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被判死刑的七个中共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5日,被称为“中国金融反腐第一大案”的主角赖小民,被判死刑。赖小民落马后,中央电视2020年1月发布的反腐专题纪录片,曝光了诸多案情细节。其中谈到,在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个房子内,有一排保险柜,里面存放的现金高达两亿多元人民币。

这里,特对七位被判处死刑的中共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做一个盘点。

一、副部级赖小民

1月5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因犯受贿罪、贪污罪、重婚罪被判处死刑。

赖小民被控受贿17.88亿余元。其中三起受贿数额分别在2亿元、4亿元、6亿元以上。

苏州中学前教师潘露,对17.88亿余元人民币有一个形象化的描述:“如果我们把这笔钱换成一百元一张的大钞,它总共重二十吨,用十吨的卡车可以装两车,用五吨的卡车可以装四车。如果用房子放这笔赃款的话,那一个一百平米的房子是不够大的,要一个别墅放这笔钱。”

财新网曾报导称,赖小民有“三个一百”:一百多套房,一百多个关系人,一百多个情妇。

二、副省级赵黎平

2017年5月26日,原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省公安厅长赵黎平被执行死刑。

赵黎平被控犯故意杀人罪、受贿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储存爆炸物罪。赵是中共十八大以来执行死刑的第一位部级官员。

2015年3月20日晚,赵黎平驾车到赤峰市追杀其情妇,杀人后,将尸体装入奥迪车的后备箱,离开赤峰,半路抛尸,并用汽油焚尸灭迹;在驾车逃跑过程中,被警方抓获。

警方在赵黎平抛物现场,找到了他藏匿的一支转轮手枪、一支六四式手枪,49发子弹;在赵黎平位于内蒙古公安厅警体中心二楼办公室的保险柜内查获91枚雷管。

在案件的一审、二审直至死刑复核阶段,赵黎平一直不认罪。

三、副省级王怀忠

2004年2月12日,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被执行死刑。

王怀忠被控索贿、受贿517.1万元,另有480.58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王怀忠,自认为是“泽中蛟龙”,迟早要“终入大海作波涛”。对王怀忠涉嫌腐败问题,在他落马前,一直有人举报,上级做过多次调查,但都不了了之。他曾公开在大会上讲:“感谢纪委,查我一次,提拔我一次,查我十八次,提拔我十八次!”

王怀忠自始至终不认罪。不仅不认罪,还说他的案子“是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冤案”。

据报导,王怀忠不认罪,是因为他为了买官,曾向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在安徽工作的堂妹江泽慧行贿450多万元,而跟江泽慧行贿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个人,江泽慧啥事没有,他凭什么认罪?

杀了王怀忠后,安徽省有6位副省长被查办,分别是:何闽旭(被判死缓)、王昭耀(死缓)、倪发科(被判刑17年)、杨振超(无期)、陈树隆(无期)、周春雨(被判刑20年)。

其中,陈树隆受贿2.75亿余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9.16亿元,内幕交易获利1.37亿元,泄露内幕信息给他人获利3031.17万元。

四、副省级胡长清

2000年3月8日,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被枪毙。

胡长清被控索贿、受贿544万元,行贿8万元,巨额财产161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胡长清案发于1999年8月7日。此前一天,他在昆明“世博会”主持了江西馆开馆仪式。第二天,他在昆明机场给江西省政府秘书长打了一个电话,说去深圳去一趟。不久,中央组织部的电话打到世博会江西团,想找胡长清谈话。江西省官员立即联系胡。胡称自己在深圳,没说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江西省官员接着打电话到深圳,深圳表示不知道胡的行踪。无奈之下,有关部门通过电信和航空部门查找胡的踪迹。一查手机,发现胡根本不在深圳,而在广州。再查8月7日昆明机场出港名单,没有“胡长清”这个人。最后,有关部门在广州的中国大酒店找到了以“陈风齐”的假身份证入住的胡。原来胡在出公差途中跑到广州与情妇幽会去了。

据报导,在法庭上,胡长清的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前,或发言完,都会说一句“谢谢审判长”、“谢谢公诉人”,“谢谢律师”。在中纪委调查和最高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期间,胡多次向办案人员痛哭流涕,请求宽恕。

据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说法,胡长清之所以被枪决,是因为他说了不少对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不满的话。

五、副省级段义和

2007年9月5日,原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被执行死刑。

段义和最重要的犯罪事实是:他找人以爆炸的方式,杀死了跟他纠缠不情的情妇柳海平。段认识柳时48岁,柳18岁。段有了这个小情妇后,帮她将农村户口变成城镇户口,找到很好的工作,买了房,买了小轿车;还帮她的父母在城里找到好工作;之后,柳要跟段结婚,段不干,柳向有关部门告发段,并索要100万元补偿费。段找到他的侄女婿陈志与陈的好友陈常兵,在柳的小轿车里安了爆炸装置,最后摇控引爆,致一死两伤,两辆轿车被毁。陈志被判死刑,陈常兵被判无期。

另外,段义和被控索贿、受贿人民币169万余元,另有133万余元的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段义和因好色贪财,毁了三条性命,害了四个家庭!

六、副部级郑筱萸

2007年7月10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郑筱萸被控受贿649万元,并犯玩忽职守罪。郑筱萸擅自批准降低换发文号的审批标准,造成严重后果。经抽查发现,部分药品生产企业使用虚假申报资料,获得药品生产文号的换发,其中6种药品竟是假药。在2006年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公司“亮菌甲素注射液事件”和安徽华源生物药业公司“欣弗注射液事件”中,导致10人死亡,多名病人出现肾功能衰竭。

执行死刑前一天,郑筱萸在遗书中写道:“说句心里话,我即使是天天做梦,也梦不到我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在中国,因‘犯玩忽职守罪’而获死刑的部级高官中建国以来我是第一人……明天我就要‘上路’了,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现在最害怕的是,我将如何面对那些被我害死的冤魂?我祈求他们能够原谅我、饶恕我。”

七、副国级成克杰

2000年9月14日,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被执行死刑。

成克杰被控在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时,伙同其情妇李平,或单独受贿人民币4109万元。但在法庭上,成克杰全部翻供,拒不认罪。

据消息人士透露,成克杰被处死的真实原因是得罪了江泽民。成克杰曾对江泽民的情妇、全国人大代表、歌星宋祖英“关心”过度,引起江泽民醋海生波,导致小命不保。

成克杰是中共建政71年来被执行死刑级别最高的官员。

死刑也挡不住前“腐”后继

被执行死刑是最高的刑罚,古代称为“极刑”。但是,中共腐败的癌细胞早已全身扩散,死刑也好,死缓也罢,都无法阻挡中共全面、彻底的腐败。因为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不腐败是偶然的,腐败是必然的。一个腐败分子倒下了,千万个腐败分子马上被复制出来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