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DC重兵压阵要防谁?拜登要取消多项川普行政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9日讯】拜登就职前重兵压阵,到底要防谁?所有士兵都要“政审”?拜登要取消川普行政令,后果是什么? | 热点互动 01/18/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月18号星期一。随着拜登就职典礼的接近,美国首府华盛顿DC变成了军事重镇。有两万五千名国民警卫队的士兵进驻华府戒备,安保措施使城市几乎完全瘫痪。另外,所有在华盛顿,参与安保任务的士兵正在接受严格的背景审查。社交媒体上有传言称,如果认为本次大选存在舞弊,该名士兵就会被移除。

那么在空前的安保措施和疫情封锁中,本次活动可能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小的总统就职典礼。这一切不同寻常的迹象意味着什么?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做些分析点评,但是在两位嘉宾点评之前呢,我们要先请我们在DC的记者Terri Wu给我们带来第一手的DC的前线的报导。Terri现在已经在现场通过电话跟我们连线,Terri你好。

Terri Wu:你好Jenny。

主持人:谢谢Terri。Terri我知道你昨天星期天专程到DC的城内进去转了几个小时。然后看到一些拍了一些照片,然后也采访了, 能采访到的一些行人喔。那这个时候去DC的人可能是不多,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DC,在这个现场的状况到底是什么?所以跟我们很快介绍一下,你在DC观察到的这样的一个情况好吗?

Terri Wu:好的。大家可能会在网站上看到DC首先是很多,从维吉尼亚去DC的桥都是封了,车是不能开过来的。然后市区大部分是封了,然后地铁站如果大家熟悉DC的话,那么DC的地铁站所有的地铁线,它是在 Metro Center是有一个交集的。那Metro Center辐射外面的很多站全部都关闭了。地铁会经过,但是不会停。凡是旁边的一些离National Mall或者是国会大厦近的地铁站,要嘛是关闭了,要嘛是可以出来,可以上下车的话,那么外面都是有士兵把守的。

所以整个National Mall,如果大家去DC旅游的话,大家可能会知道这个Smithsonian 这个station出来以后,去所有的各大博物馆都是那一片嘛,在National Mall。但那地方望过去就是这个站全部都是,可以说是一眼都望不到尽头的。是一个我跟我讲过话的一些,我采访了一些行人,还有附近的我碰到的人,他们都是觉得这个这样的情况觉得比较讶异的。

主持人:你在DC有没有看到很多的军人?你去的地方。

Terri Wu:对啊,就是如果是没有封的地铁站出来的话,入口都是有军人把守的。当然我说的地铁站是离DC的National Mall,和美国国会大厦比较近的地铁站。包括稍微远一点的,就是在林肯纪念堂离得最近的那个Foggy Bottom 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地铁站外面也是有军车的。所以是有很多军人在把守,还有很多的Secret Service 特工,也是有军官在那里。

主持人:而且我听说就是很多商店都关门了,那这些军人要吃东西或什么,都没有地方去买食物是吗?据说,你还碰到这个在旅馆住的人说,旅馆里面除他之外,其他全是军人,是吗?

Terri Wu:对,我碰到一位是从德克萨斯州来旅游的,还是第一次来DC,我们在林肯纪念堂外面碰到他,他那时跟守着的secret service 特工在交谈,得知是完全不能进入,他觉得蛮失望的,然后他跟我说,他挑了旅馆就是在白宫旁边两个街区的一个很好的旅馆。他说他的旅馆里面除了他一个人,他说他现在跟这个前台都是好朋友,因为除了他以外,旅馆里所有的客人都是在那里执行任务的军人。

然后旅馆里的礼品店卖的一些包括巧克力糖等等的,全部抢购一空。他每次到了大厅,就是咖啡都拿不到,都是被喝光了。他说那些,我想是在如果是在国会大厦那里执行任务的话,他们是有就是专门给他们送食物什么的。但是一些稍微旁边一些的旅游地铁站点什么的,我看到有一些军人明显的,是自己购买的一些速食。

主持人:快餐。

Terri Wu:是自己买的,在那吃的,对,快餐。

主持人:那你采访到的一些人,他们对DC这样的一个情景,他们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Terri Wu:我采访的一些人,有一些倾向不明显,有一些是投的是民主党的啦,因为我们DC附近这边都是选民主党的州嘛,无论是马里兰还是弗吉尼亚,这样的话呢就是,但是大部分的他们的一些共识都是觉得说,这个不是代表美国的一种形象。而且有一些是专门从附近的就是马里兰,或者是弗吉尼亚,因为离得不太远,大概半小时、四十分钟的车程这样的。专门过来看的,因为觉得这是一个历史的时刻,美国从来没有这样子。但看了以后感觉到非常不开心,觉得这个不是美国应该代表的形象。

