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全家 见证大法神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7日讯】我今年六十七岁,得法前有严重的神经关能症。严重时会乱嚷、乱叫、乱跑,半夜里穿着内裤、背心就跑出去了。家人发现我不在家到处找我。为治病去了多家医院,药吃了无数,就是不管用。我很痛苦,家人更着急,就让我练气功。我练了两种气功,没见效,搞得我精疲力竭、痛苦不堪。我是急脾气,一不顺心就犯病。

一九九八年年初,邻居来我家,跟我说你炼炼法轮功吧。我说我不炼,练了两个气功也不管用。她说去看看呗,也不要钱,那儿正在播放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呢。

全家都信大法好

我到那一看,这师父咋这么面熟啊,在哪见过呢?就是想不起来。不想了,一心看师父的讲法吧。坐这听师父讲法,心里感到非常舒服,从没有过这么舒服,就踏下心听师父讲法。

法轮功师父的讲法的第四天,我的肚子里咕噜咕噜的。我跟老学员一说,老学员很高兴的回答说:“这是好事,是师父给你下法轮了,你的缘分多大呀,太好了!”听老学员一说,我心里非常高兴,我终于有师父了!能让我踏踏实实的坐在某个地方,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从那以后我天天学法炼功。不长时间严重的神经关能症好了,脾气也不像原来那样急了,师父的大法把我整个人都变了。师尊给了我新生,我太感谢师父了。

我全家人都激动不已,全家人看到我的神奇变化,也都相信法轮大法好,非常支持我修炼。

见证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正是夏天,我用沙锅做了一锅丸子汤。做好后我端著沙锅想放在餐桌上,刚走几步沙锅炸了,一锅丸子汤就撒在我的大腿上,顺着大腿和小腿流了下来。家人见此情况急坏了,都跑来说:“快看看腿烫坏没有?”我说:“没事,我修大法有师父呢。”说完低头一看从大腿中间到小腿再到脚上,有一条直上直下的红线,觉的腿火辣辣的疼,用凉水洗过后感觉就好些。

下午一点多我去学法点学法,同修们听我讲腿刚刚被烫的事,都很惊讶,说太神奇了!几天后那道红线就消失了,腿好了。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要不是师父的保护,这腿说不上烫成啥样呢!家人说修大法就是不一样啊。

邪党迫害大法开始了,人们都被中共恶党一言堂的诬陷宣传所蒙蔽,当时还没有《明慧周报》和《明慧周刊》呢,人人手上都没有可用的真相资料。我就买了一台打印机,儿子、儿媳给我打印了一些自己编写的法轮功真相资料。我就给同修送去大家分别出去发。直到儿子把我教会使用打印机,儿子、儿媳才脱开身。

自那时起,我家就成了一个家庭资料点。这个资料点一直坚持到现在。

由于我的全家人相信大法,大法的神奇在我和我家人身上多次出现。举几个例子:

师尊瞬间给我治好脚面骨折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号我把脚崴了。第四天,邻居来我家串门,看到我的脚问我脚咋了,我说崴了。他说那得去医院看看,要是骨缝错位了你不正过来,那你的脚就永远这样了。

家人也在,听邻居这么一说就非要让我去医院拍个片子,没事才放心。到医院拍了片子,大夫一看说脚面骨骨折,就安排打石膏做牵引定位。我问大夫:“是骨折吗?”大夫说:“是。”我跟儿媳妇说:“不就是骨折吗?回家!”儿媳说:“大夫说打石膏那就打石膏吧。”我说:“不用打石膏,回家吧。”大夫听了很气,说:“不打石膏回家后出了问题别来找我,我不负责任。你得签字!”我就签了字。儿媳妇只好听我的,我们回家了。

第九天早晨,我给师父敬香。跪在师父法像前,我跟师父说:“师父啊,我这脚总这样也不行啊,这不能救人啊,我得出去讲真相救人呀,请师父帮帮弟子吧。”说完给师父磕了仨头。刚一起身,哎,两脚正常了,好了!走几步没事,真的好了,没事了!

