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翟东升视频被删黑手是谁? 专家解析蓬佩奥下一步计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1日讯】翟东升视频制作人遭死亡威胁!视频被油管删除,背后黑暗势力联手?嘉宾披露国务卿蓬佩奥下一步计划?|热点互动 12/10/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10号星期四。本期节目我们继续来讨论YouTube推出的最新审查大选舞弊内容的这样一个新政策,以及德州诉讼的最新发展。那么在YouTube昨天推出这个政策之后,今天一位知名自媒体人的一个热门视频就被YouTube拿下。而这个视频并不是有关大选舞弊的。那么今晚我们很高兴请来知名自媒体人曾铮女士来跟我们分享她的经历。曾铮女士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你好曾铮。

曾铮:方菲、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你今天连线参与我们的节目。那么今晚节目的另一位嘉宾是特约评论员林晓旭先生,晓旭你好。

林晓旭:方菲你好,曾铮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好的,那我们还是先请曾铮女士来谈一谈,就是和这个视频有关的她的一些经历。曾铮我们知道这个前两天,你制作的这样一个加了中文字幕的视频,就是翟东升的这个视频,在社交媒体热传。而且呢被美国的福克斯新闻的知名主持人拿去,在他的节目中详细的一段一段放,而且分析。那么最后还被川普总统还转推福克斯的这样一个报导。所以先跟我们谈一谈,你是怎么样发现这个视频,然后发现过程和制作过程跟我们说一下。

曾铮:发现其实也是一个很偶然的一个不经意的机会,我是在看到一个推友,他贴了一个链接,那个链接点过去是一个国内的微信的一个平台。然后呢里面有一个大概,对,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翟东升的讲话,大概是差不多7分钟。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他讲这些话,让我觉得满震惊的。因为他在那么一看就是个很公开的场合,然后他去吹说我们在美国上边有人,然后底下哈哈大笑。

然后他甚至后来提到了,就是拜登的儿子有这个全球基金,谁帮他建的基金啊,呵呵大家又大笑。好像所有的中国人民都已经知道了,是中共帮他建的基金,所以中共谈起来这个事情,就是说信心满满,而且非常得意。那意思就是说,拜登已经被我们拿在手里了,你看他的儿子的基金都是我们帮他建的。然后他自己还补了一句这里面都有很多交易,大家明白吧,大家又笑。

那我就觉得非常震惊,但是因为我是做媒体的,也是做记者出身的,所以非常自然我就去求证这个事情,我就发了个私信去问他这个人是谁,是在什么场合下说的这个话。然后他说,他说我也不太清楚,他好像说他叫李东升吧,因为他自己其实在视频里他自己说翟东升,但是他给听成李东升了。然后我就自己去找,然后就找到其实《大纪元》那时候有一个报导,但是就是说可能没有很多人很注意,就提到他的名字。然后那个是11月28号,在上海的一个就是组织的一个什么官视频组织一个挺大的一个年终秀。

而且刚好刚才我们开播之前我们还聊到,我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他那个就是那天在场的嘉宾之一,它一共有4个人,翟东升是嘉宾之一,其中有一个人也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那我一下就知道这是一个级别很高的一个活动,然后再查一下这个人,他本身也是一个级别非常高的,从中国出来我想不需要多少介绍,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民大学的国际关系学院的副教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和水平。

所以然后我就去找,其实我就发现这个翟东升,他自己就有油管平台叫震惊启翟。然后当时我因为动作比较快,他那个自己这个视频还在上面,就是他这个演讲视频,只是他把其中他后来讲这个什么所谓的华尔街的大鼻子的老太太怎么帮助中共,把这个华盛顿书店不肯租书店给习近平办发布会,那段小故事他拿掉了。那后来我又去联系最开始放那个视频的那一位推友。然后他就说,国内也已经微信平台上已经删了。

好在这位推友呢还是蛮帮忙的,他又到处到他知道的这个电报群里面去找,那后来呢就把那个找到了。所以我当时拿到是两个,一个是翟东升他自己平台上的14分钟的演讲,然后再一个网友私下给我的一个7分钟的。然后,我就把这两个一起看,然后来对比,然后把他对上,我们都做过视频剪辑嘛   我就知道说,就是说把他前后话一对就知道,他是从哪拿下去的。然后我就把他拿下去的那个地方,我就把它又补回去了。

