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选举战才刚刚开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sh Hammer撰文/秋生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截至撰写本文时,总统竞选还没有宣布总统唐纳德‧川普或前副总统乔‧拜登当选。这其实并不重要。无论不可救药的腐败政治媒体是否认为其中一位候选人已经获得了必要的270张选举人票,选举战才刚刚开始。系好你的腰带!

整个夏天,情况变得很明显,全国民主党激进分子正在试图改变选举法的核心内容,允许大规模的邮寄投票。我们的共和国从未见过这种事儿,保守派人士以及其他安全持久选举权的捍卫者也指出了许多明显的问题。我们如何确保只有在某一选区及时注册登记的活跃选民才能收到选票?如何规范身份证、签名确认和邮戳日期?当然,在一个有着悠久的选举舞弊历史的国家里,这些都发生过。年轻的读者可以到谷歌上搜索“13号票箱丑闻”,内容涉及林登‧约翰逊1948年竞选参议员的事件。

9月初,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讲师、前川普政府官员迈克尔‧安东Michael Anton在克莱蒙特学院Claremont Institute的“美国思想”网站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即将到来的政变?”的文章,令人大开眼界。

安东引用了一份从一场模拟战争中泄露出来的报告,模拟战争由民主党人和“拒绝川普”的共和党人组成,来模拟2020年的总统选举。在那次模拟中,曾任比尔‧克林顿总统的白宫幕僚长的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扮演拜登的角色。波德斯塔拒绝让步,向川普获胜的各州施压,让民主党选举人进入选举团,而他自己则满足于委托军方处理其它违法行为。

政变,换句话说,用其它名词也可以。共和党人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果民主党人打算实施一场非暴力政变,那么他们从周二晚上开始本应该采取什么不同的行动吗?

当天晚上早些时候,民调结果再次明显偏离。

川普以比2016年更大的优势赢得了最关键的摇摆州——佛罗里达州。他在俄亥俄州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是美国另一个典型的摇摆州,也是竞争激烈的选举的历史性决定者。有人告诉我们,川普并没有输掉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尽管据说有可靠的民调专家在大选前一周向我们保证:拜登将在这两个州以两位数的优势获胜。许多媒体过早地宣布拜登在亚利桑那州获胜——这是站不住脚的,人们还在紧张不安地等待着结果。

在川普明显拿下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后不久,就出现了问题。在乔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内华达州,以及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三个“蓝墙州”的部分地区,计票工作奇怪地停止了。

更蹊跷的是,连续几个晚上,在选举之夜川普一直领先的州,大量选票被神秘地“发现”。正如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推特高手阿德里安‧维莫勒Adrian Vermeule所说:“孩子们,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丢失的选票有一种神奇的特性,只有在午夜到早上6点之间才能看到。”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从内特‧希尔弗Nate Silver的538 FiveThirtyEight网站得到可靠消息,在费城“发现”了一批神秘的23,000多张隔夜选票“都是投给拜登的”。一个人不需要拥有高级统计学博士学位就能明白,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此外,大约是在同一时间,费城的民主党人积极寻求法律手段,以阻止共和党的投票观察员能够以适当的方式观察投票制表。其它例证不胜枚举:例如,在密尔沃基,七个投票区在总统选举中报告的选票数超过了他们登记在案的选民数。

所有这些都有可能最终被证明是完全合法。但是,共和党人有理由心存深深的怀疑。尽管由一党操控的民主党政治机器城市正在寻求法律手段来阻止共和党人合理地观察选票表,尽管我们报道说在凌晨“发现”的选票“都”投给了拜登,来自民主党—媒体联合体的信息似乎是“相信我们。”这不是一个能让人欣然接受的信息。

选举期间民主党人更有可能通过邮件投票,而共和党人更有可能在选举日亲自投票。因此,川普在某些选区的初步领先可能会被后来“发现”的投给拜登的选票所抵消,这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现在是全美共和党和保守派律师前所未有地团结起来的时候了,以确保投出的每一张选票都是合法的。当然,现在也是司法部应该比以往更加深度介入的时候了。没有其它可行的选择,尤其是在如此重大的选举中。

迄今为止,最高法院在选举法问题上的不作为并没有激起人们的信心。过于政治化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的政治考量似乎是期待拜登的压倒性胜利将为最高法院的决定开脱,最高法院曾裁决:不制止宾夕法尼亚和北卡罗莱纳等州在最后一刻做出的令人怀疑的对选举法的修改。

拜登的压倒性胜利显然没有发生。现在是保守派律师和整个共和党行动起来履行义务的时候了,以确保在众多竞争激烈的州的选举结果的公正性。对于那些渴望把我们日益分裂的政体联合起来的人来说,必须支持采取措施确保只清点有效选票,这似乎是自然而然的。只有这样,一个国家伤痛才能开始痊愈。

原文The Election Battle Is Just Beginn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乔希·哈默(Josh Hammer),经过专业训练的宪法律师,《新闻周刊》的读者意见编辑,BlazeTV的播客撰稿人,第一自由研究所的法律顾问,联合专栏作家。

本文中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