这时老伴从外面进来,他说:“你的脚好了?”我说:“好了,你看,这不能正常走路了吗?”拐杖还在腋下夹着呢,就在地上走了几圈。我泪如雨下,赶快到师父法像前给师父磕头,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当天夜间,我凌晨三点起床就去邻村发真相资料救人去了。刚进村不远就跑出两条大狼狗,飞快的向我扑来。我一点也没惊慌,马上和那两条狗说:“你们可别闹,我是干正事来了,是救人来了!”刚说完那两条狗一声不吭的掉头跑回自家去了。我把资料发完高高兴兴的回家了。虽然那道路高低不平,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两个来小时,这脚一点也不疼也不累,非常轻松的就到家了。回家就给师父敬香,磕头,拜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我又可以正常每天去救人了。

儿媳的癌症好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中旬,我发现儿媳妇好几天没什么精神,儿媳妇是内向性格,不太爱说话,近几天更蔫了。我问儿子她这几天怎么了?儿子说,这几天夜里咳嗽的厉害睡不着觉。我说去医院看了吗,他说看了,大夫让再去别的医院去看看。到市里另一家医院看完后我问咋样,儿子说不是太好,还得做进一步检查。

结果出来了,是肺癌!家人心情都很坏。我对儿媳说:“跟我学法吧,现在只有师父能救你。”儿媳妇点头说行。第七天中午儿媳想学法,我说你先休息一会儿,等我把手中的活干完咱俩一起学。等我把活干完回来,儿媳说:“妈,我做个梦,梦到我在水里站着,水到脖子这,就快到嘴了,就看见有一个钓鱼的,把钓鱼竿往上一挑,那人就掉水里了。这时我就喊:‘快救他!快救他!’在我喊的同时,感觉有人往下拽我的右腿。我赶快喊:‘你别拽我,我是大法弟子了。’就在这时我发现我已经站在岸上,正打坐呢,也不知是咋上的岸。”我说:“你没事了,师父已经在管你了。”

从那以后儿媳妇天天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几天后又去医院检查,大夫说给她做个腰穿,看看癌细胞的情况。都说做腰穿很痛,旁边的两个大夫跟儿媳说话,儿媳问啥时做腰穿啊,大夫说:“做完了。”儿媳说一点也没感觉疼就做完了?

大夫一看结果,吃惊的说:“不是肺癌,是肺结核,去传染病院吧。”这个大夫是专科主任,他说:“这些年我从来没看走眼过,这次怎么看走眼了呢?”非常疑惑。

第二天儿媳带着衣物去了传染病医院准备住院。到那医院大夫一看她原来病例,就说:“不用住院,你这不是传染型的,也不用防备着,不会传染别人。”

儿子、儿媳回家很高兴跟我说这事儿,我听着听着,又被感动得泪流满面了。

我儿子对媳妇说:“师父把你的癌症治好了,不能白治,咱给妈拿一万块钱,做大法资料救人用。”第二天儿子到银行取出一万元。我把钱拿到大资料点。

老伴一直保护大法弟子

我老伴在村里能管点事儿,无论是派出所的警察还是所长到村里来,只要是对着法轮功来的,他都给顶回去,说:“你们没事撑的,干点啥不比干这事儿好?人家炼法轮功的把身体炼好了,给国家省了多少医药费?地里的活都能干了,这不好吗?”

还有的人说:“别让嫂子(指我)炼法轮功了。”他说:“你说啥?不让她炼了?从她炼功以后一粒药没吃过,家里、地里的活都是她干,凭啥不让她炼?”

老伴每次都是这样对付他们。所以我们村里的大法弟子麻烦很少,一直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孙女

孙女上中学了。学校升血旗时,她就在那发正念。不论在学校的哪个角落看有诽谤大法的标语,她总是想方设法把它拿掉,说:“不能让它在那害人!”

最近学校老师说让孙女入团,她对老师说她不入。老师很不理解,“说多好的事啊别人想入还没机会呢。”

孙女小时候就背《论语》、《洪吟》,现在孙女一直按大法的标准要求去做。

感谢师尊给了我新生,给了我一个真正幸福的家。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