主持人:相当于复原了。

主持人:给它复原了,把他自己不愿意让大家看到的这一段,我把它拿下去了。然后我当时整个,实际上我前面砍掉两分钟,前面还有两分钟他是讲上海怎么怎么重要,我觉得那个跟我们关系不大,所以我没有翻译那一段。但是后面的,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这18分钟,我觉得内涵太大了。就是说,所以我当时就觉得太重要了,以我做媒体这么多年的一个职业的一个,一个直觉或者一个敏感度吧,我就觉得应该把它逐字逐句的翻译出来。

所以我费了很大的功夫,先去把它听打成中文,然后再翻译成英文,然后再把它㨃回去,就是把它加上字幕。所以大家现在看到,如果你看到简体字的中文字幕,那就是原先他那个视频里面本来有的,中间我自己加回去那一段,就是中文字幕的是他没有的,是用繁体字打的,那个繁体字打的中文字幕就是我加的,然后简体字是他原来的字幕里面有的,所有的英文字母是我加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我加了,那我就把它发布到平台上,然后就是大家就来回转,所以后来就被,其实我并不太清楚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就转到这个福克斯的这个名主持的那里去,然后就被他选中。我想大家都是做媒体的,都知道这个视频的重要性。所以他用了川普总统推了,我觉得我也算满欣慰的,就觉得自己那两天累得都要吐了,也没有算白辛苦吧。

主持:哎呀,我觉得怎么说呢,就是其实大家真的是应该感谢你这样的一个付出这样的一个辛苦。而且我不得不说作为媒体人来说,你这个敏感度真的是相当高的。从看到这个是视频到不辞辛苦去找到原本,然后再把它复原,再上了字幕,这肯定是觉得非常重要,你才会去这么做。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可以说是不负苦心,你这个有非常丰富的收获。而且我觉得可能是因为福克斯的看到你这个,可能也是因为在他之前,鲍威尔先转推了你的这个。

当然网上也有不同其他人,但是我觉得鲍威尔那个转推可能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所以我们看到的是现在是这样的一个反响。但是后来有些后续,听说你还收到死亡威胁,那么现在这个视频居然被YouTube拿下去了,跟我们说一下这个后续的发展。

曾铮:对,这个事情这几天就是发展得特别的快。我那几天累死累活的在做这个视频的时候,后来我也很欣慰,幸亏我动作快。后来就是说,我这个英文版刚刚一发布,可能就马上国内都下架了,他们也都知道这个东西的危害性,所以现在你再到其他的平台上已经很难找到了。然后就是,可能就是因为它威力大,现在是涉及到就是说非常非常,我觉得是你说这个暗黑势力也好,或者是极左势力也好,他们拚命想掩盖的一个事实,还有就是对于这个大选任何一个,就是说他们已经不惜这么大的代价和努力,来造成目前这样一个所谓的,他们希望的候选人得胜的这样一个局面。所以他们不希望有任何的事情能够对这个事情造成破坏。

所以其实我揭露共产党的邪恶这么多年,也一直在揭露,但是接到死亡威胁,这是第一次。因为可能就是说,正反两方大家都看到了这个视频的威力。因为你是从一个中共高层,他是非常高的高级的智囊团,他的口里直接说出来说我们在美国政经菁英圈有人,我们在上面有人,然后呢我们之前跟美国的事情吵架,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再难的事情,我们两个月都能搞定,就是因为我们上面有人。但是就因为2016年以后川普当选以后,我们华尔街搞不定川普,所以我们就失去了一个沟通的渠道了。

就是说他们这么公开的讲出来,而且公开了的把这个拜登的儿子跟中共之间的勾兑这个讲出来。那之前你讲拜登家族的腐败案,媒体就说,这边的主要下流媒体,现在我们都这么说,费了那么大的劲去掩盖他的丑闻,那如果这个媒体,就这个翟东升的视频,它从中共体制内的人讲出来的话,那就是铁板钉钉的实锤了,你掩盖也没办法掩盖了,所以这个事情对他们的伤害太大了,所以现在我觉得油管就是完全撕破脸了。

其实这个视频本身,就像你说的,它并没有谈到大选,也并没有谈到大选舞弊的问题。但是它传达了一个非常清晰的信息,就是中共是希望拜登赢的,希望把川普赶下来的。如果被更多美国民众都看到这样的视频,大家现在对中共都知道70%以上的民众都是非常非常反感的。那么更多的美国公众看到这个视频以后,那么他们自然也会形成对目前这个激烈争夺的大选的这个事情的一个看法。

