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20理由 大选会反转

介绍政治评论家沃尔什的看法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8日讯】这次美国大选,美国的那些左派媒体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在大选尚未有正式的官方结果之前,就宣布民主党拜登赢得大选,并希望把这个虚假的陈述,变成一种有法律意义的既成事实。然而,这不可能是真的,大家会看到,最后的结果可能和这些媒体的说法有很大不同。

正因为这些完全“不美国”的噪音,美国民众抛弃了这些媒体。我想要再强调一次,美国新闻类App的下载量,英文大纪元已经超过了《纽约时报》,现在在美国是第一名。这当然是每一个大纪元工作人员的盼望,但这种结果却也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其实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去当美国第一,因为我们更希望美国能够以更为民主的方式发展,以更“美国”的方式保障所有人的权利,更坚守美国的立国原则。我们希望这个国家能够更加完善,更加团结。总而言之,在一个社会撕裂、全美国人民突然失去方向的混乱中,即使大纪元变成了第一,我们也很难高兴起来,我们宁愿有一个更美好的国家。

大纪元有一位专栏作家,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11月16日在英文大纪元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大选远远没结束的20个理由”(20 Reasons Election 2020 Is Far From Over)。我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这篇文章说明了很多问题,所以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

首先介绍一下这位作者,迈克尔·沃尔什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也是《魔鬼的游乐宫》(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烈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这两本书均由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后一搏》(Last Stands)是对从希腊人到韩战的军事历史的文化研究,将于12月由圣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ublishing Group)出版。他从1987年开始,总共出版了十本书,大部分和历史以及政治有关,差不多两年一本吧,算是多产作家。

作为记者,迈克尔·沃尔什曾经派驻德国,见证了柏林墙倒塌,和共产主义东欧的崩溃,对欧洲的社会主义运动也有很深的了解。

这次,他在大纪元的专栏中,谈到了这次美国大选,他从20个不同的方面指出,美国今年的大选远没有结束。

文章说,左派媒体拜登赢得大选,其实没有法律意义。我介绍一下,在美国,媒体宣布的大选结果称为Media Call,其实是一种选举结果预测,因为最后还有好多法律步骤,包括合法性认证,争端解决等等。所以他说:

第一,唐纳德·川普在任期至2021年1月20日中午之前仍是合法总统。上周发生的一切,以及在1月20日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以任何方式影响他的职位或权威。

第二,乔·拜登,现在既不是总统,也不是当选总统。

第三,“当选总统办公室”是一个完全子虚乌有的东西。早在2008年奥巴马(Barack Obama)就发明了这种虚构的违宪的设置。那时没有任何法律意义,现在在媒体以外的世界里,在法律上也仍然毫无意义。

第四,在12月14日选举团开会之前,拜登不是当选总统。

第五,对于12月8日,是所谓的“避风港”日期,根据联邦法律,届时各州必须解决有关争议选举的所有争议,并且州长必须对此进行确认,从而选举团成员才可以向国家档案处报告。

第六,州长和州法院,包括州的高等法院,都没有任何权限左右在本州所进行的联邦选举。

第七,假如选举结果在12月8日之前仍存在疑问(现在来看,这是一个可能发生的情况),那么川普竞选团队,可以要求有争议的州的立法机构,搁置其污点计票,并根据《美国宪法》第1条第4款,使用其全体会议权力,指定和确认对共和党有利的选举团成员。

第八,现在,共和党人完全控制着24个州,在这些州中,他们主导立法机构和州议会,包括亚利桑那州和佛罗里达州这两个摇摆州。

同时,在密歇根州、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威斯康辛州,他们控制着立法机构,但州长是民主党人。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所有6个州都可以在12月8日之前将川普的提名名单送交联邦政府。

当然,其中的民主党州长是否会批准提名则是另一回事。相比之下,民主党仅控制着一个有争议选票的当前的摇摆州,即内华达州,他们在立法机构占多数席位,州长也是民主党人。

第九,如果像1800年和1824年那样,这两年的总统大选也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么会由众议院决定选举结果,每个州都有一张选票选举总统。如果这样的话,川普将以31比18胜出。

第十,目前主要的重点州宾州,共有20张选举票。如果亚利桑那州能经受住法律挑战,这两个州将把拜登置顶。

到目前为止,由绝大多数的民主党人控制的宾州最高法院,并且州长也是民主党人,仍令该州继续处在保持有争议的地位。然而,如果反转这些选票,对白宫的角逐就全部落到了乔治亚州。

第十一,但是毫无疑问,这几个州的选举结果令人强烈质疑,包括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其中神秘的大量选票(在某些情况下是100%投给拜登的)在深夜里暂停计票时,悄悄潜入,从而使民主党能够计算出他们需要多少张选票才能使拜登领先。足以让任何质疑变得具有合法性。

