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法轮功不放弃?

文: 未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欠法轮功学员一个道歉!”

2020年3月28日是一个周末,喧嚣的香港广场传来阵阵悠扬的乐音,上百位法轮功学员随着音乐祥和的炼功,缓、慢、圆的功法吸引许多市民来学炼功法。

一位香港年轻的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欠法轮功学员和《大纪元时报》一个道歉!”她坦承自己过去受中共官媒的影响,对法轮功有偏见,然而在“反送中”以来,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向世界传递真相,让她终于明白了真相。

不少香港市民在社交媒体上留言,为自己之前对法轮功的误解致歉:

“经过今次事件,我才明白以前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是何其残忍。”

“真正见识中共残暴才相信法轮功是真正被迫害。”

“以往不信,现在不得不信。”“支持法轮功。”“真金不怕火炼。”“法轮功,对不起!”

法轮功为什么站出来?

从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至今已经21年,直至目前每一天每一刻,法轮功学员仍然在世界各地,顽强地传递著真相,揭露中共谎言。因为他们经历了谎言带来的魔难,也知道真相的弥足珍贵。

自1992年5月13日,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在中国长春由李洪志先生传出,以“真、善、忍”为指导,有五套舒缓柔美的动作,是一项古老的佛家修炼大法,一经传出受到了中国民众的广泛爱戴。然而,自1996年开始,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出于嫉妒,利用舆论无端攻击法轮功。

早在1999年6月,即在7月20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之前,中共已在谋划舆论造势。在江泽民的指使下,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亲自策划指挥,赴长春拍摄了长达六个小时的专题片《李洪志其人其事》,用中共媒体剪切录音、伪造证词等手法,抹黑法轮功创始人。

此片成为江泽民说服中共其他领导人同意镇压法轮功的所谓“事实依据”,并在1999年7月22日,即正式镇压的第三天通过中央电视台向全国反复播出。此片在劳教所等处被用来强迫洗脑并作为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依据,警察看完此片后,内心里充满了对于法轮功的仇恨。

与此同时,中共指令各级部门,要积极参与“揭批法轮功”,并成为考核官员政绩的关键性指标。中共各基层组织,早已像一台在共产党威权下高效运转的暴力工具,他们用各种手法来编造法轮功学员精神错乱的场景。这就是所谓的“1400例”,指炼法轮功导致1400人死亡。

如其中有一例是甘肃省武威县西阳小学女教师黄欣金,她被说成是炼功得了精神病,跳楼自杀,实际情况是黄欣金因坚持炼法轮功,被公安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了二十多天惨无人道的迫害,后在被软禁期间跳楼致死。

再比如“一千四百例”材料的第一例是说一个叫王喾的人炼功致死,后来他的妻子在网上披露说,她丈夫王喾1984年得乙型肝炎,1998年肝硬化去世,属正常死亡,并且他从未炼过法轮功。

然而,过于夸张的材料有时适得其反,许多“一千四百例”家属投书海外明慧网指出,其家属并非因学炼法轮功而死亡。

中共用谎言掩盖谎言

一些省市的领导目睹身边的家人、朋友,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健康,对于迫害并不认同。拙劣的谎言难以维系,民众渐渐对法轮功由误解转为同情,对镇压就越来越反感,眼看镇压政策难以为继。

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等人开始策划一场“重量级”的宣传攻势。于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粉墨登场了。

2001年1月23日,发生了天安门自焚案, 两个小时之后,英文稿件迅速向全球转发。

美国独立制片人丹尼·谢克特(Danny Schechter)质疑,新华社在事发后数小时内即把报导提供给外媒转载,相当不寻常,因为中共官方媒体对于敏感事件几乎不会有即时报导,通常必须经过层层审查。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的正式声明中指出:“中共当局并企图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来诬陷法轮功。然而,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警察事前拎着灭火器、喉管切开后三天能说话、身体烧焦而头发未烧等等,明显的漏洞令“自焚”的虚假一目了然。

在2001年,《华尔街日报》、BBC等西方媒体纷纷对于“天安门自焚案”予以披露,然而西方政要却对于中共的人权迫害,并无任何实际的制裁。这等于让中共试探出了西方的底线——他们并非牢不可破。一方面,中共利用加入WTO,对西方展开金钱攻势,一方面却对于迫害法轮功步步升级。

鲜为人知的宣传“黑洞”

不为外界所知的是,江泽民集团为了迫害法轮功,几乎是全方位动用社会资源,绑架了整个体制,其耗费的国家财政及人力、物力有如“黑洞”,是中共从来都不提及的禁区。

在江泽民眼皮底下的北京,首当其冲从公共财政中大肆抽血:根据北京1998年至2002年官方财政数据,2002年北京基本建设的财政预算急剧下降,农业和教育支出也于2002年开始回落,而政法支出增长率的排名,却从1998年的倒数第二跃升至2002年的第一,增长幅度(37%)大于其它所有各项投资预算。而1999年这个分水岭,恰恰是江氏集团大规模打压法轮功的开始。

