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如何去掉电子游戏瘾的?

文: 石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4日讯】“晚上十点儿子还在玩儿游戏,越说收手机,他越抓紧玩儿,手指都痉挛了,气得我把手机抢过来摔了,过后我和孩子都很难受。”一名身为中学校长的父亲说,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明知道不该这样做,当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样的手机争夺战在很多家庭都发生过。

在这位校长看来,手机让孩子更孤独、更封闭,生活在自我的世界中。另一位父亲无奈地说:他刚上初二的女儿疫情以来在家“刷剧”,变得物欲很强,常说自己怎么不是富二代?咱们家怎么没在上海买豪宅?

手机、游戏已经侵入了我们的生活,占据了太多的时间,严重的影响到亲情关系。据统计,中国已有8亿多手机短视频用户,日均看短视频的时间为110分钟,有15%的新网民是为了看短视频而上网。另有超过4亿人玩网络游戏,平均每人每天玩将近半小时,学生及中年白领是最主要的重度使用者。也就是说,一旦染上游戏瘾,可能从小一直影响到中年。

现在孩子接触手机也越来越早,甚至幼儿一哭闹,家长就递过手机,这招儿通常很灵。如果孩子从小就养成对手机的依赖,长大了怎么能放得下?现在很多家长对沉迷于手机和游戏的孩子束手无策,也是与家长的溺爱、社会大染缸的污染有关。

这一瘾好的可怕之处在于,它控制人,操纵人,让人欲罢不能,它本身就是败坏人类的思想,是名副其实的精神鸦片,而中共却把游戏当作一大产业鼓励它发展,对网络上的黄赌毒也不加监管,任其泛滥。一位体制内人士曾感叹:大家都玩游戏,也就没时间思考了,没时间想别的事了,这正是共产党所希望看到的。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修炼法轮大法如何能帮助人清醒过来,从内心认识到游戏的危害,走出游戏魔窟的。

戒掉八年游戏瘾

希腊女子索菲亚从2004年开始沉迷于网络视频游戏,甚至每天玩16个小时还不过瘾。后来,她有机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但重新玩游戏的念头一直挥之不去。2013年初她又启动了游戏,但却不像以前那样上瘾了。“慢慢的,我发现这些网路游戏平台非常怪异,甚至无法在电脑游戏前坐稳半个钟头。”索菲亚说:“因为任何时候只要一开始玩,我的眼睛会感到刺伤般的痛,而且身体被一种非常恶心的感觉包围住。最后,我决定退出网路游戏。从此,我感到非常开心。”

修炼大法让索菲亚成为拥有一个全新的自我,戒掉了游戏瘾,找回了久违的健康,恢复了和家人几近断绝的亲情。有缘成为师尊的弟子,她深感幸运:“法轮大法像尘世中的钻石,无比珍贵。”

索菲亚参加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晨炼(明慧网)

“戒掉电子游戏瘾后感觉很轻松”

10岁的迈克尔(Michael Wang)参加了2018年加拿大多伦多明慧学校夏令营,明慧学校一直以来都是强调不要玩电子游戏。迈克尔说:“我是去年才彻底戒掉的,妈妈一直在告诉我不能玩电子游戏,我也知道那东西非常不好,因为我每次玩完后都会很暴躁,总控制不了自己要做一些坏事,如偷东西啊,跟别人打架啊等等。我不想被魔控制,所以我下决心要戒掉。”

“开始的时候有点难,有时很想玩的时候我就到外面的广场去跑步,有时散步,心情好点就回家。我坚持了两个星期,最后戒掉了,就再也不玩了。戒掉游戏瘾后我整个人很轻松了,不容易发脾气了,爸爸妈妈也觉得我乖了。”迈克尔说。

迈克尔在参加集体学法(右一)(明慧网)

11岁的戈登也来参加夏令营,他说:“之前就听妈妈说过玩游戏不好,我就不玩了。我四年级的时候曾经在一间公立学校里上学,学校在中午休息时间提供电脑给学生玩电子游戏,我有一次玩了十分钟,玩完后我开始头疼,发晕,身体发热,出虚汗。自那以后我就没再玩过电子游戏了。在明慧学校大家都不玩,也就想都不想了。”

2018年加拿大多伦多明慧学校夏令营,戈登(前)参加集体炼功
(明慧网)

