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监委高官王世英被迫害致死之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王世英,山西洪洞人,早年就读于太原国民师范学校。1925年2月加入中共,同年8月成为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曾长期从事中共情报工作,属于中共高级特工。担任过中共上海中央执行局军委委员,中共上海临时中央局军委代理书记,中共华北联络局(北方局情报部)副局长,中共中央军委敌军工作部部长,晋冀鲁豫军区敌工部部长,华北军区敌工部部长等职。1949年10月中共夺取政权后,当过山西省省长、省委书记、中央监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等。

王世英挨整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反对毛泽东跟江青结婚;二是反对康生胡乱整人。

1966年5月,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之后,毛泽东的妻子江青,成了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实际的负责人,康生成了中央文革小组顾问。江青和康生都是蛇蝎心肠,王世英自然在劫难逃。

王世英反对毛泽东娶江青

王世英,山西洪洞人,早年就读于太原国民师范学校。1925年2月加入中共,同年8月成为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曾经是中共高级特工。1949年10月中共夺取政权后,当过山西省省长、省委书记、中央监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等。

1938年,延安传出毛泽东要和江青结婚的消息。当时,正在延安中央党校学习的王世英大感惊讶。王世英曾在上海中央特科工作,对江青的底细很了解。江青从山东戏剧学校毕业后,在上海演戏,名叫蓝苹,顶多算个三流演员,风流韵事很多,在上海滩很轰动,被国民党抓捕过,之后又放了。王世英纳闷,江青怎么跑到延安来了?她怎么能和中共最高领导人结婚?

为保险起见,王世英在延安的中央大礼堂开会时,专门回过头来看了看江青,以确认是不是蓝苹,一看,果真是上海那个。王世英马上找到曾在上海、天津特科一起工作过的同事陈雷,讲了江青在上海的事。随后,又在中央党校的学习小组内讲了江青在上海的历史,建议大家联名给中央写信,劝毛泽东不要和江青结婚。信写好后,王世英带头签名、按手印,其他一些人也签名、按了手印。但是,他看到签名的人太少,就把曾经和他一起在上海、南京工作过的地下党员的名字也写上。这些人签了名,没手印怎么办?他就将他的十个手指、十个脚指全用上,代替他们“按手印”,然后,将联名信上交中共总书记张闻天。

当时,张闻天、周恩来、刘少奇等都反对毛泽东跟江青结婚。在安徽南部的新四军军长项英打来电报表示:此人不宜与毛泽东结婚;江苏省委负责人刘晓也打来电报说,江青在上海跟国民党特务崔万秋有往来,怀疑蓝苹是国民党派来的秘密特务。

张闻天接到王世英的信后,感到问题严重,综合上述多人的意见后,以个人名义,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很婉转的说,你跟贺子珍合不来,离婚,大家没意见,再结婚也是应该的,但是否同江青结合,望你考虑。因江青在上海是演员,影响比较大,这样做,对党对你,都不大好。信是由警卫员送去的。毛泽东看信后大怒,当场把信撕了,说:“我明天就结婚,谁管的著?”第二天,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摆了两桌酒席,真的跟江青结婚了。

当时有一个中共高官积极支持毛、江结婚,这个人就是康生。康生与江青都是山东诸城人。康生出生于一个有钱的大家族,据说江青的母亲曾在康生家当过佣人,他们可能早就认识。在延安时期,康生因为此前曾经照顾过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成了毛最信任的人之一。1937年,毛岸英经法国到苏联时,就是康生把他从法国接到莫斯科的。当时,康生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副团长。毛岸英从小缺少人关心,康生对他嘘寒问暖,让他非常感激,这些信息传到毛泽东的耳朵里,给毛留下深刻印象。1937年11月底,康生回到延安,被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得知毛泽东想和江青结婚时,康生立即站在毛的一边,并证明江青政治上没有问题。这使江青和毛泽东都很感激。王世英反对毛泽东跟江青结婚,等于跟江青结了冤。

王世英反对康生乱整人

1942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中华民国临时首都重庆经常遭日本飞机的狂轰乱炸。中共的老巢延安却一直没有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这使得毛泽东有条件发动延安整风运动,以确立毛泽东在中共党内的绝对领导地位。依靠谁来整风呢?康生是最佳人选。康生在莫斯科亲历过斯大林发动的大清洗,他本人在莫斯科就直接整过在那里的中共代表团成员。

延安整风开始后,作为中央社会调查部部长,康生认为延安“特务如麻”,特别是从国民党统治区来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都被怀疑是特务。康生专门搞了一个所谓“抢救失足者”运动,通过批斗会、诱供逼供、关禁闭、施酷刑等手段,“挖出”大量“特务”。短短十几天内,有的单位竟抓出1000多个“特务”。据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回忆,抢救运动中,“延安80%的知识分子上台‘坦白’,被‘抢救’成特务,结果这些人中,一个特务也没有!”

