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总统大选必须恪守宪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总统大选的过程中,美国宪法理当被遵守,因为它是这片土地上的最高法典。

宪法赋予了州立法机构权力,来主导各个州对总统选举人团代表的任命。宪法也规定,总统任期,将在大选来年的1月20日中午结束。其它具体的实施办法,由联邦法律规定。国会通常不对这些规则进行永久性的修改,但常常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临时的局部调整。

比如,尽管联邦法规定,计算选举人团票数的日子是1月6日。但出于各种原因,国会常常将这个日期提前或延后几天。这样的调整不会造成多少影响,因为它距离宪法规定的唯一大限,还有整整两周的时间。

2020年的总统大选,其复杂情形堪比1876年。在1876年的大选中,部分州同时投出了两套选举人票。为了解决纷争,国会重新举行大选。而此次大选,也有充分的理由被同等对待。

美国保守派律师事务所,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中,有一个“阿米斯塔德项目”(The Amistad Project),旨在监督和维护大选诚信。该项目,已在多个摇摆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提起诉讼,细数各种猖獗的违规行为,及对州选举法的大范围侵犯。不仅如此,这场选举还被灌入了超过4亿美元的私人资金,其规模史无前例。这些资金,被用于左右地方选举官员,影响大选程序,无视和违反州选举法。

大规模的舞弊,已经深度侵蚀了选举结果,让州立法机构发起的选举程序失效。这意味着,宪法规定的最重要的程序之一,并没有被遵守。

联邦法律中,针对可能出现的选举“失败”有相应条款。这一条款,对我们所目睹的争议州情形完全适用,比如亚利桑那、佐治亚、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在这每一个争议州中,涉嫌违反州选举法的选票数,已经远超唐纳德·川普和乔·拜登之间的得票差。也就是说,目前报告的选举结果,也许——甚至很有可能——并不反映这些州的真实民意。

所幸,距离宪法规定的大限——1月20日中午——尚有充足的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而国会,只须推迟计算选举人票数的时间,等待争议州的立法机构召开会议、梳理清楚这些选举异常。

然而,一个分裂的国会,不大可能主动这么做。因此,“阿米斯塔德项目”(The Amistad Project)才要求法院,阻止国会计入一些争议州的选票。在这些争议州中,地方立法机构尚未明确认证选举结果。

这将迫使争议州的州长,允许州议员们重新会晤。比如,在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最近动用了州警,阻挡共和党议员们进入议会大楼。

夸张的是,尽管宪法将所有责任和权力赋予了州立法机构,来任命选举人团代表。可是这些州议员们,自大选日至今,甚至无法召开会议,更别提对大选程序进行审查了。

联邦法律固然重要,不可草率对待,但宪法更加高于一切。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联邦法律亦承认,如果大选过程中出现异常,那么国会计算选举人票的最终期限,也可能无法遵照。

宪法中明确规定,如果没能按照州立法机构制定的法规进行大选,那么大选的结果就是无效的。为了重塑美国民众对大选的信心,推选出合法总统,我们必须恪守宪法。

原文We Should Follow the Constitution When Electing Our Presid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菲尔·克莱恩(Phill Kline),是堪萨斯州的前总检察长。目前,他担任阿默斯特浸信教会(Amherst Baptist Church)讲坛牧师、一所法学院的教授,及托马斯·莫尔协会 “阿米斯塔德项目”主管。

此前,菲尔·克莱恩曾担任中西部总检察长协会(Midwest Association of Attorneys General)主席、国家总检察长协会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torneys General)成员,也曾是暴力性侵犯逮捕工作组(Violent Sexual Predator Apprehension Task Force)的主席之一。他曾担任堪萨斯州众议员长达8年,期间,他主持了财政拨款委员会(Appropriations Committee)和税收委员会(Taxation Committee),并且撰写了受害者权利法和福利改革法。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