那么多年自己一直住在这个DC城外的郊区,常常进来,周末的时候的到DC来参观博物馆,或者是游玩什么的,从来没有看到这样,觉得DC这样的不open 开放,觉得很不开心。而且觉得为什么美国社会分化到了要采用这种手段,而不是说能够大家在一个公共的场合,就是放开地来讨论不同的想法,为什么要搞到这样子。而且他们还觉得,这种就是封城这些fences 围栏,还有堵住了路、checkpoint检查站这些。从某种方面是反映社会的两极化,但是也担心从某种方面是再加强这样的两极化。

并且有一位从马里兰来的女士也说,她觉得这种一种设置,虽然说官方是说跟疫情也有关,但她个人觉得这跟疫情完全没有关系。

主持人:是,而且这个他们很多人说,这个军人各自挨得也很近,因为那么多军人,几万人在那边。很快最后请您很快答一下,因为你也是老DC了,在DC待很多年,你是不是也是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

Terri Wu:对,我从来没有见到DC这种情况,总的来说是非常的压抑。因为整个DC,大家来过DC的人都知道,整个DC的这个城市的设计和风格就是非常open的,他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个城市的规划和北京的紫禁城有些相似。不同的主要的建筑是一条线等等,完全采取的是开放一种宏大的一种风格。好像是就是说天地作为舞台,这样的一种搭建。那你把这个所有东西都封起来。而且越封越大,礼拜四的时候,林肯纪念堂旁边只是,因为拜登说是礼拜二。

就是明天晚上会有在林肯纪念堂的那个水池旁边点灯来纪念,因为疫情而死亡的美国人嘛。这是礼拜四的时候,只是那个水池旁边有点封住。到了礼拜天的时候,林肯纪念堂已经完全被封住,根本都不能进去,就是完全违背了DC整个设计的一种风格。平时DC是给人一种,他的风格就是一种弘大的开放的那种风格,现在完全就是好像被大打折扣,好像是就是变成另一面了。

主持人: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太像美国了。好的,那非常感谢Terri今天为我们带来第一手的现场的这样一个描绘和报导,就是让我们很多不在DC的人能够感受一下DC的情况,非常感谢,Terri谢谢你。

Terri W:好的,谢谢Jenny,拜拜。

主持人:下次再见,拜拜。好的观众朋友下面,我们请我们两位嘉宾来做一些点评。首先我们请在现场的唐靖远先生为我们来谈谈他对DC这样一个军事化的这样一个看法。唐靖远先生你好。

唐静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刚才我们听到Terri给我们的介绍,就是我觉得确实就是说你现在DC呢,我看到网上有人说,这已经不像是一个美国的首府,像是在巴格达,就成了一个军事重镇。你怎么看就是这么多军人,他两万五千名国民警卫队。然后DC自己还有什么FBI,还有什么警察这那的。这到底要防谁?这么大的阵仗。

唐静远:首先第一个,我觉得它这种就是一个军事化,而且是高度军事化的这种表象。它突显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现在当前由就救治这个政权的合法性问题。我觉得,它背后其实是涉及到这个,表面上看他的理由是说,我为什么要召集这么多的军人,是因为好像FBI不是曾经发了警告嘛,就是说,这个好像美国五十个州都有可能存在着在这个就职当天出现什么武装袭击、武装起义,这样的一种这个一个危险。

主持人:武装起义,武装骚乱。

唐靖远:对对对,就是说,这个是其实,我觉得它这个只是一个表面。它其实这背后实质上它突显出了就是我们看到在很多集权国家,他都共同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当你一个政权,你的合法性受到人民的质疑的时候,或者是当你这个政权与相当大一部分的国民已经成为一种对立面的时候,它就会出现这种现象,就是这个政权的领导人,统治者他只要一出现在公众场合来举行一个什么大型的活动,他一定就是这样戒备森严。

主持人:其实就是你对你的人民不信任。

唐靖远:对,他这个背后其实我刚才不是说他其实突显出来就是一个重要的就是一个合法性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个政府他用这种方式他已经非常形象地突显出来,这个政府已经与人民为敌。他和人民成为一种敌对的关系了,而不是再也就是美国过去那种,为什么大家可以看到总统啊,可以很亲民,是吧,随便的走到人群中,跟谁握手啊,就是说,大家就是刚才这个Terri 她说的是非常open的。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种现象,就是哇!完全高高,统治者高高在上,拉开距离,然后是戒备森严这样一种形式。