中国有2000家报纸、8000家杂志、1500家电台、电视台、千余家网站,中共镇压法轮功以后,这些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比如《人民日报》在镇压头一个月中就出了347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每天就有10多篇。

中央电视台仅2002年4月25日至2003年底,“焦点访谈”,“新闻节目”等栏目,就制作了332个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节目。仅“中国反××协会”就编辑了30多部反法轮功影视片,每部花费都在百万元,全国各省市地区举办各种反法轮功的大型展览,还印制散发了各种展板、书籍、光盘、小册子、招贴品等,这些加起来又是数量惊人。

教育部长陈至立强制要求高校开发网络封堵技术,资助各类反法轮功研究,校园内外举办各类诋毁活动等。如2001年2月6日一天内,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青少年,当天共张贴宣传画50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当天的材料费用150多万。

从2001年起,四川省每年拨给省社科院100万元用于诋毁法轮功的所谓研究。江还命令各地成立“反××协会”,“中国反××协会”搞了展览活动近千场次,报告会、座谈会千余场,编辑影视作品30余部。2004年后,还通过中国驻外使馆在海内外大搞反法轮功图片展,花费巨大。

为了阻止国际社会对中共人权的谴责和制裁,1999年以来,中共每年派出庞大的代表团参加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以2001年为例,500多人的代表团,每人按1500美金(机票加食宿),仅此一项五年开支至少3000万人民币。更重要的是,为了让各国保持沉默,每次给亚非拉各国官员的行贿黑金都是天文数字。

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一个个法轮功学员披星戴月,冒着生命危险,自己编制真相小册子、打印、发放,从1999年至今,中共发动了长达21年的残酷打压,仅仅因为他们发放传单、打印资料而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前提下,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拘禁,并施以酷刑,数十万人被拘押、绑架、监控、非法判刑,至今在明慧网记录的被迫害致死、真名实姓的法轮功学员已达4000余人。

中共对海外的渗透和国际社会的惊醒

这是一位西方学者,在中共邀请之下,赴中国考察、参观的感受。著名西方汉学家比利时人西蒙莱斯(真名是利克曼),在他所著的《中国阴影》中有这样一段的论述:“在中国,你看到的永远是中国官僚们布置好让你看到的,从你进入中国的那一刻起,你就像进入了一个高效率的‘骗局’,你的旅行日程被安排得紧凑严密,几个星期下来,你感到非常紧张丰富,然后就该回去了。而且一定是带着丰富美好的印象回去。

于是,一批批的西方记者被请进来,热情款待、紧张旅行,饱餐了各种中国菜与中(共)国谎言之后,又被送出来,他们在中国看到同样的东西,回去又说同样的话,既无真实又无新意,这样,那些记者又何尝要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何不坐在办公室向壁虚构一番,反正都是谎言!”(Chinese Shadows. By Simon Leys,New York:Viking Press,P1-2.)

美中经济权威人士、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说,“华盛顿DC的许多(政府官员)也倾向于不把法轮功当作异议团体看待。”

“少数几名国会议员可能会在集会上发言,但是大多数议员故意离得远远的以求自保。而且不参加法轮功集会不会给他们的政治生涯带来任何负面因素,因为媒体对此报导甚少。报导法轮功的游行对这些媒体来说只当是小小的一桩公益事业。”

据《新闻周刊》2020年10月27日刊发的一篇调查文章显示,美国至少有600个团体是与中共有联系的统战分支,定期接受中共官方的指导。其中至少包括83个同乡会、10个中国援助中心、32个商会、13个华语媒体品牌、38个宣扬“和平统一台湾”的组织、5个友好协会,以及129个教育文化团体等等。

在美国境内7个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中,大约一半跟“统一战线”有关。此外还有265个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经常与中共领事馆挂钩、参与一些活动。

自2019年6月至12月,中共对香港的血腥镇压,惊醒了国际社会,而在中共病毒疫情中,推脱责任、掩盖疫情令世界认清了共产党的魔鬼面目,一味苟且将意味着更大的灾难。在美国、欧洲各地,陆续取缔美国各地的孔子学院,宣布在美国中共媒体为代理人机构,并启动了一系列制裁中共的实际举措。

结语:

正义的觉醒,在遭遇邪恶的对决。正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所说:“物极必反,邪不胜正,是人间永恒的规律。共产邪灵逞凶一时,那是因为人们暂时被其狡猾所欺骗、被其表面的强大所恐吓、被各种诱惑所蒙蔽。人性虽然有弱点,但也有善良的本性、千百年来承传的美德与道德勇气。这就是希望所在。”

世界在觉醒,正气在回升。乌云再厚,也遮不住真理的光芒,风浪再大,也难阻正信的远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