所以说实在话,应该昨天我接到死亡威胁,我就已经非常吃惊了。但是昨天我上希望之声的节目谈的时候,我当时还调侃:我说吓死宝宝了!因为这个我书里都说“吓死宝宝了!”我说真正吓死宝宝的是昨天油管发的这个禁令,说要开始删除所有谈大选舞弊的(视频)。我仍然是说“吓死宝宝了!”但是我当时真的没有料到,他们真的这么快动手,而且是拿我动手。

所以我今天早上一起来看推特,还是一个推友他暗示我,他跟我讲,他说你的这个视频已经被Google和油管拿掉了。然后我赶快上我自己的频道上一看,真的呀!这个视频就没有了呀!当时的感觉就是,一下子就冒出来一个……所以我今天自己发的第一个推文,我是用了一个黑的背景,然后写了一个中英文对照的“Darkest Hour”,中文就是“至暗时刻”,这就是当时我知道视频被油管拿下来的第一个感觉。

你知道我在中国是因为网络警察拦截了一封、还不是我发的,但是是我写的这样一个信件,里面提到了法轮功这样一封信件,我坐了一年多的牢,差不多快死在那个劳教所里头。我觉得好不容易来到自由社会了,怎么今天突然一下真的就像一片暗黑。然后我好好的一个视频,到昨天被拿掉之前,已经都18万多的点击量了。大家还不断的再传,他有一个12:56发?点?(他有一个发……),不断的有人来找。川普总统转推的那个都已经400多万的观看量了。突然一下就给我拿掉了,那人们到哪里去看呢?我就突然觉得好像你正要讲话,然后一下子一只黑手过来,就把你的嘴堵住了。这还是美国吗?而且你就能够意识到,现在这件事情对于争斗、争夺的双方来说,真的都是生死攸关了。所以它面子也不要了、面具也不要了,已经撕破了脸就是叫做刺刀上见红的阶段,要来跟你干了,就是这种感觉。

主持人:是!赤膊上阵。而且你刚才说这个黑手一下过来,还有这个暗黑势力,我个人感觉这个暗黑势力可能也不仅仅是美国这边的。比如说他不希望看到这个视频,或者看到这个视频传播的,包括中共在后面,就是甚至有没有可能是美国这种暗黑势力和中共的联手,你的看法呢?

曾铮:我觉得绝对是这样的,因为这个(视频)并没有直接的谈大选的舞弊,像昨天我看到,就像其他几个自媒体人,文昭啊!江峰啊!他们其实都非常紧张,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谈这个大选舞弊的事情。那它(油管)现在直接把这个东西拿下来了,因为这个东西不但伤害了美国某一方的政治势力,暗黑势力,但是它(视频)对中共的杀伤力也是非常大的。因为就是把中共用金钱来腐化美国政要,由它自己的人嘴里讲出来,这个份量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么这么多年,我想其实这些科技巨头跟中共的勾兑、私下勾勾搭搭,包括谷歌帮着他们去做一些审查,尤其我觉得法轮功学员对这一点体会是更加深刻的。(谷歌)帮助中共去建防火墙,然后有多少因为在墙内传播真相、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压,所以对他们高科技公司跟中共的勾兑,绝对不是从今天开始的,而是一早就开始的。所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用得上他们的时候,他们首先所谓“祭旗”,就是禁令发出来之后,拿出来第一个祭旗的就是一个针对中共以及对美国的这些暗黑势力,或者这些腐化的政治力量,伤害力特别大的这样一个视频,真的就是被它们拿来第一个动手的。

主持人:是!真的太说明问题了!那晓旭博士我也想请您谈一谈,就是其实我觉得最近我看了林伍德律师在推特上经常发的一些推文呢,他是直接把共产主义中共拿出来说,然后甚至他说,这是一场不是美国内部的争斗,而是美国和共产主义、美国和中共之间的斗争。

其实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事情,比如说乔州州长被爆出他跟中共领馆的人,在过去有这样一个纠葛。包括乔州两个民主党参议员,现在都被爆出与共产党有关系。那亨特拜登就不用说了,也是跟中共勾兑,甚至包括威胁证人的那个密西根州的女议员,她也爆出说跟中共领事打兵乓球。当然这个不是说是什么样的铁证,但是你可以从所有的一切都看出来说,所有的一切似乎中共都在后面。所以今天美国这个社会乱象,包括YouTube这样一个行为,你觉得这个中间到底有多少中共的参与?