所以呢,这个是一个方面,那么另外一方面呢,我觉得其实。拜登他做到现在这种程度,我觉得他其实有点蛮可怜的。就是说他现在这么大一个规模的这种军事的一种戒备,就像您刚才说的,他其实已经把首都变成一个要塞了,现在在DC的这个军队的数量,超过了美国在中东部署的军队的数量,已经。就变成这样的一种形式,所以我觉得他其实真正要防的呢,他其实两面都要防,一方面呢,就是刚才我们说到他可能要防备有一些就是仇恨他的人,是吧。

主持人:他认为不支持他的。

唐靖远:对,他认为不支持他的的人,或者是这个极端份子可能会要对他发起一些武装的袭击。其实从另外一方面讲,他可能也许还要防他自己人,就是刚才我们在说,就是说如果说这个利益集团,真的是使用了一些这个不正当的手段,来窃取了这样一个政权的话,那么他就会存在这个问题,就是说拜登我们之前不是说嘛,他一直只是一个木马,是吧,有说他是社会主义木马,也有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木马。甭管他是什么木马,反正就是说他很可能只是一个视为一个过渡。

那么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存在着某种阴谋论所说的,这个比如说某个利益集团,它觉得这个过渡你已经,这个过渡人物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那么在这种时候,我可能就借用这种机会把你除掉,然后把这个罪名,正好嫁祸到这个川普或者是川普的支持者的头上,然后借此在全国实施一个军管,他们不是要这个大重构吗?要实施他的这个集权化的真正这样一个统治吗?那么其实可不可以说成就是一箭双雕呢?就是合适的。

当然这个我们只是一种就是猜想啊,那么但是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拜登他现在其实确实是处于一种有一点惊弓之鸟,感到他是在这样一种处境上面,就是说他其实对谁他都不敢信任了,甚至连他的自己人他其实都是不敢信的,所以呢,他甚至我们看见出现了一个什么现象,今天我在看到最新的这个消息是,在DC的部队不光是有这个国民警卫队,甚至还出现了非常正规的军事部队,就是防止这种生化武器战争和核战争的这样的一些这个部队的人员。

主持人:哇!

唐靖远:都有出现了,所以你会觉得这是非常奇怪的。

主持人:这是你自己的国家吔,你到底在防谁?

唐靖远:你想,他带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什么问题?如果说你按照只是说为了一个纯粹的安保,你这是防备某些民间的极端份子,民间的极端份子他可以有生化武器吗?不可能嘛,他可以有核武器吗?也不可能嘛,说明他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部队来对他提供这样的一个安保的服务。我觉得他执政又一个说明,就是他可能担心军队都有一些人是对他不忠诚的。

主持人:对啊,因为他,你说他防自己人,他其实对自己的军队,也是出现了这种不信任的这种,非常罕见的状况,就是这次我们看到说,这二万五千名国民警卫队的士兵,FBI正在对他们进行所谓的背景审查,我们中国人叫政审,这个你怎么看?

唐靖远:就是刚才,首先第一个,他为什么这么做呢?他其实很担心的就是军队产生哗变。所以他才会出现就是针对着军事人员部队来可能出现问题的这样的一个安保的这个措施这个是第一,第二个呢,就是这种政审,我觉得他其实背后突显出来的就是他已经是要开始进行一个常态化的一个开端了。

主持人:对不起,我先问一下,他现在的政审,我听到的就是,我看网上有人说,这个是有可能,就是说有你要是说,对大选认为这次大选存在着这个不正当的,或者是窃选,或者是舞弊什么的,你可能就会被排除。那我还看到一种说法,说拜登团队施压这个国防部说如果这些军人中,有人投票给川普,说这些人投票给川普的人就不能用,那我还看到这个CNN这种媒体上啊,左媒上,他们有评论,就公开说,说这些士兵中啊多少多少百分之多少,只有百分之多少投了拜登,言外之意那那些不投拜登的人,就是有嫌疑的人,就你对军队就是在开始用这种投票来划分,是有到这种程度吗?

