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琳:致美国军人“我的选票哪去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尊敬的美国军人:你们好!

我曾经是一名中国军人,退伍了,1973年——1978年作为工程兵,参与修建义乌机场,邮箱号码是1406。我又是一名退休法官,熟知证据审查,惯见诉讼谎言。因武汉肺炎疫情,困居美国,一年有余。故此有机会,深度理解2020年美国大选

本次大选,充斥系统欺诈,你们军人爱国者,通常支持共和党,因而被消失,是大概率事件。我给你们的建议,是开展活动,寻求“我的选票哪去了”,方式可以有多种,包括通过驻军的最高首长,如舰队司令,通过参谋长联席会议,向选举委员会或UPS,索要选票回执,或选举网站的选票登录信息。

当然,我不懂英语,更不懂美国选举,只是通过境外华语圈子,有了初步了解,本信的细节表达,不排除有误。

下面陈述理由。

1. 美国宪政价值的真谛是体制性真善美结构一体化运作机制

川普总统最近成立了“1776年爱国主义教育委员会”。其旨意在于坚持《独立宣言》的核心价值观,强调坚守某些宪政原则。此举系亡羊补牢,也许不晚。

《独立宣言》所宣告的核心价值观,就是美国法律体制创设的目标,是为实现人民福祉,在立法、执法和司法的各个环节,必须做到且真且善且美(即符合事理知识论)。体制进步主义显然属于伪命题。历经244周年,短暂的美国宪政历史,证明了美国宪法在保障自由、民主和法治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了标杆作用,恰似孔子《论语》的北辰,得一以贯之。但本次大选,证明美国的宪政机制,真的病了。

2. 大选日的五件大事证明了美国宪政体制已经存在人文癌症结体

2020年美国大选日,到2021年1月6日,发生了五件大事:一是半夜停机;二是拜登曲线;三是多霉尼投票机公然偷票,而邮寄选票协同,违宪犯法,偷票则花样百出;四是最高司法当局驳回德州告宾州等违宪案,违逆司法事理,且理由乖张;五是“没有证据”响彻美利坚的36个法庭诉讼,而左派媒体不约而同对于半夜停机和拜登曲线,集体视而不见。这五件大事的集成,前三件证明,所有摇摆州呈现了战略性协调统一行动,整体性造假欺诈,篡改选票数量,盗取选举结果;后两件则证明司法系统和媒体天然功能的丧失,以司法和新闻的不作为,消极地参与假选票政变。

3. “1619项目”证明左派篡改历史公开挖宪政墙角

美国官方的建国年份,是1776年,《独立宣言》和宪法,宣告美利坚的成立。然而,《纽约时报》的记者们在2019年提出了“1619项目”(1619 Project),这年,首只运奴船,载着20多个黑奴,抵达北美,一段奴隶制历史,就此展开。如果以1619年为美国元年,美国该怎么被重新定义?否认1776年宪政建国的美国,时间向前延伸157年,请问美国的国家空间何在?可见,缺乏事理论支持,滥用价值观,不负责任的随意主张,是左派的普遍毛病。

4. 川普以在任总统获得7500万选票创了历史新高,反映了人民心声

中国有句老话,“礼失求诸野”。转换为美国,川普获得7500万选票,则是民意选票对于建制派误国几十年的唾弃。比较2016年大选,川普本次获得增量选票,数量在千万级别,明显属于大量沉默者觉醒而为。这就是最大的政治,也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正直的人不会视而不见。

5. 政治的逻辑结构本相

《独立宣言》开篇: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上述真理的表达,已经消失在美国的公共语境,传闻被美国六大(有媒体给出六家这个数据,原谅我无能力核实)公司控制全国百分之九十报刊媒体。包括设定政治正确的伪命题滥觞。

(1)枚举案例:黑命贵,南希议长下跪了,民主党领袖群体下跪了,却是贵在死者弗洛伊德是黑人,可以借白警之手,煽动动荡,制造社会秩序混乱,借机为选举募款,而77岁的黑人警官,被安提法和黑命贵运动打死了,其命在媒体语境中自然消失,可见并不存在黑命贵。

(2)政治中立只应当存在于宪政体制结构中有信仰有道德的君子之间的政治博弈。当体制性功能丧失,如议长和司法系统,均无视宪法和选举法规范,当选举日出现不该同步出现的七州同步半夜停机,当至少四个州同时出现拜登曲线,他们都故意没有看见,却违背其社会岗位职责,向社会发出谬误认知结论,冒名信息反馈,误导天下,以支持软性政变。“1619项目”直接攻击宪政观念,属于文化政变因子之一。这种软性政变恰好属于王沪宁著述《美国打败美国》的策略范畴。