第十二,在其它地方也有关于电子系统“故障”的报告,所有这些地方出现的问题,都是将川普的票改为拜登的票,所有的“故障”,都没有反向地将拜登的票改为川普的票。

民主党以某种方式,实现了统计学上不太可能甚至完全不可能的“奇迹”,而且每一次都在最后关头碾压共和党候选人。

第十三,我们得感谢以绝大多数非致命性COVID-19病例为幌子的武器化了的CCP病毒,带来的许多混乱。民主党人一直在打破自由公正选举的界限,践踏《宪法》和社会规范,假以“公平”的名义,尽可能多地取缔针对野蛮欺诈的防范措施。该病毒为他们提供了放宽“提前投票”的借口,以为了我们的“安全”为理由践踏法律和规范。

第十四,善于装模作样的拜登,在其竞选活动中仅有的几次露面的一次期间,发表了以下的绝对声明:“我认为,我们成就了美国政治史上最广泛,最具有包容性的选举舞弊组织。”想像一下,假如川普说了这样的话,左派会怎样的嚎叫。

然而,至少自19世纪的塔曼尼·霍尔(Tammany Hall)起,欺诈行为和民主党就已并驾齐驱。确实,这已成为每个人都在笑话的众所周知的事情,包括民主党人在内,当然,他们为此感到自豪。

第十五,一些评论员(其中包括律师)试图指出,是的,存在欺诈行为,但除非是对选举结果产生重大影响的事实,否则欺诈并不重要。

顺便说一句,这些律师都是同一类律师,他们运用“一个细节不实则全部不实”(Falsus in uno, falsus in omnibus)的理论来诋毁重要诉讼中的目击者证词。

第十六,但是,欺诈就是欺诈,因此,欺诈的存在,理所应当地应使整个选举无效,至少在已经证明发生欺诈的每个州都该是这样。无论涉及的是公然的选票盗窃,伪造的选票,非法移民选票,伪造的“早期投票”选票,或者是在规定的选举日结束后数天到达的明显伪造的选票,都是欺诈。

顺便说一下我自己的看法,这种推断是一种常识,我们平时就是这么做的。如果学生考试被抓到了,会被取消考试资格,他不能说“我只是在一个题上作弊”,你不能证明我整个考卷都作弊,对吧。还不要说,这次被发现的作弊如此广泛,数量如此之大。

第十七,也许曾经有那么一次,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尽管知道自己在1960年大选中被芝加哥市长戴利(Richard Daley)在伊利诺伊州舞弊导致败选,仍决定将国家放到比政党更重要的位置,拒绝挑战肯尼迪的微弱胜利。但是那个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今天,事关重大。

第十八,那时每个人都知道尼克松和肯尼迪,两人虽然在政策上有所不同,他们没有对国家是否热爱的区别。

当今的民主党,其中很多人并不热爱这个国家,不相信美国的建国基础理念,而是热中于从根本上将美国转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的乌托邦。不要被他们的所谓“爱国主义”喧嚣所迷惑。

第十九,现在该让这些媒体悬崖勒马了。没有任何人,甚至包括他们自己,再将他们视为公正的记者,或是担当追踪调查事实真相的媒体责任。

当今的“记者”大多数是左派主义者,他们更愿意将自己视为社会正义的战士,并不择手段地实现“变革”。

媒体记者应该和所有其他公民一样,必须遵守同样的法律,并承担责任。

第二十,同时早就该取缔“社交媒体”公司和互联网巨头所获得联邦保护条款,特别是《通信道德法》第230条的规定,以其为“平台”而不是出版商为理由,使其免于承担责任。

但是,正如2020年所显示的那样,他们过去和现在一直是左派的积极党羽,歪曲和遮盖新闻消息,甚至如同在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手提电脑门所揭示的,他们完全删除真实信息。

最后,他认为,美国正处于一个未知的领域。但是,正如1800年、1824年、1876年和2000年的选举所显示的那样,美国会找到一种解决方法。让《宪法》进程发挥作用,让我们拭目以待谁将在明年1月宣誓就职。

我和他的看法一样,今年的大选出现这么多混乱,是一件好事,说明美国当今的选举机制,在现在这个信息技术时代出现了大量漏洞,如果不填补这个漏洞,我们以后会被拖进一个数据专制主义(digital authoritarianism)的体制,由那些掌握大数据、掌握AI和媒体的人,来决定国家和人民的未来,决定我们该如何生活。对于热爱自由的人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必须认真反省,堵塞这些制度性的漏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