唐靖远:我觉得他应该是比较,我个人觉得他是比较可靠的,因为首先第一个呢,政审它其实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对整个这个军队,他是不相信的,而且这个是无差别的,无差别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说到过去的这种安保措施它一般都是在得到一些情报,比如说,确实是有某股势力,是吧,可能会发起一些个袭击啊,什么的。那么它只是针对一些特定的对象去进行一些背景的这个调查,但是我们看到它现在是由FBI针对两万五千人全部是无差别的每一个人都要人人过关,人人表态。

这种人人过关,人人表态,我相信可能所有的华人朋友都会非常熟悉,这个就是非常典型的极权政府才会出现了这种手段。所以,我说从这个角度上讲FBI他其实起到的作用,基本上就相当于在大陆的就是中共早期的那个什么政治保卫科的那种角色,或者是有点像现在扮演了中纪委的这种角色,就是对每个人的政治态度、政治背景来进行审查,需要人人过关。尤其是在重大的政治问题上面的要来表明的这个立场和态度这个是一个。

第二个呢,就是说如果这种政审我们都有这种经历了,这种大规模的这种政审这这种行为,它一旦在军队也开了这么一个先例以后,它就会变成常态,因为政审就刚才你说的它意味着他对整个这个人群是不信任的,他这种不信任,他是用什么来划线呢?是用你的政治态度来的划线的。就无论你是用你是投票的投给拜登,还是投给川普的来划线,或者说是用其他的这种方式你是不是赞成BLM等等,这些方式来给你进行划线,他都是一种政治划线。

一旦这种政治划线开了先例以后,那么整个这个国家就会进入到很快的就像当年中国大陆那种状态。整个人群就会出现真正的阶级斗争了,就是政治上面还会有一个人去他会被打成政贱民,然后呢,对这一群贱民他们会要采取不同的这样的一个待遇,不同的处理。这条路他一旦开始上路它就一定是单行道,是没有回头路的。因为就是刚才我们说了,提到了一个政权的合法性问题,如果这个政权的合法性本身是有问题的。他要想消除这种恐惧,就是随时,这种合法性,你不合法的,你随时面临可能被会被推翻嘛,你随时有可能你会被揭发出来,被揭露出来嘛,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拚命地,永远地,长久地压制,压制住所有质疑他的这些声音。所以什么舆论的封杀啦,这个社会的管控啦,所有的这套他全部陆陆续续都会跟着上来。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看到这样一个DC这种情况啊,就是你会,你会觉得至少让我觉得说这已经有点像,这种独裁国家的独裁者了。因为他既怕自己的人民又怕军队不忠诚于他,所以他要挑这个最忠诚于他的贴身卫队啊,这那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呢,我甚至觉得川普似乎就是美国最后一任民选总统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从下面开始都是这样的话,可不都是就不是呢真正民选的了吗?

唐靖远:所以,你想我们接着刚才这个话题,如果说川普只是最后一个民选总统,那么现在这个新上任总统,他会面临个什么样的局面呢?就是我们现在看了这幅画面,他其实已经就非常形象地展示出来了,他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变相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了,你要再对军队里面来通过政审,挑选忠于你的人,和不忠于你的人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他把他的政权的安危寄托在枪杆子的身上。这不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和大陆的那个有什么区别呢?

主持人:唉呀!真的,我觉得这个反正这样不是一个,是一个不吉之兆,我只能这么说,不祥之兆,至少在你就职前是这样一个状况。

唐靖远:就是很多事情他已经出现了这种苗头和开端,我们说这个共产主义,这个极权是把极左派,它在先天确实和共产主义是非非常相通的,它是必然的就是他一旦思维方式,思维模式是相似的,他做出来的行为他就会逐渐地就会同化,就会一样。

主持人:这确实是一个非常让人担忧的,这样的一个趋势啊,我觉得就是对于整个美国来讲呢,所有的这个意识到这个情况的,都会感到非常担忧。会而且会密切注视到底这态势向什么方向发展。

那等一下我再请谢田教授来谈谈同样的问题,但是在请谢田教授来之前呢,还有一点时间很快问你一下有关最近国务院的一个声明,因为我觉得那也是很重要,就是国务院呢,在彭佩奥当然他在卸任之前做了很多很多事情啊,然后也发了很多很多声明,这个基本上呢,是可以说是,把这个很多该做的事情他都去做或者去说了,或者去收尾。我觉得他这个国务卿做的是非常有成就的啊,但其中一个呢,就是最近有关武汉病毒所的一个声明。

主持人:会感到非常担忧,而且会密切注视,到底这是态势向什么方向发展。等一下我再请谢田教授来谈谈同样的问题,但是在请谢田教授来之前,还有一点时间,很快问你一下,有关最近国务院里的一个声明,因为我觉得那个也是很重要,蓬佩奥当然他在卸任之前,做了很多很多事情,也发了很多很多声明,基本上是可以说是把很多该做的事情,他都去做,或者去说了,或者去收尾。

