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乔‧拜登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张紫珺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正如我在前些日子的专栏中所言,根据公开呈现的证据,在乔‧拜登(Joe Biden)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拜登家族就可能是一个国家安全威胁。且我们甚至尚未看到据称被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遗弃的笔记本电脑上的所有证据。

倘若拜登家族入主白宫,之前所有使其成为国家安全威胁的问题不仅会再次浮现,还会由于拜登的职务权力更大,影响更深,而使威胁变得更严重。

即使不考虑拜登家族在中国、伊拉克和乌克兰等国的不正当商业交易,重大安全问题仍然如影随形。

无妨直言,亨特‧拜登是勒索目标。 基于之前笔记本电脑披露的内容,几乎毋庸置疑,小拜登会成为外国情报部门的首要目标——这还是假定他还没有被收买的情形下。

拜登任人唯亲一直是个“公开的秘密”

拜登家族的裙带关系一直是华盛顿最大的公开秘密之一,众人皆知。人们对此议论纷纷,主流媒体亦做了相关报导。但后来却不了了之。

早在2012年,拜登在奥巴马政府主管伊拉克事务期间,有多篇新闻报导,吉姆‧拜登(Jim Biden)获得了一份价值15亿美元的建筑合同,报导中简短地问了些“令人忧虑的问题”。尽管吉姆‧拜登此前并无建筑行业的从业经历,这件事情还是发生了。

然后,2014年4月,亨特‧拜登实际上被赠予了一个薪水极高的公司董事会成员职位,该公司是一家名为“布里斯玛”(Burisma)的乌克兰能源公司。此事发生在其父被任命为为奥巴马政府乌克兰事务最高负责人之后不久。当时,接连有几条新闻试探性地指出,小拜登完全没有能源行业方面的从业经验。

尽管吉姆‧拜登缺乏建筑行业经验,亨特‧拜登亦没有能源行业的专业知识,但他们却公开揽下了利润丰厚的商业交易和高薪的董事会职位,个中原因不言自明。这些和任何技能或工作经历关系不大,反倒跟他们的姓氏更有关系。

在当时,这种事情看起来很糟糕,所以不少人提出质疑。但每当有不识趣的记者敢向乔‧拜登问及这些明目张胆的利益冲突时,他都有一个标准的应对伎俩,多年来一直得逞。

副总统会大声否认,称根本不存在这些利益冲突,并宣称他从未与家人讨论过这些外国商业交易或工作。拜登会声称,自己与这些事情毫无干系,家族内部从未谈论过这些事情,于是这个问题又会平息下来——至少能平静一段时间。

这种辩解一直都很荒谬,现在有了那台笔记本电脑以及托尼‧波布林斯基等吹哨人所披露的信息,就更显荒谬。

尽管最近有了这些进展,对于这些重要的问题,拜登还是顽固地拒绝提供任何新的回复。他越来越愤怒地否认,然后迅速地转移话题。

拜登:中共政权的积极吹鼓手

曝光的丑闻越多,乔‧拜登受北京政权不当影响的可能性就越大。他一直是政治精英建制派最积极的中共吹鼓手之一。

自从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在1972年对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当年恰好是拜登首次进入美国参议院)以来,开拓中国广阔市场的愿景就一直在华盛顿和华尔街的美国政治掮客们的脑海中飞舞。

目前的大瘟疫、香港民主抗争被打压、新疆维吾尔人的遭遇、NBA的怯弱等等,都是某些人的贪婪而导致的严峻现实。美国政客和企业对真正的暴君卑躬屈膝,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这种卑劣的行为直到今年才引起人们的注意。

直到唐纳德‧J‧川普(特朗普)(Donald J. Trump)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美国才对中共在美国和其它地方进行的颠覆活动进行严厉地反击。

几十年来,美国的关键产业都被外包到如中国等其它国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凸显出这个重大国家安全问题,现在川普总统开始实施与中共脱钩,将这些产业带回美国,此举已是刻不容缓。

川普这一鲜明政策,是美国国会、华盛顿智库和华尔街游说机构的众多政治精英们极力阻止的。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些人负责解体美国工业并将其转移到中国等地,从而获得了相当丰厚的酬劳。

拜登已经明确表示,倘若他在白宫主政,他将全力反转川普对伊朗、俄罗斯以及可能对中共的所有外交政策。

仅仅因为这一点,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川普必须在法律挑战中获胜,乔‧拜登永远不能成为总统。

拜登承诺全面反转川普的所有关键政策

拜登毫不避讳地吹嘘自己入主白宫后会有何行动。他将开始彻底反转过去四年来川普的每一项关键政策,其后果将触目惊心。

举个例子,在拜登的任期内,很难看到以色列与其阿拉伯邻国之间新签订的任何一项和平协议得以延续。他决意通过重启伊朗协议,再次拥抱伊朗。

拜登还跨口说要彻底反转川普的移民政策,停止修建边境墙,并再次开放边境。

在经济方面,拜登的顾问正在谈论全国持续封锁4至6周。此举将搞垮正在复苏的经济,也许会令经济从此一蹶不振。

当然,根据《宪法》,拜登没有权力下令全国封锁,正如他没有权力实施他常挂在嘴边的全国强制口罩令一样。但我们都知道,此时蓝州州长和大城市民主党市长们会对他惟命是从。

因此,绝对不能让拜登进入椭圆办公室。在12月14日,即选举人团投票日之前的未来几周,将是决定我们国家——以及世界其它大部分国家命运的关键。

原文Joe Biden Poses a National Security Risk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赖恩‧凯茨(Brian Cates)是德克萨斯州南部的一位作家,是《没有人问我的意见……但无论如何,我的意见就在这里!》一书的作者。推特账号:@drawandstrike。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