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面对大选舞弊“政变” 川普已稳住大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美国大选舞弊规模之大,形同“政变”:大选尚未结束,拜登就自行宣布当选,筹备权力交接;几乎所有主流媒体和三大社交媒体平台一边倒,封杀川普,对大选舞弊视而不见;包括前总统小布什在内的一些共和党大佬表态拜登胜选;一些国家向拜登表示祝贺;针对川普的社会骚乱,随时可能爆发……

但川普阵营很快从大选夜的震惊中走了出来,稳住阵脚,全力反击,颇有章法。从形势看,川普已经主导了大局,这主要表现在如下六个方面。

第一,打破媒体封锁,直接诉诸选民,大选舞弊这一事实深入民心。11月7日,全美50个州同步开展了“停止窃选”的抗议活动。而最新公布的Hill-HarrisX民调发现,78%的共和党受访者、90%的民主党受访者和86%的独立受访者认为,应将合法投票的正确计数放在首位;相比之下,仅有15%的人认为,应尽快公布选举结果。而且,78%的选民说,在所有选票清点完毕之前,宣称胜选是不合适的。这表明美国人民不分党派,不论支持川普还是拜登,对此达成了压倒性共识。

第二,重建党内团结,共和党内的一些重要人物陆续表态支持川普。例如,5日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誓言,支持川普对抗选举欺诈,并为川普选战的法律行动捐款50万美元;9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说,“川普总统有权调查违规行为,并权衡其法律选择”,他有100%的权利这样做。

第三,本着公平、中立和无党派原则,联邦层面开始介入大选舞弊调查。例一,7日,在接到美国宾州一邮递员指控选票日期被倒填的宣誓证词后,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周六表示,该委员会将对本届总统大选中“所有可信的投票违规指控”展开调查。例二,9日,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发出一份备忘录,在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被正式认证前,授权联邦检察官对大量的投票违规指控进行调查。

第四,断然出手,调整内阁成员。9日,川普发推宣布解雇了国防部长埃斯珀。分析人士认为,解雇埃斯珀不太可能是个孤立事件,川普正在考虑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和中央情报局局长。的确,人们不免疑问:这次大选舞弊规模空前,相关政府部门在干什么?事实上,川普是政治素人,没有自己的班底,只能边用边调,3年多来内阁成员变动很大。同时,川普施政一直受到“深层政府”的阻击。这也是2020年大选舞弊达到如此程度的主要因素之一。

第五,拜登寻求总统权力移交,美总务署长未予批准。9日,美国总务署(GSA)发言人对《大纪元时报》表示,“(权力转移)尚未确定”, GSA署长Emily Murphy仅在“根据宪法规定的程序明确胜选人时”才启动过渡。根据1963年的法律,GSA管理部门将决定何时确定赢家。这将为新政府打开通往美国联邦机构的大门,并为他们提供运营资金。

最后,也是最具有直接决定性的,是川普竞选团队的法律行动,已取得了些胜利,并获得各界支持,未来可期。一个突出的例子是,美国10州的总检察长组成联盟,正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一份意见书,支持共和党人对宾州州务卿Kathy Boockvar的诉讼案,并要求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一项延长邮寄投票截止日期的裁决。而川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表示,至少有60万张选票有问题,川普团队将提起多达10个诉讼。

综上所述,川普已经稳住了政治局势,把解决大选舞弊,放在了宪政框架里。当下最紧要的,是严防左派狗急跳墙,利用党派对立和政治观点分歧,动员各种暗黑势力,搞社会动乱,颠覆宪政秩序。

结语

2020年大选舞弊规模之庞大,在美国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使美国深深陷入危机之中。川普的反大选舞弊之战,不仅是为其个人,也不仅是为共和党,更是为了全体美国人,是在捍卫美国的立国根基。

这场正邪大战,不是川普不能输,而是美国不能输。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