我觉得他这个国务卿做的是非常有成就的,但其中一个,就是最近有关武汉病毒所的一个声明,这个声明,正好是因为前几天世卫去武汉,在一年之后去做所谓的调查,国务院就出了一个声明,我觉得有两个重点,想听听您解读一下,一个它的重点,在我看来,他说病毒的源头,现在美国政府还无法确定是动物传人,还是实验室泄漏,但是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对吧?这是第一个。另外一个重点,他提到了,他说世卫去中国应该看三个方面,一个是病毒所,他们认为说有迹象显示去年秋天,就是2019年的秋天,已经有人染疫。第二,他说他们在做gain of function,就是增强功能的试验,这以前我们都有讲过。第三个,他说病毒所和军方有关,请您解读一下,您怎么看他透露这些信讯?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他说不排除实验室的这个,我觉得他这个表态,事实上已经从根本上否定了中共官方的结论,因为中国官方一开始就非常肯定说,这个病毒就是来自于大自然的,只不过我们现在没有找到中间宿主等等。但是你会发现这个说法,指出了两点,第一个他说自然发病的过程,和他们现在已经确认的,就是武汉病毒所有数个,还不是一个,有数个研究员在去年秋天就出现了类似的发病的症状,而且这种发病传染的过程和那种自然发病的过程,其实他说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充满了一种非常强烈的暗示。

主持人:这个信讯其实我们是不知道的,观众以前是不知道的。

唐靖远:这个是第一次披露出来,所以他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个里面就透露出了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病毒的爆发,其实就出现了三种模式了,第一种模式就是说纯粹是自然的,纯自然的,从自然的动物传染到人体身上来,然后爆发开来。第二种模式,它是来自于实验室的,但是它是来自实验室的泄漏,就是一次事故,你在实验室研究某个病毒,这个病毒不小心沾染到了,感染到了某个研究员,然后由他再扩散开来,可能是这样的一种。第三种情况就是,这个病毒是由人工加工的。

主持人:甚至你在研究过程中。

唐靖远:因为他提到了有两个证据,一个是他点名了石正丽,而且点名武汉病毒所,过去曾经有过实行嵌合病毒研究这方面的经历,这个其实是个非常强烈的暗示,你们有可能是有人工加工的这样一个痕迹了。第二,他提到了是明确的说,你们和军方,就是武汉病毒所在2017年,至少从2017年开始就有代表军方,进行这样的一个研究,而且这样的研究,他还特别点到了一下,说包括动物实验的研究,其实这个话是满有伏笔的。就是说对一个病毒,如果说你的研究已经进入到动物身体试验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是一种跨种研究,跨种感染的研究,他说得比较含蓄。

主持人:就是可以传染给别人。

唐靖远:因为如果是军方来研究一种病毒,而且是把它扩展到了动物身上来做动物试验,它往往就意味着其实是在研究跨种感染,就是把它作为一种武器。

主持人:那就是生化武器了。

唐靖远:对,所以他其实是含有这种意味在里面的。第三个,我觉得他还提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暗示,比较重要的证据,他有提到RaTG13这个毒株,这个是石正丽他们自己公布的,说是目前为止跟现在这个病毒是最接近的96.2%,它的同源性达到是最高的。但是,他就在这个声明里面指出来说,这个毒株最早是在2013年,从云南的矿洞里面就开始发现了,而且他非常明确的说,武汉病毒所从2016年开始,就对这个RaTG13一直在进行这种试验,这个试验一直到这次疫情爆发之前,都没有停。

这个是个非常重要的表述,因为就等于是揭穿了中国政府在撒谎,包括石正丽也在撒谎,因为石正丽按照自己的,她的这个说法,她是说这个武汉病毒爆发以后,他们才自己再去病毒库里面去寻找这些毒株来,就是这个病毒哪来的呀,怎么去寻找,然后在一月份的时候,一月中下旬才宣布说,我们找到这个RaTG13,发现它和现在这个中共病毒是是… 特别高的,最高的,所以很有可能来源于RaTG13。

但是从美国国务院的这份声明看起来,他们并不是说从我一个封存的一种状态下把它给找出来的,而是他明确的说,你们一直在RaTG13进行研究,一直都没有停,直到瘟疫爆发为止。我不知道你没有注意到?他还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他说如果这个WHO现在不是有专家团队去调查吗?如果说你们要去调查的话WHO调查团队,他们必须要调查,要质问武汉病毒所,他们要解释清楚,他们为什么在调查之前更改,或者是包括删除了对RaTG13所做的研究工作的很多的工作,在线的工作日志。

主持人:我看到那个,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说什么地方的东西被更改了。

唐靖远:就是指的这个RaTG13这个病毒株,对它进行研究的一些工作日志。

主持人:工作日志这是在网上吗?

