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川普的成就和未来的方向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Paul Adams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这动荡的时期﹐随着感恩节的临近,最好思考一下我们有多少要感激的。在某些情况下,无论是个人的还是政治的,这样做比其它情况更难。

有许多事情需要感恩。在政治、社会和经济领域,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此,我将提及唐纳德‧川普总统改变共和党和世界的一些积极方式。

从担心到欣慰

2016年,我充满了担心。我以为川普赢不了大选,社会保守派会(投票时)弃权,为克林顿压倒性的胜利开辟道路,就像所有民调预测的那样。

我预计在新政府下﹐宗教自由将受到越来越多的攻击,“假仁假义”的政治正确意识形态﹐将继续在校园里大行其道,并将传播到文化的其它领域。堕胎已经成为民主党的圣礼,是民主党担任任何领导职位和最高法院任命的必要条件,它将继续走它的道路,从有时在民主党人看来是一种令人遗憾的必要,发展到被人庆祝。

在两党执政期间,无节制地输出工作岗位和输入廉价劳动力,对国家中心地带的破坏还将继续下去。

选举结果出来时﹐我如释重负﹐而媒体专家和专业的川普仇视者(Trump-haters )则满脸不相信的表情。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错误(指以为川普赢不了)而感到这么快乐过。我并不指望会持续下去。我很感激能得到这个喘息的机会。

我知道,民粹主义者和蛊惑民心的政客的出现,源于对官僚精英排斥普通民众及其利益的广泛挫折感。他们可能会成功一段时间,但很少能持久。

精英阶层对主要机构的控制过于强大和根深蒂固。川普很难填补关键职位,因为大多数联邦公务员都是自由派人士,他们鄙视他,认为在他的政府担任高级职位将是不光彩的职业自杀。

我甚至低估了他自己的领导班子内部不忠诚的程度,正如前联合国大使尼基‧海利指控的那样,也低估了永久行政体制的“抵抗”。

川普的成就

要了解川普的总统任期如何改变共和党,请考虑过去四年中的一些非凡成就,这些成就是在他前进的道路上﹐面对前所未有的障碍时取得的,这些障碍不仅来自媒体、学术界和科技巨头,甚至来自他自己的政府。

川普赢得了一场选举,与共和党在2012年灾难性选举的“尸检报告”(autopsy report)中所确定的方向相反。该党占主导地位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派的传统智慧是,该党需要摒弃社会保守主义,摒弃经济民族主义,并或多或少地开放边界和关税自由贸易。

相反,川普支持社会保守主义——未出生的人不被杀害的权利,以及司法任命﹐坚持法官应按书面解释法律的原则,而不是根据当时的社会风气和个人喜好来制定法律。

川普奉行保护和促进公民社会的政策——家庭和父母的选择;信仰组织和志愿协会;宗教自由和良心权利。 他追求的是自己国家的利益,就像他认为其它国家领导人所做的和应该做的那样,反对从美国工业中心地带向中国输出工作岗位、从其它国家进口廉价劳动力﹐而不顾美国就业利益的反劳工、压低工资的政策。

他反对国际劳工套利政策,劳工历来反对这种政策,但两党都支持。他寻求恢复美国的权利,就像所有国家一样,控制自己的边界。

川普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与试图将美国的意志、信仰或制度强加给世界其它国家的政策是相反的。他没有试图在其它国家“输出民主”或参与其它国家的“国家建设”。他反对一种全球化,即国家主权服从跨国组织中未经选举产生的官僚的意志。

他希望在平等、公平的条件下与其它国家进行贸易,而不是把商店拱手相让。他希望结束美国一直在打的、没有直接国家利益、没有明确出路的“无休止的选择”战争。他认为并告诉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比如北约的领导人,他们需要为自已的防卫付出一份力量,而不能完全依赖美国。他想与中国和其它国家进行贸易,但不是在不对称的条件下进行,因为这种不对称的条件导致了知识产权被窃取。

在中东,总统运用他的谈判技巧重新审视了过去半个世纪陈腐的愚见。他拒绝了这样一种假设,即除非先解决巴以冲突,否则该地区就无法实现和平与进步。该地区以外的外交官和外交政策“专家”都认为﹐以色列将自己的安全和利益牺牲给腐败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小集团,这些恐怖分子利用由此产生的否决权,撤销了任何和平协议,使任何规模的犹太国家都无法存在。

在该地区,川普的倡议在六周内达成了三项和平协定,引发了人们的深刻反思。正如一名以色列阿拉伯记者哈立德‧阿布‧托梅赫(Khalid Abu Toameh)所说:“我们错了,在以色列问题上是错的。”

未来的方向

无论直接结果如何,这次选举以及川普在过去四年中取得的成就,已经明确并帮助创造了一条前进的道路,可以重新调整共和党的方向,或者为保守派的替代方案铺平道路。

这次选举明确拒绝了基于种族的分裂、假仁假义和极端主义政治,这表明民主党人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赢得了胜利,但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政策和政治。

与民调和预测相反的是,川普看来在所有人口结构中都取得了创纪录的票数——包括黑人和西班牙裔——除了白人男性。这平息了保守派由于白人选民比例下降而注定要失败的“人口结构就是命运”的说法。对一个多种族政党来说,这显示出政治上的真空,这个政党对工人阶级的利益、对家庭、信仰、地方、对社区和国家的利益都有清醒的认识。

正如哲学家和法律学者罗伯特‧乔治(Robert P. George)(并非总统的粉丝)所指出的那样,川普将共和党改变成了另一种类型的政党:社会上的保守主义和经济上的民粹主义。共和党已经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了,民主党也重新调整和发展了他们的新的基层和类型,成为一个由非常富有和非常贫穷、有资历的人和富人组成的政党。

现在,它是一个意识形态上的虚假公义、社会和性自由主义、婚姻家庭衰落、拒绝国家及其历史和公民利益的政党。

共和党仍将是一个联盟,但它正逐渐成为一个多种族和工人阶级保守主义的政党,正如奥伦‧卡斯(Oren Cass)所说,是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反映了大多数人的观点和利益。

原文What Trump Achieved-And the Way Forwar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是夏威夷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荣誉退休教授,曾是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教授、副教务长。他是《社会正义不是你想像的那样》(Social Justice Isn’t What You Think It Is)一书的合著者,并且在社会福利政策、职业道德和美德伦理学方面有大量著作。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