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位河北患儿在北京求医被拒的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随着河北疫情反弹,一些河北人遭遇了和去年初武汉人同样的歧视:非新冠患者,仅仅因为是河北籍就被北京的医院拒收。网友@Tony哥一家的经历就是个例子。

1月16日,这位网友在大陆最大的问答网站“知乎”上发帖说,他家在河北省廊坊市北三县的燕郊镇,就是那个北京副中心旁边的,跟河北不接壤的,新闻里被炒得热热闹闹的河北省飞地北三县,被很多人误以为是北京地界的燕郊,跟北京一河之隔,那里疫情起来后,当局派人冰面把守,防止有人“偷渡”北京的潮白河。

1月12日起,整个廊坊进入战时状态,全员居家隔离7天,每天穿梭于燕郊和北京的30万上班族,全部停止通勤,边界检查站呈关闭状态,没有紧急事情,任何人不得进入北京。@Tony哥说:“我很理解廊坊政府的命令,虽然只有一个中风险地区(固安县的一个小区),但廊坊全境八、九个区县全部进入战时状态,为的就是在环京区域建立一道防火墙,确保疫情不会传入北京。”

可非常不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这位网友家的6岁孩子腹腔感染了。上个月孩子急性化脓性阑尾炎,在首都儿研所做的切除手术,本周一,也就是1月11号开始,孩子肚子又疼起来,感觉不妙。当时是河北全员隔离前一天,@Tony哥正在外地出差,夜里,孩子妈跑到首都儿研所挂急诊,B超夜间没有,急诊大夫让他们去北京儿童医院做,你猜怎么着?“北京儿童医院听说他们是河北患者,压根就不让进门!管它什么健康宝,管它什么低风险区域,只要是河北人,北京儿童医院一概不接待!”

孩子妈无奈赶回儿研所,在楼道里挨到天亮,周二早上8点,医院上班才做了B超,当时孩子右下腹网膜回声增强,盆腔积液,深处约1.9厘米。医生让输液治疗,输完回燕郊,准备第二天继续输液。

周二晚上,孩子感觉肚子越来越疼,孩子妈有些慌,当时廊坊全境进入战时状态,所有人在家隔离。周三一早,带孩子去当地儿童医院,整个医院居然是空的,医生们都做核酸检测去了,只有个全科大夫坐诊,啥病都看,问了孩子情况,他说这个只有主任能看,但主任去前线支援了,建议他们去当地另外一家医院。他们去了,问了既往病史,医生判断是腹膜炎,必须住院治疗,鉴于孩子太小,建议去之前手术的专业儿童医院,也就是首都儿研所。孩子妈慌忙到社区申请,通过被封锁的边界进入北京,来到首都儿研所。可结果,就在这里,他们感受到作为河北人而受到的“礼遇”。

事情的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周三下午,在儿研所,B超显示病情严重了,右下腹淋巴结肿大,腹盆腔积液比昨天增加两倍多,深处达到4.8厘米,门诊大夫建议住院观察治疗。当时病房管床大夫也同意了,可外科主任就是不同意,当时孩子疼的直不起腰,孩子妈哭着求主任,主任推说情况没那么严重,观察再说。当时廊坊全境封闭,孩子不可能回去,孩子妈哭求住院吧,要不没地方去。主任回:不允许就是不允许,你哭也没用,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找酒店吗?

周四凌晨,出差在外的@Tony哥落地首都机场后,急忙赶到儿研所旁的酒店跟老婆孩子会合。

也许是金塔下的许愿灵验,更可能是药物剂量加大,周四上午孩子感觉好了些,他领孩子来儿研所继续看医生。就因为是廊坊来的,他们不被允许在外科诊室就诊,必须去旁边的感染发热门诊候诊,外科大夫全副武装去感染科给他们看病。他没来的前两天都是这样,管它什么健康码,管它什么低风险区域,全部到感染科候诊,和发热病人一起,至于病人之间的交叉感染,医院好像没有考虑,反正医生们是全副武装。

更让这位网友气愤填膺的是:“就在这里,我遇到了让我义愤填膺的事情,以至于让我写下今天的文字。”

据他介绍,感染科有两位去过承德的父母,带着孩子来就诊,孩子具体啥病情不知道,听说已导致肾衰竭,眼睛都肿起来,门诊下了病危通知书,就这样,那个科室的主任不同意收治入院,让他们回承德治去。孩子父母本来在北京工作,听说在承德老家的孩子病了,急忙回承德接了送到首都儿研所,就这样行程码上留下了河北的行程。

@Tony哥说:“我不相信他们到过中风险和高风险区域,因为一旦去过,他们会被拦在北京之外,根本进不了京,也根本进不了医院大门。既然这样,我不知道科室主任不让住院还有什么其它原因,但若因为是河北人、或有过河北行程,而武断拒绝一个病危的孩子,这个科室的主任实在有违白衣天使的名声。北京健康宝和大数据行程卡在平时是每个人的通关卡,但在今天,在这个承德病危的孩子身上,健康宝和行程卡就是救命的凭证。但这个负责入院的主任,难道他不认可这个凭证?”

河北的医生去了前线支援,河北的孩子病了求到北京,却落到如此境遇。据我看到的网上信息,这种事不乏其人,绝非一例。

不是说“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吗”?原来在共产党当政的中国,老百姓即使有祖国,也什么都不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