1943年下半年,王世英写了《关于请求中央纠正抢救失足者运动过左问题的报告》。指出:一大批人根本不是特务,却被当成特务受到打击迫害,并为已被定性为特务的童陆生、余宗彦、白天(魏巍)等六人申诉。这一下触怒了康生。康生在中央总学习委员会上指著王世英的鼻子,说他是“大自由主义者,想逞英雄”、“成天保这个、保那个”、“你王世英有几个脑袋?”还在中央党校上千人的干部大会上,指使人公开污蔑王世英是特务。据王世英之子王敏清回忆:“父亲只是抽烟,什么话也没说,回来跟我母亲讲,康生真不是东西,像疯狗一样乱咬人。”毕竟当时是战争年代,如此大抓特务,会失去人心,经过一段时间后,“抢救失足者”运动的狂热慢慢消退,王世英暂时躲过一劫。

1962年,王世英与康生的矛盾再次激化。当时,康生是分管组织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书记,诬陷国家五矿进出口总公司经理王超北是“内奸”,把他关进监狱。王世英得知后,立即向康生说明情况,称王超北抗战时期在他手下做了很多工作。在中共最困难时期,把电台等奇缺物资运到延安,现在不需要了,就一脚把人家踢开,太伤人心了。但是,康生却毫不理睬。为了保护王超北,王世英继续与康生斗争,多次给中央组织部写材料。康生很生气,双方常常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

王世英文革中被打倒

1966年文革爆发,中共第二号人物、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打倒。刘少奇当年是中共地下党的最高领导,王世英曾是他的部下。1962年,王世英成了中央监察委员会专职委员,刘少奇分管中监委,王世英又成了他的部下。打倒刘少奇,必然要打倒王世英。于是,王世英成了中监委重点挨整对象。

1966年9月,中监委的第一批大字报出来了,矛头直指王世英。中监委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王世英专案组”,动不动就把已身患重病的王世英叫去逼问,搞得王世英疲惫不堪,苦不堪言。1967年春天的一个晚上,王世英把儿子王敏清叫到跟前,说想给周恩来写信,因为过去的历史,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于是,由王敏清代笔写了一封信,把他和康生斗争的前前后后都写了,认为康生这么整他,是想杀人灭口,希望周恩来派人过问。

此后,王世英一直惦记着这封信,每当有人敲门,便立刻起身问,是总理派来的吗?然而,却一直没有收到周恩来的任何回音。有人说,这封信落到康生手上。康生对王世英早就怀恨在心。现在,他是中央文革小组顾问,深得毛泽东和江青信任,有权有势,对他整的更凶更狠了。

王世英的儿子王敏清回忆说:“造反派闯进了我家,大喊‘王世英!站起来,交代你的罪行!’后来就冲着父亲脸上啪啪的挥巴掌……还有所谓的‘车轮战’,白天晚上不让你睡,怎么难受就怎么折磨你。”为了胁迫王世英说刘少奇是“叛徒”,江青亲自策划并批准了对王世英实行“监护”审查。王世英的家再次被抄,连屋顶都翻了。家里的存款、书籍、手表等贵重物品被一掠而光,暖气和自来水都停了。

王世英被迫害致死

1968年1月17日,王世英在病床上写下这样一篇日记:“为党的事业奋斗了几十年,临老说我是混进党的反革命分子,我死也不能承认!”2月15日,王世英病情恶化,住进日坛医院,接受放射治疗,但仍为在押重犯,没有任何自由,经常在病房内遭到审讯和人身侮辱。

“王世英专案组”一次又一次逼他写刘少奇是叛徒的材料,但得到的回答却是:“你们要的东西,枪毙了我也写不出来,我没有什么可写的。”1968年3月23日,他还向关押他的两名军人大喊:“康生有问题。”为此,江青大发雷霆。

直到临终前,王世英在插著氧气管、输著液的情况下,仍遭到审讯。1969年3月26日,王世英含冤去世,终年63岁。王世英去世后,造反派不许家人保留骨灰。时至今日,王世英的骨灰盒里没有骨灰,只有他生前的一副眼镜和他1962年痛斥康生的一首诗。

结语

著名作家聂绀弩晚年反思说:“当年,我要是知道共产党是今天这个样子,我决不会参加的。”这个反思是非常深刻的。1949年前充当中共特务打入国民政府内部的人,1949年后几乎全部挨整。这深层的原因、教训,值得深刻反思。最基本的有两点:第一,颠覆中华民国是历史性的错误;第二,中共本质上是一个“假、恶、斗”的邪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