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王太后梦前世 故地重游感轮回

文/周晓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23日讯】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小国不丹,人口只有75万,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国家之一。在这里,信教非常普遍,几乎人人信教,户户都供有神龛,主要的信仰是佛教。或许因为有信仰,物质上并不富裕的不丹人单纯而容易感受到快乐。

不丹现在的国王是吉格梅‧凯萨尔‧旺楚克,他的母亲,即前任不丹王后、现在的不丹王太后是美丽大方的多杰‧旺姆‧旺楚克。她1955年12月出生在不丹西部的罗布岗村。早年,她曾赴印度留学,1979年与不丹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成婚,成为不丹王后。

多杰‧旺姆还是一位作家,在其介绍不丹的《秘境不丹》一书中她讲述了关于她前世的亲身经历。在一个信奉佛教并接受轮回转世观念的国度里,她的转世经历并不令人感到奇怪。

多杰‧旺姆写道,在她快40岁时,开始反复做一个梦,而且每次都会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忧伤从梦中醒来,醒来后常常发现自己满脸泪水。

在梦中,她梦到一栋三层的不丹传统式大房子,第二层有带顶棚的露台。一个身材苗条、个头有点高、年近30岁的女人站在露台上,背着一个熟睡的婴儿。

她在梦中看到,这个女人身穿基拉裙,用一对传统的老式银胸针在肩头别住,而女人的脸上是一种夹杂着困扰的悲伤和渴望的神情,似乎在等待什么人归来。在她背后的门廊上坐着两名女子,在用原始腰机织布。那栋房子有一个带围墙的院子,院里的小柑橘树结满了成熟的果实。

这应该是一位生活在大户人家的主妇。在多杰‧旺姆做了几次同样的梦后,她开始感到自己就是梦中的那个女人,她对那女人的情感和忧伤感同身受,她甚至还能感觉到孩子的呼吸和她柔软温暖的身子。

这样的梦无疑困扰著多杰‧旺姆。终于有一天,她将梦中的房子和那长满柑橘树的带围墙的院子讲给了父亲,并问他是否知道不丹种柑橘的地区有没有符合这个梦境的房子。

父亲听罢,问她梦中的房子是不是彩绘的,多杰‧旺姆说“是”。父亲便肯定地告诉她:“那就是舍尔纳兴春的那栋房子。我去过那里,它和你说的一模一样。”虽然确认了房子的存在,但多杰‧旺姆仍有些怀疑,梦中的房子是否真的存在。

问过父亲后的几个月,多杰‧旺姆仍继续做着同样的梦。1993年的某一天,在她38岁那年,她决定亲自到舍尔纳兴春去看看那栋房子,女儿索南德琛和她同行。

多杰‧旺姆来到了舍尔纳兴春。她穿过水稻田,走了一段时间,然后就远远地看到房子的一角。在走到一个水推的转经筒边,她停下了脚步,仔细地打量著房子。不可思议的是,房子和她梦中所见果真是一模一样。

她看见房子后面站着一个好看的女人,大概快60岁了,身穿绛红色僧袍。多杰‧旺姆对她竟然生出了非常熟悉的感觉,于是她上前和她打招呼,并问她:“我们以前见过面吧?”但对方的回答却是“从来没见过”,不过,那尼姑邀请她进屋喝茶。

尼姑告诉多杰‧旺姆,她就出生在这里,现在和儿子一家住在这里。她守寡之后,就做了尼姑,而这在不丹并不罕见。

多杰‧旺姆走上二楼,从一扇窄窄的窗户向外望去,一眼就看到了院子中那两棵老柑橘树,如今只挂着几个干瘪的果子。院子的围墙已经倒了,只是墙角的一点还留在那里没有变,其余的碎泥石散落得到处都是。她心头顿时生出一股忧郁。

女儿索南德琛察觉出她的异样,便问她怎么了。多杰‧旺姆悄声说道:“那是我梦里见到的柑橘树——怎么荒凉破败到如此境地?”

尼姑拿来茶点招待她们,并端来酥油茶和藏红花饭。多杰‧旺姆默默地坐着,纠结著是否要进一步询问。终于,她还是忍不住问道:“这家里是否有一位年纪轻轻就去世了的妈妈?”尼姑回答得很干脆:“我母亲是31岁去世的,当时我才3岁。”这与她梦境中的母亲和孩子的年龄相仿。

多杰‧旺姆又询问死因,尼姑说是死于天花,而这是那个时代不丹的主要杀手。尼姑告诉她,她母亲是在死了一年后,尸体才被从坟墓里取出来火化的,因为人们认为火化天花患者可能会造成病菌的传播感染,而这发生在五十多年前。

或许,当年背上的孩子现在就住在这栋房子里。多杰‧旺姆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请尼姑带她去别的房间转转。她看到了尼姑聪明漂亮的孙女们、看到了二层楼上那个带顶棚的露台,不过现在没有人在那里织布了,但她仍看到了固定原始腰机的洞眼。尼姑告诉她,她小时候,织布工就在那里干活。

让多杰‧旺姆稍稍觉得与梦中有点不同的是,露台栏杆的样子变了。尼姑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便主动说,他们前几年把老的栏杆换掉了。

最后,她们又来到了三楼,来到了经堂。多杰‧旺姆在佛像前磕了三个长头,然后转身离开。这时她看见一副老式黄铜望远镜躺在窗台上,她拿起望远镜,居然看到了她出生的那个村庄——罗布岗村。一切在冥冥中都似乎有安排。

此时,在多杰‧旺姆的心中,她几乎相信这就是她前世生活过的地方,但她并没有将自己的梦告诉她们。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梦,也没有再回过舍尔纳兴春,没有再见过那个家庭的任何人。但她内心中的问题却不断浮现:梦中那满脸忧伤的妇人是否祈祷过要重生在罗布岗——那个面向她的村庄和家屋的美丽小村?她是否在她患天花死后二十年,确实重生在了罗布岗?……或许,这不会是巧合。

显然,多杰‧旺姆内心是相信有轮回存在的。她在书中写道:“在所有过往仪典中,不丹人认为最重要的是丧礼,因为丧礼不仅标志着一个灵魂的流逝,也标志着它走向重生旅途的开始。”

她认为,人要走过许许多多重生的轮回。“我们不能预言我们将在何时何地重生,但是,一个人下辈子的品质和性质是可以由他前世累积的功德来决定的,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如此,这包括他是否虔诚、是否悲悯、是否在日常生活中与人为善。最进化的是那些心灵特别纯净的人,他们最终无需重生的轮回而得到涅槃。”@*#

参考资料:《秘境不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