国际性的;一旦国际或者几个国家的器官移植行业的领导人,承诺谴责中共的器官移植滥用问题,这个行业的全球动态就会发生改变。

三、更广泛地唤起医疗组织、国家和国际医疗协会的共识。

四、让医疗专业人员遵循演讲中所提到的12条伦理标准。这些标准包括禁止医疗人员介绍、推荐、陪同病患去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等。

“一旦采用了这些标准,就可以从道德上防止移植专业人士成为中共滥用器官移植的共谋。”

英文大纪元记者Cathy He ,联络“国际器官移植协会”,要求就麦塔斯提出的相关问题作出回应,但对方没有马上回复。

希望美国政府发布调查报告

麦塔斯还建议美国国务院按照343号决议案的提议,在中共活摘器官问题上“进行恰当的调查,发表自己的官方报告”。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 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中共允许对其器官移植滥用问题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

343号决议案,还要求美国国务院在年度人权报告中对中共强摘器官行径提供详尽的分析;禁止向那些参与强摘器官和人体组织的中共人士和其它国家人士提供入境签证,并向国会提交年度报告。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