唐靖远:对,是在线的工作日志。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个人觉得 很有可能美国已经通过某些方式,获取到了他们,他说的是更改和删除都有,所以这个纪录很有可能都被美国先拿到,这是一个比较确凿的证据了,否则的话,美国不会说作为一个政府,因为这是代表美国政府提出来的。美国政府公开地来指证,说你有修改证据的,篡改证据的这种行为,如果他自己没有拿到证据,他不会这么轻易的下这样结论的。

主持人:其实他这个报告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相当于对前一阶段,一个工作的总结,他有一个小组专门去研究,所以问题就在于说下一步,上台的拜登这个政府,你会怎么去做,对吧?你对于中共病毒疫情的追溯,要求他追责和源头,你会怎么做?

唐靖远:我觉得的确给拜登出了一个非常,让拜登会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难题,这么说吧,不叫出难题。这份报告公布出来,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细节,他提到了武汉病毒所那几个感染的人员,在2019年的秋季就感染了,其实是暗示他们还活着的,他里面有提到这样的一个内容。如果中国政府方面他们隐瞒了这几个人当初有发病的这样一个状态,所以石正丽是有撒谎的,她说我们完全没有任何人感染,我们是零感染等等,这个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他有特别点出来说,中国政府一直拒绝让任何的独立调查人士,或者是相关的一些研究团队专家们去对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以及这些出现症状的这几个人去进行调查,所以我看到这样的内容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其实是在暗示,表示我们知道其实你们有哪些人是有出现了类似感染的症状,而且这些人他们现在可能还是活着的,只不过中共政府现在一直在掩盖,不让他们跟外界进行接触,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所以在疫情支援上,拜登政府对于中共态度也是一个关键,也是看他会怎么做。

唐靖远:证据已经放在这儿了,下面你怎么做?这个就很关键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唐靖远先生,就这些重要问题,给我们今天做了一些解读,我们等一下再请谢田教授来做解读。好,谢谢唐靖远先生。

唐靖远:好,谢谢方菲。

主持人:我们请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习教授,谢田教授来为我们做一些解读。谢田教授是通过SKYPE跟我们连线,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方菲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谢田教授。谢田教授先请您谈一谈,对于DC现在这种重兵驻扎的,而且对于士兵还要来进行政审,这种史无前例的做法和现象,您怎么解读呢?

谢田:刚才我听靖远对这个解读,我的看法可能跟大家还有一点不太一样,靖远可能认为,这是不是体现一种新的美国政府和民间之间,政府和军队,军队和人民,民众之间是不是有一种不信任的关系,这个我现在看不出来。首先我们看不出来美国军队军方,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任何倾向,或者不忠于政府的倾向,因为我们看到军方已经说得很清楚,他们忠于宪法,忠于职守,忠于宪法。按照宪法的话,美国总统就是所有的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

国民警卫队虽然是各州拥有的,平常的时候实际上是归各州的州长来统领的,但是暂时或紧急特别时期,他抽调在一起的时候,就是由美国国防部或者也通过美国总统来指挥的。现在的美国总统仍然是川普。所以这个布防也好,这个调军二万五千到三万人去DC驻防也好、防守也好,这个现在仍然是在川普的命令之下。我看不出这个川普和军方还有美国民众之间,有任何不信任的地方,没有。我觉得军方现在看来是完全效忠于川普的。

那么回到这个问题,就是DC为什么这个时候需要这个重兵把守?其实每届美国总统就职的时候,都有这个国防军来参与那个保护,但一般好像我记得以前都是说派个两千人就差不多了,走一个形式吧!然后主要是警方的力量就够了。因为大部分民众来的时候都是来欢迎……

主持人:庆祝的。

谢田:来庆祝自己的总统,这次显然不是这样,对吧!那这个很多人就问这个军队到底来保护谁的?这个军队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他是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但是而这个就职典礼是川普委托副总统彭斯和国防部来共同指挥的,所以是来保护这个就职典礼安全的。但很滑稽的是,现在看来拜登阵营他们都不认为,他都怀疑军队是不是来保护自己的。还有一个,他现在已经选择虚拟就职典礼,那基本上就是说没有什么人会出现,现在DC就像铁桶一样没有人会进去。所以我觉得很有趣的一点,就是DC的市长,他的发言就很有意思。

我觉得左派被他们自己虚构的什么暴徒攻击国会,攻击就职典礼,把自己给骗过了。所以DC市长当时是希望川普派兵来,就是说保护安全维持治安。现在当这个市长发现,来的人不是两千人,也不是五千人而是两万五千人,可能是三万人,现在他都在问问题了。但是问问题军人也不回答他,军人也不需要回答他,军人也不听他的,所以他都会担心。所以那个左派现在如果拜登阵营担心这些军人是不是效忠他们自己的话,正好说明我认为这很可能是就是很多人的期待的。是不是川普有另外的安排。

主持人:所以您这个说法完全指向了另外一种方向了,是吗?