十四岁的塔拉﹒麦克多纳来自德国,从小就跟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功,她说:“有段时间,我也玩一些电子游戏,感觉到了这些东西越来越不好。后来我把游戏都卸载了,家里电视也坏了。当然要完全摆脱这些并不容易,有了这种愿望,也感到当我沉迷于游戏之中,就会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因此试着尽量少看电视和玩电子游戏。刚开始很困难,后来就觉得并不那么难了。”

塔拉在学校成绩很好,在班里也有很多朋友,老师也将她作为班级榜样介绍给其他孩子。“学习对我来说比较简单,这要感谢修大法,可以集中精力学习。”

十四岁的塔拉来自德国,从小就跟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

事实上,电子游戏瘾是一种瘾好与强烈的执著,背后是非常不好的带有魔性的东西,对人身心非常有害。一位法轮功学员是这样教育爱玩游戏的孩子的,她说:“游戏上的人物虽然是虚拟的,可是它也有生命啊,你把它杀死了,它会找你讨债的,你造业要还啊!”听后孩子不再玩了,有时间就学法轮大法,还让妈妈把电脑、手机设上密码,严格要求自己。妈妈出门办事时,他就自己在家写作业,不用人看管。

网瘾少年迷途知返

2019年明慧网刊登的《青年大法弟子:做俗世净莲》一文中,一位30岁的法轮功学员说,我小时候就和父亲开始修炼法轮功,老师和身边的大人们都认为我是一个老实、孝顺、善良的孩子。

上了初中以后,偷偷去网吧玩游戏,母亲为我操透了心,对我怎么批评教育,我都不知悔改,而我的学习成绩可想而知也是一落千丈。上了高中后,玩游戏的恶习一直伴随着我,学法修炼基本荒废了。我的学习成绩已经从名列前茅下降到倒数几名了,父母对我非常的失望。

直到有一次,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来到我家进行了一次修炼交流活动,当时听到同修们在正法修炼中,正念正行,助师正法反迫害的经历,我的心被触动了,我看到了自己和精进的同修的差距,知道了正法修炼的形势如此紧迫,我应该真正认真对待修炼了。

从那以后,我下定决心不玩游戏了,把电脑的游戏全删除了,把光盘扔了。随着每天坚持学法,想玩游戏的执着心越来越淡了,听着身边的同学谈论玩游戏的事情,我再也没有留恋。从那时候一直到高考,我再没玩过游戏,彻底解决了游戏瘾对我的毒害。

随着在法轮大法中精进修炼,自己感到学习状态也变好了,头脑更加清晰,更有智慧,上课注意力更加集中,各门课程学习起来更加毫不费力。学习成绩很快有了非常大的提升。只用了一个学期,我就在期末考试中在年级排名进步了五百多名,取得了当时那一学期全年级最大的进步幅度。由于进步巨大,年级组还给我颁发了一个“飞跃进步奖”的奖状。

现在社会上青少年玩游戏上瘾的问题已经成了让很多家庭头疼的问题,很多家长找不到什么好办法让孩子远离网络游戏。作为一个曾经深陷其中的人,我深深地知道,只有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想改变自己才能真正摆脱游戏的诱惑,而靠任何强制和管教都不能改变人心。修炼了法轮大法,使我真正发自内心的想要做一个好人,想要改变自己不好的行为,对自己,对身边的人负责。

魔难之后的醒悟

2019年明慧网《年轻学员从新走回修炼的经历》一文说,我从小跟妈妈修炼法轮功,上学后迷失在玩心和享受中,大学毕业后还沉迷于游戏不能自拔,一玩起来就是好几个小时,手机没电了就边充电边玩,玩的手指酸痛、眼睛酸胀才罢休。玩的饭不想做,家务不想干,觉也不想睡。

我知道这个状态不对,可是游戏吸引力太大,自己总是控制不了。后来我睡觉都一直梦见自己在打游戏,休息不好,白天甚至出现了幻觉,听见汽车声就以为是敌人开车来了,看见飞机飞过就觉的是游戏里的物资空降包要来了。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不能继续玩下去了。决定戒掉游戏,可是非常的难。卸载了又下载,一直没能彻底戒掉。

