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抗议者:警察放进去一批人后 就开始放催泪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2日讯】“我们被做局陷害了(setup)”,他们在克鲁兹议员正要展示证据的时候,打开路障,打开国会大门,让伪装成川粉的安提法的人进去了。“停止窃选”参与者Rena Wang这样说。

1月6日,数以百万计的川普(特朗普)总统支持者聚集在华盛顿DC,举行集会,呼吁“停止窃选”(Stop the Steal)。佛罗里达的Rena Wang也亲身见证了这一重要历史时刻。但是,她感觉“被人提前设好了圈套陷害了”。

Rena用人山旗海来形容1月6日在华盛顿DC的集会,她说:“看到这么多爱国者,我感觉很自豪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华盛顿DC人山人海 很平和

各族裔佛州川普总统支持者,穿白衣服的是华裔支持者。(受访者提供)
佛州的川普总统支持者手持佛州州旗。(受访者提供)
佛州的川普总统支持者手持佛州州旗。(受访者提供)

Rena讲述,那天在华盛顿DC,他们的手机从早上9点钟开始基本上就没有任何信号了,“大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网络或者手机信号, 一直到下午手机同时都传出晚上6点开始宵禁的警告。”

Rena表示,川普总统讲完话以后,大家就一起往国会山那边走,先站在国会山草坪的比较外围的地方,那个时候大概应该在2点到3点之间。然后大家往国会山方向走。我们看见好多人,“真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很平和”。

大家就慢慢的往里走。“忽然我们听到一阵欢呼声,就看见一群人从国会山左边的楼梯,上去了,进到国会里了,(没有看到警察拦截)。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我们就听到了枪声,还有好多的烟雾在前面,我们都有点惊慌,忙问‘ 怎么回事,是开抢了吗? ’”

催泪弹伤及无辜民众

左边的男士中了催泪弹,大家帮他洗眼睛。(受访者提供)

Rena表示,当时大家非常惊讶,都说不可能开枪,然后就听见有人说他们放了催泪弹。旁边的那几个朋友都非常生气。正在说话时,又有好几波的催泪弹向他们正面的人群这边打来。

Rena说:“ 我们都惊呆了,因为大家都非常平和的站在那里。 我们特别生气,就往前走,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时就看见一个老兵,退伍老兵模样的男子跌跌撞撞的走着,然后就倒在了地上。我们赶忙过去,问他怎么了。他说:‘我眼睛痛,我看不见了’ 。 经过询问后才知道,原来他中了催泪弹。我们这一群人就赶紧过来,拿瓶装水给他冲洗眼睛,大概冲了20分钟左右,他才慢慢好起来。

没信号的手机突然同时收到警告

Rena说,刚刚帮完老兵,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手机突然间都有了信号,手机上写着“紧急警告:今晚6点开始宵禁,所有的人马上离开。”

她表示,当大家看到手机上的警告时都惊呆了, 没有想到自己一腔的爱国热情竟然被如此对待。好像自己成了犯罪份子。

Rena气愤的说:“事后想起当时的场景还觉得可怕。事后看到网上流传的视频才知道,是他们(警察/保安)打开门,打开路障让第一批人进去的。根本不是硬冲进去的。他们把第一批人放进去以后,就对着正面的人群放催泪弹了。”

满腔热情换来被做局陷害 很伤心

Rena和其他南佛罗里达的支持者乘坐6辆大巴士,行程十几个小时到华盛顿DC和平集合,支持川普总统,呼吁停止窃选。

Rena说:“我们一直喊‘USA, USA, Do your job, Do your job’,因为我们希望国会议员做他们该做的工作。大家喊的口号都是这些,我们的嗓子都喊哑了。”

“然后,等到那些人开始放催泪瓦斯的时候,好多美国人就急了,他们就在那儿喊‘ Our House, Our House’就是说这个是我们人民的国会,不是你们的。整个这个国会是我们的。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口号。”

佛州的川普总统支持者坐巴士去华盛顿DC。(受访者提供)

说到这时,Rena的眼圈红了,她表示:“我们非常生气、非常伤心,我们就感觉到被做局陷害了(setup),就是被人提前设好了圈套陷害了。”

“他们在克鲁兹议员正要展示证据的时候,打开路障,打开国会的大门,让安提法的人伪装成川粉,然后说是川普支持者做的。进而否定整个集会,这和中共的做法如出一辙。”

Rena伤感的说:“在回程的路上,我们几个女生都哭了,真的很生气。我们自费坐大巴十几个小时到DC。我们满腔热情去支持川普总统,反对窃选。结果我们却被做局了。真的是很伤心、很伤心的感觉。”

佛州的川普总统支持者到达华盛顿DC。(受访者提供)

为了下一代 必须争取权利

1976年的4月5号,Rena曾在天安门广场亲眼见到共产党统治下的第一次民主运动。那时,中共总理周恩来去世,北京市民自发抗议四人帮,该事件被中共定性为“反革命事件”,引来暴力镇压。

Rena还存有好几本那个时候的天安门诗抄。八九年天安门六四学生运动时,她也站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了那场民主运动,并亲眼目睹了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惨绝人寰的杀戮。

Rena见证了在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两次民主运动。

天安门事件后,Rena于1989年8月11日来到美国。“那个时候我对中共是彻底绝望了。老实说,一路上我是哭着出来的,我觉得我的祖国已经没有希望了。”

“我来美国是来投奔自由的。奋斗这么多年我以为我到了一个自由的国度,没想到美国这个自由民主的灯塔也暗淡无光了,我们也到了争取自己权利的这一天。真的是感慨万千!”

“我们不仅见证历史,还要创造历史。”Rena告诉她的女儿们,“如果有一天你们不得不像香港的那些孩子们一样冒着死的危险上街去抗议,去争取你们的权利的时候,你们不可以像香港的那些孩子们一样抱怨你们的上一代没有为你们做什么。我做了我该做的。”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Rena坚定的认为,“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我们始终还是要祈祷正义战胜邪恶。而且我到今天为止还是相信川普总统到最后一定会赢。”

她说,每一个人都应该坚守善良,每一个人坚守自己的良心,说真话。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能做好。就是像中国儒家所说的:先修身,再齐家,然后才能治国平天下。

最后,Rena说,很赞赏在大选报导中,新唐人和大纪元坚持真实报导,讲真话。“这次大选中,美国主流社会的人都知道了新唐人和大纪元,那个名字打得很响亮,他们做得非常好。让所有美国主流媒体感到羞耻。真的为他们感到骄傲!”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