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北省副书记610头子杨松 在美国被举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6日讯】原湖北省委副书记,“610”负责人杨松因迫害法轮功罪行,被海外法轮功学员举报美国政府。

从2019年开始,美国政府开始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并严厉制裁侵犯信仰自由、迫害人权的中共官员。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已发签证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此外,近年有多人因迫害人权被拒发签证,皆因参与迫害法轮功。

2021年1月13日,美国国务院一位发言人向大纪元表示,“根据特定情况,一些制裁是公开进行,还有一些则是私下进行。”

目前,法轮功学员已上交参与法轮功迫害者十万多人名单。名单涵盖中共各级人员,包括宣传、文化教育、演艺、媒体、军队、公检法、宗教系统、企事业单位等。

杨松是迫害者名单上的一员,1950年出生的他,2006年7月至2011年任中共湖北省委副书记、湖北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简称防范领导小组,“610办公室”隶属于该领导小组)第三任负责人。

期间,杨松竭力执行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多次召开秘密会议,策划、指挥和部署对全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2008年3月至2011年1月,杨松兼任湖北省武汉市市委书记;杨松现任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环保督察组组长。

杨松亲自指挥了2008年奥运会期间、2009年中共建政60周年大庆期间、2010年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期间对湖北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报导,杨松作为省“610”负责人,需对在其任期间,在湖北省范围内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致死、致残、酷刑等严重罪行负主要责任。

据不完全统计,在杨松任职的4年多时间里,湖北省至少有2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三千余名法轮功学员被各地“610办公室”伙同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被进行所谓的“教育转化”强制洗脑,强迫其放弃信仰;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致伤、致残。

2010年9月20日,杨松到台湾,一下飞机即收到法轮功学员的诉状,9月27日悄悄返回中国大陆。

杨松在湖北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罪行

1.曹长岭被迫害致死遗体遭警方强行火化

武汉法轮功学员曹长岭。(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曹长岭,男。2008年8月8日于北京奥运开幕当天,被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两天后的8月10日,家人被当局告知曹长岭老人在医院抢救。家人赶去后,发现老人全身青紫,没有知觉,昏迷不醒,整个人躺着只有一口气。头上有三个洞、耳朵出血、眼睛已看不见、左肩膀一侧骨折、肾被打坏、背部衣服被拖烂,整个后背惨不忍睹。

8月15日,医院宣布老人死亡,遗体被警方强行火化。

2.全省“六一零”系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6年11月9日,杨松亲自到湖北省司法厅(主管监狱和劳教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监狱等地指挥迫害。

据明慧网2006年10月29日报导,湖北省“610”秘密传达:对全省三大监狱: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湖北琴断口监狱、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刑满到期和非法劳教到期尚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准直接回家,由所在地“610办公室”直接从监狱绑架到所谓的“法制学习班”,进行强制“转化”(放弃信仰)。

武汉市江汉区“法制学习班”即二道棚洗脑班为省“610办公室”定点之一。

2009年8月25日,57岁的法轮功学员郑玉玲,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后又转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八个警察、帮教和打手轮番对她进行灭绝人性的精神摧残和野蛮灌食,不让她睡觉,不让她上厕所,长时间罚站,但郑玉玲没有放弃信仰。

2009年9月25日,郑玉玲又被送回湖北女子劳教所。3天之后(9月28日)郑玉玲被迫害致死。

武汉法轮功学员郑玉玲遗像。(明慧网)

3.利用“反×教协会”迫害法轮功

所谓“反×教协会”是为了配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而以专家学者名义成立的组织。

湖北省“反×教协会”成立于2001年3月29日,在湖北省“610”办公室的直接领导下,发动科技界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协助迫害法轮功,用其成员的宗教或者科技身份,向国内和国际社会发布和解释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借口,并向中共当局及“610”系统献计献策,煽动仇恨,并直接参与包括“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各种迫害活动。

2009年11月28日,在湖北省委610办公室、省反×教协会举办的“湖北省反×教十年工作论坛”上,杨松到会讲话。该会议主要是总结10年来迫害法轮功的经验。

4.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湖北省“610”通过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的迫害经验,曾多次得到中央“610办公室”的肯定。其中尤以省洗脑班最为邪恶。

该洗脑班每年办5∼6期,多的时候一年办9期,每期40天左右,非法关押20∼30名法轮功学员。除省洗脑班外,至今仍然开办的还有: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和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等。

特别是2010年初以来,杨松指使全省各“610办公室”陆续重新开办洗脑班,肆无忌惮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精神洗脑。

法轮功学员李军峡,女,1964年生,两次被非法劳教。

2006年12月底,她被武汉市江岸区“610办公室”从厦门绑架回武汉,劫持在谌家矶所谓“法制学习班(洗脑班)”强制洗脑。被江岸区“610办公室”主任李英杰伙同洗脑班人员使用不让睡觉、罚站、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资料、不停写所谓“思想汇报”、“交代问题”、刺激、辱骂等手段迫害。

期间,李军峡遭遇四肢分开铐在床上长达十多天,铐子都深深地扎进肉里,骨头都露出来了。两脚脖子上的肉都是黑的(死前脚上镣铐留下的)。并用小便盆给她灌尿喝等极其下流的手段进行摧残,导致李军峡精神失常。

2008年11月7日,李军峡被迫害离世。

武汉法轮功学员李军峡。(明慧网)

5.利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摧残

在杨松的指挥下,湖北省“610办公室”还将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入精神病院,强行使用损害神经药物进行折磨。

2006年4月26日,近七旬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晓莲,因拒绝“转化(放弃信仰)”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赤壁市蒲沂精神病医院迫害。

“610办公室”人员要刘晓莲配合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刘晓莲拒绝,于是她被注射毒针变成了哑巴,然后被释放。被迫害成哑巴的刘晓莲拿笔亲自写下了自己被残酷迫害经过,投书海外明慧网。

刘晓莲写道:“医生张主任与赤壁镇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镇拿六千元钱来残害我的生命。医院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击、电针我4个小时,并指使年轻男精神病人侮辱、打骂、侵犯我。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毒害我的生命。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我被恶人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我清醒时,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同年9月1日,已经是哑巴的刘晓莲再次被关进赤壁市蒲沂精神病医院。

2008年9月,当局确信她只能活二十几天,才把已被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两年多的刘晓莲释放。

同年10月26日下午,刘晓莲离世。

湖北赤壁轮功学员刘晓莲。(明慧网)

2020年,国际人权日之际,35个国家及地区、920位跨党派政要加入连署行动,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呼吁中共立即停止迫害。

连署的联合声明指出,“法轮功在中国所遭受的苦难,是当今对一个信仰团体最残酷的迫害。”

同时,西方29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将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单递交给本国政府,要求依法禁止这些恶人及其家属入境,冻结他们的资产。

2020年12月1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宣布制裁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厦门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主管黄元雄。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