谢田:是,完全另外一个方向。我认为在1月20号之前,所有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并且你看军队现在始终是效忠于总统的、效忠于宪法的。而现在军队就算有三万人,很有意思的一般来说你只需要DC周围的,比方说弗吉尼亚或者是马里兰、什么北卡,这些去几百人、几千人。现在据说是五十个州每个州都派去了。

主持人:对。

谢田:这是很罕见的。还有刚才靖远也讲过,里边有一个什么防化、防核武器啊!那个倒是很简单。就说美国国防军里边,国防卫队里面,他们也有不同的兵种,他跟正规兵种是一样的。但是他们虽然带着那些防化兵来,但他并没有带来就是那些真正防化装备,就只是普通的军人来。所以我觉得这个不免让很多人很多猜想,但是我仍然相信还有更多的人们没有预期到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就是说没有到最后一刻,我们现在一切都存在着不确定性。

但是有一点我们现在确定的是,这个军队是受川普总统指挥的。并且关键就是确认一点20号那天,川普也不在现场,就是说不需要去保护川普。那现在看来也不需要去保护这些个拜登或那些众议员们,对不对? 因为这些根本没有什么人去,因为整个DC像个铁桶似的。刚才泰瑞讲的整个DC像铁桶一样,人们进不去也出不来,现在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有我的猜想,这个可能有一点我怕可能很多人接受不了,我们先不讲。但是我先讲一点,我觉得很可能是有那个很重大的、很突发的事件有可能会发生,我认为仍然有可能会发生。

主持人:我觉得有一点我也是认为你弄这么几万军人在那儿,而民众根本就当天不会去,除了一些比如说议员或者参加典礼的一些人,没有任何其他外面人去。然后你弄了这么多军人,军人之间如果说真的像我们刚才看到媒体说政审一样,军人之间你又说军人也许会有什么样的一个动作。那军人之间又变成一种不信任了,那你到底在防谁?你是防民众?还是防军人自己呢?这个确实是有一些不寻常。

谢田:非常不寻常,本来这就有点自相矛盾而且难以解释,对吧!

主持人:对,然后国防部又说我们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迹象指向说会有inside threat没有内部威胁,没有任何迹象指向内部威胁。所以我觉得这么多军队在那驻扎,真的是我们只能拭目以待,看看20号那天会发生什么。

谢田:我还补充一点,你刚才说FBI来审查这个事情。这个是几乎是不可能做到,咱们假设有一些像拜登他们担心的,可能有一些支持川普的士兵可能会做什么事情。如果这个人真想做什么事情的话,你的政审的时候,你说什么审查,我不愿用这个政审这个词。你审查你问他:你当时是不是投川普一票?他一定说我没有。他如果有……

主持人:是,因为他真想做什么的话,他一定说没有。

谢田:真想做什么的话,对。我不是说他们一定会这样做,他们只要维护宪法就好,听从现任总统,就是他们的Commander in chief总司令的命令,这个就没问题。如果有人违宪,他们也听从这个合法的总统的命令,把违宪的人抓起来,这也就是维护宪法,这个没问题。

还有一点我想提醒大家,在军队里边川普的支持者是高达70%的。所以你要真是要想把所有投票支持川普的人去掉的话,他也做不到。这些人去之前我们没有听说过他有一个甄别的过程。所以这些人显然是做了什么事,很可能是违宪的事情,担心这些忠于宪法的士兵。而一般美国民众,我们不会害怕这个美国军人。

主持人:是,确实是这样。好的,那我觉得挺有意思,二位的看法各自有各自的角度。那我们就看一看20号当天的情况。那下面还想请谢田教授也分析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就是说现在拜登这个团队已经发话了,说他们拜等上台第一天就要废除多少多少项川普的行政令,什么12项多少项。而这其中有一些比较重大的,我想问一下您的情况。一个就是有关能源方面,因为拜登说他上台第一天就要重返巴黎气候协议,那么另外他还说了第一天他就要把美加之间的输油管道这个项目取消。这都跟能源有关,其实他这都是相当于把传统能源要掐死,然后去宣传他的这个什么新兴能源之类的。

这个我记得在当时这个总统的38:10中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了,所以如果说像他这样要采取这些东西的话,而我用一个网路的非常有影响力的美国人,他叫Scott Adams。他是画那个Dilbert Cartoons的在IT界。他就说拜登还没有上任,他就已经拒绝停止让国家更加分化的一个弹劾。然后质疑军队的忠诚性,然后已经触发能源危机,最后他说在能源问题上向中国投降。我认为他指能原问题,就是指跟刚才我说的相关这些策略。您怎么看?是不是他这些策略确实会对美国的经济和就业产生很大的影响?