林晓旭:我觉得现在的状况就让我想起来,当年入伍宣誓的时候就讲,你要捍卫这个宪法,是要fightihg for the domestic and foreign,不管是 domestic or foreign。以前理解这句话,就觉得要嘛是国内的敌人,要嘛是国外的敌人。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就是说你是 domestic、foreign一起对待,就是国内的和国外的它实际上是整个黑暗势力我觉得是一体的。

所以你看到谷歌的禁令,它可不只是只对美国国内的油管会有这样的限制,对吧!像大的这样的社交平台,像YouTube这样的平台它一旦采取这样的政策,那是全球范围在封杀这个言论。所以我觉得这个就使整个事情就由美国本土竞选所带来的问题,变成一个国际化的问题。其实本来也就是国际化的问题,但是现在就是更加明朗。我觉得是让全球的人应该看到现在这个暗黑势力对言论的控制,或者像中国中宣部那样的一种审查的做法,实际上不仅仅是危害美国人的利益,甚至是全球人的利益都受到伤害。

所以我觉得全球有正义良知的人,都应该起来谴责油管,谴责谷歌。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觉得应该是要有集体诉讼的。特别是川普总统前几天也vital了国防法案吧!

主持人:对,他要求把230法案的废除放进去。

林晓旭:对,因为没有针对230条款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实际上就是提醒所有的、全球的人,你们都应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站起来,一起捍卫言论的自由,对吧,这个事情绝对不仅仅是说美国人现在不能够谴责选举舞弊的事情。因为曾铮女士谈到的其实是这个视频里面非常核心的内容,就是中共对美国的渗透。但是中共对美国的这个……其实早就有范本了,包括最近中共对澳大利亚的这种打击,那当然也是因为它在澳洲已经有相当长久的耕耘,可以说渗透非常透彻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反而使整个事情明朗化,这个视频影响力绝对是超过了美国本土的影响。应该全球人都看到中共这个大外宣的策略,它们全球超限战的做法,非常有系统的用蓝金黄等策略,把很多国家的高层政治人物拉下台,这种情况其实是中共经营由来已久,危害很深。

让我联想到蓬佩奥国务卿今年年初在州长会议上面他所做一个特别的演讲。那时候他就提醒了实际上中共对美国的州长,还有州里面的议员,甚至市里的议员,他们都有一个大数据分析,哪些人是亲中共的,哪些人是可以收买的等等。所以其实他们是有计划的、有系统性的在做这种渗透、收买、瓦解的这种工作。所以我觉得现在是越来越浮出水面,所以美国人应该看到他们对这个选举舞弊的抗争,绝对不仅仅是国内左右两派的斗争,而且应该把背后的这个共产主义的黑暗势力的这个作用,再把它也拽出来彻底曝光给天下,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主持人:是。我觉得这个YouTube真的是在联手中共,在打压这个中共和左派不喜欢的内容。那我知道曾铮女士她把这个她的视频也放到rumble上,所以希望观众朋友你也可以去rumble上来搜这个曾铮女士的视频。

那刚才晓旭你提到蓬佩奥国务卿,我也想问你一下,就是正好就是在今天美国国务院宣布了对一些中共迫害人权官员的制裁,那么其中就有一个官员呢,就是直接他是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受到制裁,是一个厦门市的派出所的所长叫黄元雄。那这一个呢似乎是20年来第一次,当然就是很多观众朋友可能不太理解说,美国制裁很多啊,也有很多人是迫害法轮功的是不是也有制裁,但是就是为什么你们媒体说这是第一次制裁这个直接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制裁这个人,就是跟我们说一下今天这样一个制裁的一些情况,好吗?