25岁时,我怀孕八周却不幸流产,这一打击让我重新思考人生。“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师父。我开始听大法歌曲,听着听着,我就不自觉的流泪了,想到自己浑浑噩噩的荒废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十分后悔。我明白只有法轮大法能改变我的现状。”

经历了这次魔难,我下决心真正走入修炼,不能再错过这个机缘了。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两个月左右,我就发现之前强烈的游戏瘾再也没有出现过,一点也不想碰了,看着丈夫玩,我也没有想玩的心了。现在想想,自己当初因为好奇心和为了追求精神刺激而玩这种暴力的、为了自己游戏中的利益而杀人的游戏,头脑中装满了这种自私、暴力、邪恶的念头,还占用很多宝贵的时间,搞的生活一团糟,是多么的不应该!

我脱离了魔窟

明慧网《去掉对电脑游戏的执著》一文中,一位青年大法弟子说,回想过去,从接触到沉迷的过程,投入时间长达十多年之久,在游戏里面购买虚拟道具的金钱方面也耗费巨大,为的是满足个人在游戏世界里的追求,想让人刮目相看,无限度的膨胀着人的欲望、攀比心、妒嫉心。

修炼法轮功之后,我也没能放下对游戏的执著,学完法第一念就是:放松一会,玩几局游戏再接着学,一玩就是几个小时。过后,发现已经累的不行了,躺一下吧!一躺又是几个小时。一天的时间几乎所剩无几,那明天再学吧,今天没时间了,再玩一会就睡觉吧!每天皆是如此,迷在虚拟当中,没有丝毫觉的不妥。

于是有一天,我在玩游戏时突然肚子疼痛难忍,不是拉肚子那种想上厕所的疼痛感,而是当今医学所说的肠道疼(上火症状),疼的我躺也不行,坐也不行,严重影响在游戏上的发挥,没办法了干脆休息一下吧,不玩了!不玩立刻就好些了,不那么疼了。当时还不悟,因为刚得法,学法不深,对大法还处于感性认识上,知道大法好。那就休息一会吧,身体舒服点了,那就再玩一会游戏吧,一打开游戏,那种好像被别人重重打了一拳的感觉又袭来,我捂著肚子强忍着,不行了,想着这也太上火了吧,决定去喝几包降火茶,就这么一想,马上就口干舌燥了,还伴随着干咳,真来了上火症状。喝过后躺下睡了一会,醒来果然身体轻松了,好了过后目光又不由自主投向了电脑,玩一下吧。不想还好,一想疼痛感又上来了。

这样来回折腾了几个星期,去医院走了一轮检查,结果啥事都没有,就是难受。折腾了这些天不能玩游戏,突然感到游戏瘾也没那么大了。在不玩游戏期间,那真是空出了一大部分时间,既然有时间那就看看师父讲法视频吧,看着看着,边看边流泪,师父的慈悲让我知道了原来修炼如此严肃。来来回回的这些天,体悟到了师父用心良苦的安排!

自从那天开始,我决定放下电脑游戏。可是谈何容易?思想一闲下来,那玩游戏的心又往上冒,我强忍着,不能去玩,心却被牵着,满脑子是游戏,那种感觉真的像是被地狱的烂鬼往下拉,像有一个东西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不会离开我的,你不是想要排名吗?你还有很多高级的装备还没得到呢,我告诉你怎么得到,在什么什么地方……那几天真的难受极了,只要思想空闲下来,游戏场景就往大脑里灌,我受不了了,立刻发出强大一念,不!我就要离开你!我不需要你了!我决定把所有游戏程序全部删掉!这下安静下来了,周围变的鸦雀无声。

我认识到:电脑、网络,到处充斥着魔窟,沉迷于此就如同掉入无尽深渊,低灵烂鬼饥渴的吸食著堕落者的精华;电子科技高速发展给人类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却给本来脆弱的精神世界来了一次最彻底的摧残,把人类又一次推向地狱。

我知道我脱离了这个魔窟,那以后我把以前玩游戏的时间用来大量学法。从法中体悟到法的内涵的同时,渐渐的,游戏对我的牵制也变的忽有忽无了,但思想中时不时还反映出来,但比以前已经弱了很多。因为每天学法都有新的认识,这部分提高的感悟将思想中对游戏的执著渐渐清除了。那种发自于内心的不想玩,而不是强忍着不玩,那种感觉无以言表,妙不可言!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