谢田:非常大的影响,这个几乎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影响。因为川普当年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时候,那个民主党人就很强烈地反对。当然我们知道民主党人几乎所有的候选人都把这个作为他们一个竞选的一个政纲。显然他现在已经说得很清楚,第一天他要把那个Keystone基石油管项目要取消掉,这个真是非常糟糕。我们从国民经济、国民福祉角度看,这个非常糟糕。因为这件事情在两党党争之间在来来去去,批准不批准已经持续十几年了。

主持人:对,已经拖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谢田:拖得非常久。你说对这些公司、私营公司来说,你投入那么多的钱建了一半又停,又建又停又建又停,这个实际上是一个资源的极大的浪费。最关键一点,这个石油管道从加拿大开始一千七百英里,要从这个美国的北达科塔、蒙大拿这些州贯穿过来。我们知道美国的炼油厂、炼油设施都在Gulf coast 海湾海岸,就说整个墨西哥湾那个沿海,在路易斯安那和德克萨斯那面。

主持人:南部。

谢田:所以这个石油如果从加拿大从阿尔伯塔穿过美国下来,直接到这个海岸边,然后进入美国的炼油厂。美国这个炼油厂也就是为加拿大的这个石油,就是说可以非常符合式的用。因为这个石油产的石油,每个炼油厂并不是所有的石油都可以提炼的。而这个是个非常好的对美国、对加拿大能源的独立是一个非常大的好处,这个他每天可以运80万桶的石油。

你如果像拜登这样说的,又取消了这个又加入这个气候协定,这个马上美国人民就会面临石油价格的上涨。现在大概石油价格是50块钱左右一桶,那么大家要买汽油可能是两块多一加仑。你一旦切掉的话,马上就会上涨,这是肯定的。并且美国已经实现了这个能源独立,美国不光是满足自己还可以出口,摆脱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这也是川普任期时间非常大的一个成就。

主持人:是。

谢田:如果去掉这个Keystone 基石油管计划,毕竟民主党人还没有停在这儿,他是需要下一步那个煤炭。所有的原煤发电、采煤,包括西维吉尼、亚宾西法尼亚,这些煤矿他们都会把它关掉。这个事实上民主党他们在这个竞选也说了好多次了。他有时候因为说错了嘴了以后又否认,但实际上他们一样把这些煤炭、石油,这些生化的颜料全部减掉。并且要回归什么巴黎气候,加入巴黎气候协定。还有他要推行他的新的绿色计划。

主持人:所谓的绿色计划。

谢田:Green New Deal绿色计划,这个会消耗美国十几万、几十万亿。这个就是说他们只能从税收的角度、征税的角度,向中产阶级征税的方式来实现。并我们会看到这个能源价格的高涨,并且美国会再度依赖中东的石油,依赖伊朗、俄罗斯国家。所以刚才这个官员说的,他实际上是美国向中共,就是说屈服了或者给中共送了一份大礼。说得是有道理的,确实是这样的。

主持人:而且就业方面应该也会有很大的影响吧?比如说传统能源。

谢田:包括失业。是啊!你这个石油业从,还有马上也会影响到这个美国的油页岩的整个石油产业,德州的油页岩这些工人,还有西维吉尼亚、宾州的一些煤炭工人。这一下会提升美国的失业率,降低美国的能源自给,提高这个汽油的价格,所以这祸国殃民的一个策略。

主持人:是,他这些策略完全不像是为美国人民着想啊!包括他说要给一千一百万非法移民身份。这个政策倾斜就是对非法移民这么照顾人,那对美国本土和美国人民是不是一种伤害?

谢田:是啊!是啊!他显然我们也知道这个民主党突然给一千一百万非法移民,他们指望实际上是从他的政治目的来的,认为这些马上就会成为他们得力的票仓,对吧!然后他不管美国人民的福祉。他实际上在鼓励这些非法移民,现在不是洪都拉斯已经几千人大军压境了吗?

主持人:非法移民大军。

谢田:已经来了。本来川普费了很多劲,对吧!建了墙让墨西哥派军队守在边上,并且跟那些国家已经谈好了,要去这些国家就地阻挡。现在这个拜登几乎都说你来吧!来享受我们美国生活。这个真是贻害无穷。

主持人:真的,我觉得这个好像还违背常识,但不管怎么说所有的人,我想都带着忧虑眼光在看拜登这个下一步的情况。那今天非常感谢不同的嘉宾和我们的记者跟我们来连线,那也谢谢谢田教授。好的,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