林晓旭:好的。那实际上它也牵扯到就是过去美国这些过去这几届总统吧,那确实是……

主持人:行政当局。

林晓旭:也是因为这个绥靖的政策,对中共的绥靖政策这个所谓的engagement policy,那实际上对中共是非常纵容,特别在人权方面,还有一些背后的一些交易,所以呢过去中共就是要求美国政府,相当于是要求美国政府说你不能提法轮功的问题,即使是关起门来的这个人权对话的话呢,基本上也不提法轮功的问题。因为他们这些国务院的官员知道一提法轮功的问题,中国的这些人权官员就跳起来,就是反应非常激烈。那后来高层的方面,包括希拉蕊这些人都跟中共达成了一些交易,就是说人权的问题可以提,其他的问题可以提,但是不能提法轮功的问题。那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国务院里面的这些,你也可以说是一种深层政府的这些职业的官僚,慢慢慢慢地就形成一种约定俗成的这种做法,就是很多人权问题的话他可以提,可以批评中共,但是对法轮功的问题尽量不提。

你也可以看到美国的媒体也是这样。很多情况下,中国的很多普遍的人权问题它可以提,但对法轮功的问题它就是也是配合中共这个论调,一定是要压制的。那这一次呢,我觉得实际上是蓬佩奥国务卿有这样的勇气做了一个大胆的突破。那当然实际上也有很多不同的团体把不同的这个对法轮功的迫害的这个人权恶棍的案例,实际的案例递交到国务院。

那国务院在选择这些案例的过程中,当然也有他的考量,那其实现在递交到国务院的案例远远不只这么一个人而已。那或是对蓬佩奥国务卿他要突破这个国务院里面这些所谓职业官僚们的这些常规的运作,他要有一个突破点,那么他就先拿这么一个案子突破出来,所以我觉得其实后面还会有更多。因为我们递交给国务院的案例绝对不仅仅是这么一点,这么一个人而已,我觉得是一个好的开端,然后让人们看到其实就算你是一个小小的这个好像是一个派出所的官员,但是你的罪恶也是在国际上知名的,而且在美国政府是有备案的,就是如果要惩罚你,也是完全绰绰有余的,而且是也能够制裁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案子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开端。

那我觉得对所有国内,还有就是各个省市啊,各个地区还在610的这个淫威下面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官员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警醒,要他们停手,特别是还有很多地方、还有很多医院,还在积极参与这些活摘器官,那很多活摘器官的这个受害者都是法轮功学员,现在而且这种活摘器官的这些也扩大了其他的这个群体,包括新疆人,还有一些老百姓,很可能很多失踪的人都面临器官被活摘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现在这样的一个,对于一个小小派出所的人的一个惩罚,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警醒。就是说你再小,其实只要罪证被记录了你就会被惩罚,那其实还有很多高官也是备案了,就是看美国政府觉得什么时候应该采取更强有利的措施。

主持人:对,你只要参与了,无论是高官还是低阶层,你都是在作恶,所以都脱不了干系!而且我知道晓旭你在一周前就是12月3号,应该是12月3号,就是和其他的一些就是受迫害的这样一个群体的代表,一起见到了蓬佩奥国务卿。跟我们谈谈那次会见的情况,然后你对蓬佩奥国务卿有什么样的印象?当时什么样的感受?跟我们分享一下。

林晓旭:蓬佩奥国务卿确实是一个非常实干的人。那这一次见面,其实他本身也是非常难得挤出时间来,专门见这么多不同的受迫害群体的一些代表吧。那他本人也是非常肯定的说,他不管这个政局以后怎么发展,他都会非常持续的关注中国人权的问题,也一定在这个方面会再继续发声的。因为他也有可能四年做满之后他也要休息一下,也可能要准备2024年的这个总统选举,也有可能因为确实民间的呼声也很大,那他说不管怎么样他对中国人权方面的这个奉献和努力,他一定是不会停止的。所以这个我觉得大家都感受到他的这个诚挚和表达的这种信心,他觉得一定能起作用。

那同时他的团队,我觉得包括助理国务卿Robert Destro,还有余茂春先生等等,都是确实在这方面对中共的人权方面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一定要尽量曝光,尽量采取这个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进行制裁等等,那其实他们还有很多,都是针对中共的这个全球扩张,还有很多其他的措施,所以在今后这一两个月,应该还会有很多更强有力的动作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蓬佩奥国务卿确实在目前川普的这个执政团队里面,是起了一个非常非常强的一个核心人物的作用。

他是带动着整个团队对中共采取不断地释出强而有力的制裁。那我们最近也看到包括要限制中共党员的签证啊等等,他也揭示了中共在这个比如说一些学校团体、社团之间的这个渗透等等,都是最近做的一些重磅的演讲。所以他没有停下任何步伐,不管目前美国的政坛的局势怎么样的复杂,但是他很明确自己的任务是坚定地在做。

