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之子勾结中共新证据:两次收中企600万美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0日讯】美国大选前,拜登家族与中共的多年利益输送关系被大量曝光。参议院委员会11月19日发布拜登之子亨特勾结中共新证据,称亨特于2017年两次共收取中企600万美元现金转账。

美国参议院委员会19日发布了亨特海外商业交易最新报告,这份长达5页的报告,是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共同发布的调查报告之补充材料。

最新报告主要是针对前联邦官员约翰·罗宾逊·沃克(John Robinson “Rob” Walker),他被称为亨特的“长期商业伙伴”。

沃克也曾是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的商业伙伴。波布林斯基日前出面证实亨特的“电脑门”事件,并提供多项证据时,沃克警告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不要公开他们的商业往来信息。

根据波布林斯基提供给《福克斯新闻》的一段录音,沃克这么说:“哦,托尼,你(这么做)会葬送掉我们所有的人,老兄。”

根据参议院委员会19日发布的报告,沃克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布什(George W. Bush)两任总统手下工作,并担任过克林顿的重要竞选助手。他独资拥有了罗宾逊·沃克有限责任公司(Robinson Walker LLC)。

报告中引用了波布林斯基提供的2017年5月21日的WhatsApp消息。据机密记录显示,在2017年2月23日和2017年3月1日,各有一笔300万美元的电汇存入了沃克的银行账户,付款方是总部位于上海的国能香港有限公司(State Energy HK Ltd)。

报告称,目前仍“不清楚这些款项背后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最终受益人是谁”。但是,这些现金转账是沃克与中共政府之间的直接联系,由于他与亨特的密切关系,因此,这也被认为是亨特财务规划上与中共政府之间的又一次联系。

亨特与中共的“可疑金融交易”

“国能香港有限公司”隶属于叶简明领导的华信能源,据报,叶简明在2018年初被拘押并失踪之前,与中共军方和情报部门有关联。

根据参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和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9月发布的报告,叶简明曾在2003年至2005年,担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协会(CAIFC)副秘书长。

据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018年的报告,CAIFC协会是中共军方前总政治部(GPD)操控的组织,总政治部是中共控制军队机构的内部政治机关。GPD在2016年被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取代。

格拉斯利说,“如果综观现有的证据,很明显,CEFC打算在美国取得进展,扩大业务,并利用亨特及其商业伙伴来达成意图。在这过程中,CEFC拟在美国政策和舆论施加对其有利的影响,并获得与几位美国政客接触的机会、试图讨好对方,以拿到潜在的商业交易。”

报告详细介绍了亨特与中共政权、军事、中国个人以及其它对外国商业活动的“可疑金融交易”。

报告发现,亨特至少从2009年开始与中国个人发展业务联系,那一年他与人共同创办了美国投资和咨询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这些经济联系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快速发展,并在他卸任后持续成长。

拜登胞弟及儿子或是中共代理人

波布林斯基10月公布的电子邮件和其它记录显示,他本人、沃克、亨特,以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兄弟吉姆,都是一家名为奥尼达控股有限公司(Oneida Holdings LLC)的合伙人。

参议院委员会最新文件显示,奥尼达控股达成了一项协议,寻求涉及“基础设施、能源、金融服务和其它战略领域”的“全球和/或国内”项目,资金则由叶简明和另一位华信能源高管控制的公司来提供。

在公布记录后,波布林斯基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沃克曾试图让他保持沉默,并暗示拜登可能秘密持有奥尼达控股公司10%的股份。

11月19日的最新报告称,除了与沃克的WhatsApp信息外,波布林斯基还向参议院委员会提供了2017年10月的对话信息,其中亨特讨论了叶简明在俄罗斯的商业交易。

报告表示,这些交易包括华信能源计划支付90亿美元购买俄罗斯国有能源公司“俄罗斯石油集团”(ROSNEFT)14.2%的股份,同时“(华信)与俄罗斯国有VTB银行,签署了50亿欧元贷款协议,以为此次收购提供资金”。

“亨特登告诉波布林斯基,虽然他‘没参与俄罗斯的那场烂摊子’,但他亲自与叶简明‘讨论了俄罗斯石油集团的交易’,并熟悉这笔交易,包括叶简明‘激怒了⋯⋯因此被处死了’。”报告称。

报告说,新的记录证实了拜登家族与中共政府之间的联系,以及亨特的商业伙伴与俄罗斯政府之间的联系,并进一步支持了委员会9月23日报告的结论,即这种关系引发了反情报和勒索的担忧。

美国联邦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11月9日敦促司法部(DOJ)调查亨特和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是否应该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并确定二人在与华信能源公司(CEFC)的交易过程中,是否遵守了《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

格拉斯利在信中说,亨特和詹姆斯的行动,作为华信、叶简明和其他与华信有关官员的代表,潜在地使他们成为中共政府的代理人。

美国政府1938年颁布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要求代表外国实体从事政治活动,或其它活动的外国政府和实体的代理人,披露其关系和活动细节。

亨特扮演了中共“代理人”的角色

根据大纪元10月份的调查报告,2007年拜登家族,随着拜登在美国政治地位的攀升,开始了与中共之间的交易,亨特在交易中扮演了“代理人”的角色。

2008年至2009年,亨特分别与美国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和克里的顾问亚彻(Devon Archer)创办了两家咨询公司。而这两家公司在与中共之间的交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游走于美中权贵和商界大亨的台湾商人林俊良(Michael Lin)的介绍下,亨特的公司与中共金融机构开始了“相互了解”,也开始了“探索商业合作的可能性”。

2012年2月,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与时任副总统拜登会面。同年亨特的咨询公司为美国能源新创公司拉来了一笔来自中国的12.5亿美元的投资。

2013年12月,亨特随父亲拜登出访中国。很快,亨特就敲定了拜登家族与中共的第二笔大生意,他通过与中方联合成立的渤海华美(BHR Partners)私募基金,得到中共15亿美元的投资。

2014年10月,拜登在哈佛大学演讲时公开表示,他希望中共在经济上“成功”,还说这“符合美国的利益”。

川普(特朗普)总统多次公开强调“…中国每年从我们国家拿走5000亿美元用于重建中国。并且发誓要通过贸易协议和增加关税创造公平竞争的条件。

川普总统所说的5000亿美元,是指美国平均每年从中国进口大约5000亿美元商品。此前川普也多次强调,中共加入世贸组织后,利用美国的金钱重建了中国。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是民主党养肥了中共。 川普总统也多次指控亨特与中共当局有联系,又形容如果拜登胜选,中国(共)“将会拥有美国”。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