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志:谷歌 歌颂邪恶必坠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许多网友想阅读外文资料,常会透过翻译网站,网路巨擘Google的翻译工具“Google Translate”是其一。近日有人发现,“China breaks promise”(中国破坏承诺)竟被Google翻译成“中国信守诺言”、“HK breaks promise”也翻译为“香港信守诺言”。诡异的是,若输入别的国名,如美国、英国、德国等,则都正常翻译为“美国(英国、德国)破坏承诺”。

Google的翻译谬误并非罕见,去年十月也有网友发现,Google将“拜登败选”翻译成“拜登当选”,将名字替换成美国总统川普则翻译正确。前年“反送中”活动期间,有网友输入“so sad to see Hong Kong became China(我很难过看到香港变成中国)”,发现Google也将这句话翻译成“很高兴看到香港成为中国”。当时Google声称因为是使用自动系统,因此有时会出现把负面译成正面字眼的情况。

Google会如此“精准的”将涉及“中国”、“香港”与“拜登”等词翻译错误,导致语意完全相反,不免启人疑窦。毕竟冰冷的科技不会有“政治判断”,当然是“人为的”刻意操作所致,近期也有类似的例子。

一月十四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散发新疆人权的造假宣传片,否认中共对维吾尔族的强迫劳动政策,并指责美国政府造谣。翌日,推特发言人表示,中共外交部推文没有违反他们的公司规定。

推特多年来一直限制平台的言论内容,但最近其审查行为愈加引发了双重标准担忧。尤其在一月六日国会大厦暴力事件后,推特关闭了川普总统的个人账户,引发了压制言论自由与加剧党派分歧的批评声。

一月十四日,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公开发表声明,承认删除总统账户是“开了危险的先例”与“加深了美国的分裂”。但他强调,“我相信这对推特是正确的决定。推特对帖子的审查工作将是‘长期的’(much longer)而且是更广泛的(much bigger)”。

美国前国会众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批评说,推特关闭川普总统账号的决定是虚伪的。“尽管中共对维吾尔人进行了明显的种族清洗与暴力,但推特拒绝禁止、暂停或删除中共发布的推文。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权利受到了威胁”。

迄今,川普总统已经被禁止使用推特、脸书(Facebook)、Pinterest、Snapchat、Reddit与Instagram。科技巨头封锁或取消川普总统的账号,引发了欧盟、德国、法国、澳洲与墨西哥等国政要的严词谴责,表示这些公司已对全球的政治自由构成威胁,需要更严格监管它们。

言论自由是普世价值与基本权利,言论自由也是民主社会的基础。举世咸认,媒体是拥有第四权的“无冕王”,应该恪遵“客观公正、中立持平”的准则。然而,这些大科技媒体公司却一再逾越其“平台”的角色,以自恃“法官”的倨傲姿态,恣意审查言论、甚至故意错译英文,明显讨好中共,让人慨叹高端科技已遭有心人的滥用,沦为红色意识的传声筒。

目前这些媒体平台已经形成联合垄断,自甘充当中共的喉舌;彼等借着掌握“话语权”,封杀许多揭露大选舞弊的账号,却“放水”中共的造假影片、替暴政涂脂抹粉;高科技的精英集团助纣为虐,化身为邪恶的帮凶。

这些媒体公司的价值取向,已经不言可喻。科技巨头俨然掌控数据世界,变为箝制言论的怪兽,国际社会必须针对大型网络平台进行公共监管与审查。每个人的发言权利,不能无端遭受科技怪兽任意剥夺。

哈佛大学法学院名誉教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表示,社交媒体平台推特、网络视频平台油管(YouTube)与其它科技公司已沦为“党派政治工具”,不应该受到《230条款》的保护。他指出,这些公司选择性的使用自订的审查政策,正在针对“言论自由”发动一场危险的战争。“这些公司无疑会对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文化、思想的氛围、美国人的选择自由构成威胁”。

吾人期盼,“谷歌”及时承认错误,速与中共划清界线。因为,“歌”颂中共者,必然坠落深“谷”,甚至堕入无底深渊而万劫不复。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