主持人:是,那曾铮女士,也请您谈一谈就是当时您在国内也因为修炼法轮功受到迫害,那在美国这么多年,现在看到第一个这样的一个官员因为直接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受到制裁,你有什么样的一个感受?或者是一个点评。

曾铮:我觉得这个意义当然就是说非常非常大的,尤其是他如果是公布出来以后,我相信明慧网马上就会跟进报导。然后呢,国内有非常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会一定会非常积极的去传播这些消息。那么我想对于目前直接参与迫害的一些比较基层的那些中共的公安、干警、还有政法战线、监狱劳教所这些人,我觉得会给他们起到一个非常大的震撼作用。因为这么多年,中共的对于就是国内或者是对于信息的控制,让很多人误以为中共的天下就会长长久久地下去,然后只要在中共的庇护之下,他们怎么样为所欲为都是可以的,所以这个迫害能够持续这么长的时间。

那么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案例以后,就会给这些人发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这个就是说,你不管就像刚才晓旭讲的你是大的你是小的,但是你只要是直接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这都是会记录在案的。我知道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冒着非常大的生命危险,把很多很多直接迫害的资料都传到了明慧网,所以明慧网已经整理了多少万人的恶人榜,就是说你的恶行是一定会记录在案的。“追查国际”曾经有一个名言就是说“不管时日长久,不管天涯海角,我们都一定会追查到底!”那这个话不是白白的这样说的,所以我想呢,制裁它本身是一个方面,那另外一个方面,通过这个东西的震撼力和他的这种示范效应,能够让其他的这个还在参与作恶的人,能够停止作恶的话,那我觉得这个意义就是非常非常的巨大的。

主持人:是,所以就是说最重要的是在民心与民意,这其实在美国的这场大选中也有体现出来。那我想就是还有时间,请晓旭再跟我们介绍一下最新的这个德州诉讼。德州的这个现在呢,我就稍微简单的介绍一下,昨天我们谈到了这个德州起诉的时候呢,就是有很多州已经跟进,就是法庭之友就表示支持。

林晓旭:十八个州。

主持人:对,那么今天现在有最新的,至少在做节目之前我查了一下就是二十个州,包括德州在内有二十个州,他是file这个法庭之友表示支持,然后其中六个州是申请加入,申请加入就是intervene。那昨天我们节目中,横河先生解释一下他要intervene的话,实际上他就是说他要加入这个案子,只要法官同意,他就可以加入这个案子。而且就是在今天下午三点之前,这四个被告州,他们也把他们的辩护词也递交了高院。所以跟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目前这个案子一个状态是什么样?

林晓旭:目前这个案子确实是在最高法院的 Docket 纪录在案,但是最高法院的法官还没有进行积极审议,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案子,所以呢他们首先是给几个被告州一个回应的期限,所以他们是回应了。那么看了一下,他们这个回应的辩词,我觉得其实有很多地方是在狡辩,因为它基本上是在强调,就是说我很多事情,比如说德州里面提告的几个方面的选举舞弊的方面,包括比如说签名没有核对,还有poll watcher。

主持人:监察员。

林晓旭:就是计票的观察员不让靠近等等,还有不同的标准,还有置于这些所谓的选票,有的选票有问题,置于过程的本身有问题等等。就是好多方面德州列出来的证据,还有包括他们所引用的统计学家所做的分析模型的话,那么在这四个被告州里面,他们都找了一些辩词,就是说这些东西在过去的,比如说州一级的法庭里面,或者州的最高法庭里面,他都已经被驳回等等。所以他实际上只是在重复、在强调我们是在解释州里面的法律,比如说像宾州,我在解释宾州法律,你们德州虽然有不同的理解,但是你不能干预我解释本州的法律等等。

然后他最重要的一点,他强调说你们告这个案子,但是最高法院要接受这个案子,应该考虑很多情况下所谓的original jurisdiction,就是最初的审议权的事情,要是非常谨慎的使用。他还举了一些过去的几个案例,譬如说最高法院并不是每一次各州之间有分歧,我就马上就受理这个案子,因为他是要很谨慎的使用案例,比如说过去州与州之间有分歧,要牵扯到最高法院,往往是比如说州与州之间领土,或者是水域有重大的分歧,牵涉到州的所谓主权的问题,才会有最高法院介入等等,他举了一些过去的例子。但是我觉得其实这些辩词里面有很多漏洞。就比如说,最初这个审判权的问题。如果你现在宾州任意解释自己的州的法律、或者任意改变自己州的法律,已经造成了对宪法的伤害,造成了对其他州的权利的伤害,那难道不是也是危害其他州的主权的的问题吗?难道不应该由最高法院来审理吗?