(3)司法价值观的识别定位理由

据维基百科介绍,价值观是一种处理事情,判断对错、做选择时决定取舍的标准。有益的事物才有正价值。对有益或有害的事物评判的标准,就是一个人的价值观。

我们姑且以此价值观为个人微观准据法掌控的通说。如果加以确定的社会有效性限制,却只有设定附加条件,才具有社会可操作性。其道理犹如军人都懂的三点成一线,才有可能射中靶子。无论法官或是军人,其个体的社会岗位,必须附加遵守职责体系价值为执行前提的准据法,以此规制个人选择的自由空间。换言之,大法官的独立司法并非个人的任意,而是基于总统就职誓言权力体系化下授的职务托付,坚守宪法选举规范、人权原则、平等保护原则、以事理知识论,作为司法决策的依据,完成宪政体制基础平台选举制度的安全操作。以此为己任,才足以体现联邦最高法院九大法官的神圣性。可惜,在爱泼斯坦神秘小岛游泳照片中,出现了大法官罗伯茨的半裸圣像,看来最高法的司法质量被玷污,并非偶然。半夜停机和拜登曲线,就是系统化欺诈的显性标志,侵犯了参与选举的所有人的权利,德州总检察长凭什么不能代表全州选举人对于宾州等法院和行政违宪修改选举法的举动提起州际诉讼?社会关系确实不存在显性物理关联,但社会关系也存在价值利益的互动关系。联邦最高法院以九比二的比例作出的决策,总要讲出一个道理来吧。现实是用专断的语言,向全世界作出恶劣示范,驳回德州诉宾州等四州违宪修法侵犯选举权平等保护原则的案件,却是以司法的名义,公然袒护系统的选举欺诈。

(4)美国军队在这种隐性选举软政变中的识别责任和立场选项

A、军队并没有自己独立的价值,只有依附于体制价值的功能作用,缘由是体制通过税收制度养活了军队,而军队的官兵以鲜血或生命捍卫体制价值。

B、只有以自由为价值目标的体制空间,以民主选举为制度基础的构建手段,以法治为秩序的构建标准,三者合成为宪政价值,才是人类共性硬件人文环境的可选择体制价值。因为它是契合以真善美结构一体化为绝对标准的体制。民主体制的设计,又相容于纠错机制,必要性在于执行者都是自然人,不可能不犯错。

C、任何文本宪法,但凡丧失自由核心的,只能是伪装宪法,因为它不过皇帝登基诏书的替代,不会具有宪政功能。我们有必要区分自由的性质。左派自称自由派,可以鼓动女人自由光屁股上街抗议,可以鼓动性识别混乱,可以鼓噪厕所混用,却推销三大伪命题,即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宗教歧视,设定为政治正确,不得触碰,否则开除。因而自由的要义,在于行动边界的识别理由,那很抽象。通常概括为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和谋取经济权利的自由。至于媒体和平台,有能力禁言总统,还有本事抹黑为独裁者,这很像独享民主的霸主,明显是新型专制的滥权。攻击宪政的做法,就是复辟独裁。根据实际运作的国情,推演美国宪法的未来,如同中国,不排除被马克思主义强奸的概率。看看2020年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是个公开崇尚习近平的社会主义者,就明白所以然。所以,军队的高阶军官,尽管誓言忠于宪法,往往属于空洞允诺,通过提出邮寄选票实情限时勘察的诉求,就可以检验他们宪法情怀的真假。

D、查验真相的有效办法有很多,直接简单的就是验证军人选票是否如实登录在选举资料中。只要联邦最高法院没有就本次大选作出合乎事理的解释,你们就有理由追究真相,而且需要坚持到底。

E、当我确认中共蒙财色杀组合拳加上AI技术加上株连制在美国运作纯熟,也就确认左派已经共产党化了,仅靠川普总统及其白宫幕僚空对空的政治运作,仅靠基督徒的祷告,物质能量估计还是欠缺的。也许更需要有限军管的强力驱邪功能,恢复宪政机制,才有可能避免未来剧烈的大范围内战。

美国的军人们,你们的驻军最高长官也许无法代表你们主张具体权利,却可以代表你们就邮寄选票的落实向有关部门提起寻求真相的主张。

美国的军人们,你们是美国宪政的最后保障。美国个别最高军事长官,在法律和政治的专业问题上,难免糊涂,比较而言,阿桑奇和斯若登等情报人员,遭遇了白虎堂,是更真实的故事。至少,索要选票回执,却是你们现实能做到的,是应对系统欺诈的有效检验方法。宪政的基础特征,是自由和民主。如果允许机器偷票,纵容系统欺诈,就意味着民主制度的死亡。那是专制的胜利,更是人类灾难的开始,因为奉行和平主义的美国军队,在体制中将独木难支。完毕。此致

敬礼!

李琳(四维)

2020年12月20日星期日

附件:拜登曲线示意图

(作者为中国退休法官,基因思维范式理论体系创立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