所以我觉得他们这个辩词是比较薄弱的,而且反复在强调德州或者其他州所提出的这些证据,在很多州一级的或者是州里面的最高法庭已经被驳回过了,所以说你们已经是被驳回的案子,又重新拿出来。所以又强调说你们是没有证据的Baselesss(无根据),然后再重复这样的词语。其实我觉得这些辩词,我看也没有Convincing argument,就是没有说服力的辩词,我觉得他们其实只是在狡辩,就说我一直在按照我州里的法律在走,可是州的法律如果已经被你们扭曲过了,你再按州里面已经被扭曲法令来做,那不才是错上加错。

主持人:对,这里我想补充一下,我也是看到他这一边。就说现在德州是说,你宾州等这些州的做法是违宪,违反美国的联邦宪法。那你可以说,我们这种做法不违宪,为什么?一二三,他不是。他只是说我们是这么做的,一二三。人家现在说的就是你这个一二三是违宪,不需要你再重复告诉我,你怎么做,我们每个人都看到你怎么做。所以他这个我也确实觉得说,他根本没有针对德州说他违宪来去做辩护,他只是把他做法又重新说了一遍。

林晓旭:他们就是针对具体的所谓选举过程,在细节上讲,你具体的案例我已经被驳回了。但是最大层面的说,你违宪的这些做法上,他不敢说我们有违宪,他只是说我仍然我州里在解释我州里的法律。所以这里面我觉得他们因为时间很短,也可能只能就是先这样子应付一下吧!至于说我觉得真正精彩的辩论,我特别期望就是听到Senator Ted Cruz(特德·克鲁兹参议员)他来辩护,我相信他的辩词一定会非常精彩,然后看看宾州,或者其他几个被告州有什么样的出色人物能够辩的过。我觉得因为其实他们至少你写出来好几十页里面的东西,我觉得没有能够说服我的东西。

主持人:因为Ted Cruz(特德·克鲁兹参议员)他以前是德州的总检察长,所以他已经9次上过高院,大多数次数都是以德州总检察长身份,这样去高院辩论的,所以这次川普总统是请他来做这个德州这个案子,如果被高院接受,请他来做辩论,辩护律师,我觉得是非常非常合适,而且我个人认为高院对这个案子是一定得接的。

我也想问一下,曾铮女士你的看法。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说,现在这个案子,你管他叫红蓝之争也好,左右之争也好,什么也好。现在确实在美国,你就是你可以看到界位分明。这二十个州支持德州的这个,几乎是都是共和党的州,所谓的红州吧!那么DC,包括另外二十个还是二十一个民主党的州,是支持被告方的。当然现在有六个共和党的州说要加入,川普总统也说也已经递交了,他说要介入这个案子这样一个声明。虽然我觉得从这个整体的范围来讲,可以说是前所未有,我们就看到说,美国整个社会、整个国家,他现在似乎在作为一个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在对立,甚至是两种将来不同的方向,这样的来在选择。所以你怎么看这个德州这个重大诉讼,它的意义和影响?

曾铮:我觉得它的重大的意义和影响,怎么说都不为过。那最近围绕着就是说大选所暴露出来的种种。我觉得确实在以前,我们都有一个观念,就觉得美国的制度,开国国父们设计的制度非常的完美,这种三权分立,然后怎么怎么怎样平衡,然后只要我们制度好,人不好没关系,可以换掉。然后就觉得我们这个抵御其他的能力是很强的。那么通过这一次就包括通过最近翟东升的这些讲话。我觉得,现在至少是让我们看到了制度设计的再完美,那中共它是怎么突破的呢?它是突破人,因为所有的制度的执行的环节都是由人来操控的。

你比如说,选票这个投票环节吧!你制度设定是人要监票的,但是我现场在执行工作的时候,我这个工作人员可以不执行你必须要监票的这样一个小小的一个环节,把你腐化掉的话,那你没有人看的时候,你就不断地作假,就像咱们说的一张选票,他扫十次、扫五十次,甚至把其他人都赶走,然后我们就把一大堆选票拿出来继续选哪!我就觉得这个是对美国一个非常大的新的一个考验,和一个选题摆给大家。就是说我们有这么完美的制度,但是如果我们不能从人性和人心上抵御这种中共的这种腐化,或者就是说这种腐化的话,如果这一个完美的制度当中所有的这种节点,所有的人都坏了,就包括我们现在大家都寄非常大的希望于最高法院,但是如果最高法院的法官他在做出判决的时候,他还是这样一个人在用他的人的脑袋在想,那么他怎么去做这个裁决的时候,其实他有非常大的自主的这种裁决权。

我昨天又看了,其实我现在已经翻阅了三个翟东升的讲话。第三个讲话给我印象非常深的几句话,他就是讲到这个深层政府怎么样去运作,是怎么回事?然后怎么样去对抗川普总统的政策的,是怎么样是他们是真正的认为他们实在是这个美国帝国的主人。他讲到两句话,其中就是说谁是美国啊?其实没有美国,没有谁叫美国,只不过是利益集团而已。就说这就是他对于美国的认知,在中共的他们的体系眼里看来一切都是可以拿钱搞定,一切都是可以变成利益的交换。

所以如果是他用这种看法来看待美国的话,那么美国人所引以自豪的这么多年流传下来的很多立国之本的东西,我们是one Nation under God(上帝之下的国度)。然后这个独立宣言里面保障的所有的人身而自由,就是人的各种权利在中共的眼里都是不存在的。如果我们允许以这样的方式通过腐化人,腐化人心的方式,把这个完美的制度瓦解了的话,那我觉得美国真的他就将不复存在。所以这一次的这个高院的德州的诉讼案也好,还有对于整个这次大选的他的这种integrity,我都不知道怎么样说。

主持人:公正,选举公正。

曾铮:对,公正和完整和公平性如果不能保证的话,我真的觉得就是他就决定了美国作为他这样一个价值体系,还能不能够存在?作为他这样一个能够完美的制度,还能不能够继续存在下去的问题。我觉得如果是不能存在下去,我觉得其实翟东生在他那个视频里头也讲了,他讲到四年前川普总统当选的时候,就是第一次打破了由建制派,他们实际上掌控,就说你台面上的总统会换来换去,实际上掌权的还是这些深层政府、建制派。

除了第一次打破了,第一次美国的民主真的起作用了,对于建制派来说,他用的一个词是天崩地裂。那么反过来的我觉得真的是,如果这次在这么重大的问题面前,如果美国的民众、美国的高等法院这个系统不能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的话。那对于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精神层面的、价值层面的东西,还有他这个制度层面的东西,也是一个天崩地塌这种天崩地裂的一个摧毁性的一个彻底的东西,所以它的意义就有这么大。

主持人:是,晓旭你怎么看?刚才曾铮女士说,这个意义和影响怎么说都不为过。你怎么看?

林晓旭:是,我觉得其实应该让人们看到,现在确实是一种正邪大战,他不仅仅局限在所谓的选举舞弊,就像我过去也提过,这个Stop The Steal这个运动,因为对一般老百姓来说比较容易接受。但这问题的本身并不是说你的选举结果被偷窃了而已,绝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所以现在所曝光出来的中共的整套系统的运作,如何渗透美国,如何改变美国的选举的结果等等,那我觉得一系列的问题应该看到,其实人们应该要做的是站在正义的这一方,其实是一个良心选择的问题,是善恶选择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它不是说你还限制在过去的所谓政党利益的框框去看,也不仅仅在法律框架去看看。你就是因为法律管不了人心,所以我刚才非常认同曾铮女士所提到的。就是说你实际上应该看从自己的良心出发,即使你是读了几十年的书,或者是你几十年的从事法律工作的你也应该想一想,如果法律控制不了这些人心的时候,我做什么样的选择?我觉得AG Barr就是一个很好例子,我过去听过他的演讲,他一个小时的演讲,就是法律的专业素养绝对是顶尖的,可是在这个最关键的,能不能捍卫美国宪法体制这样的情况下,他却选择了,可以说是站错队了。

主持人:退缩,对,站错队。

林晓旭:所以我觉得这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而且让更多的一些支持这些极左力量的这些州的总检察长,或者是州议员,就引用他的话。

主持人:那我们时间到了,晓旭。好的,非常感谢,因为我们时间已经到了。非常感谢二位精彩点评,那我们只能先到这里,感谢观众们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