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拜登政府如何调整对华政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虽然拜登起用了不少奥巴马政府的旧部,但其对华政策要想回到奥巴马时期的“全面接触+有限遏制”,已不大可能了。当然,拜登政府也会从川普时期的美中新冷战——区分中国与中共、否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美中脱钩,大步后退。

笔者如此判断,是基于两个方面的考量。

就美国而言,第一,大瘟疫重创美国,美国受访者普遍认为,中共需为疫情肆虐全球负责;民意调查显示,73%的美国人反感中共,比例为近15年来最高,远超过当年对苏联的反感;第二,美国两党对“抵抗中共”有一定共识,川普政府的一些相关提案在国会参众两院通过,成为法律,修改也不是非常容易(虽然现在两院都是民主党占多数);况且,拜登儿子深陷“电脑门”,拜登面临着一个强大的、活跃的政治反对力量;第三,美国抗疫任重,社会分裂,预计内政将耗费拜登政府的主要精力。总之,拜登政府不大可能全部推翻川普对华政策

就中共而言,第一,中共长期全面渗透美国取得历史性成就,现在可能会自认为是“享受成果”的时候了;第二,当前中美综合实力相差甚大,如果没有紧急特殊事件,中共不会狗急跳墙,用鸡蛋去撞石头;第三,中共自恃实力持续提升,从2008年金融风暴到2020大瘟疫、大选舞弊调查战,看尽了美国笑话,研判“时与势在我们这边”(1月11日习近平语),不怕跟美国耗,用“持久战”来拖败美国(所谓 “两个一百年”目标)。换句话说,虽然中共的全球扩张仍将持续,但不会轻易与美国摊牌,中美关系“斗而不破”的状态可能长期维持。如果没有中共方面的强烈刺激,拜登政府也就不大可能与中共斗得死去活来。

既然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空间,被限制在奥巴马时期与川普时期两者之间,会怎么定位呢?

笔者以为,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可能会定位于“有限遏制+全面接触”,将奥巴马时期的对华政策掉了个。

关于“有限遏制”。虽然是“有限遏制”,但这是基调,主要体现在军事、高科技、金融三个方面,这是决定综合国力最关键的东西,也是美国的优势所在。对中共在这三个方面实力的逼近和野心,美国还是有相当大的警觉和防范的,包括不少民主党人,拜登政府应还不至于拱手相让。

这里说明一点,美国的国际军事政策(包括对华军事政策)的连贯性是很强的。美国政府更迭,往往外交政策可能作出重大调整,但国际军事政策保持相对稳定。所以,当前川普政府针对中共的军事政策,拜登政府可能会有所收缩,但不至于遽然大变。

关于“全面接触”。那就是全盘否定川普政府的“脱钩”,除有限领域外,合作重启。从拜登及其团队的言论来看,他们主要有两个理由:第一,在气候、反恐、抗疫等全球性问题上,中国不可或缺;第二,经济全球化、经济自由化有利于美国。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可能突出“价值观外交”和“联盟外交”来牵制中共,但应不会产生多大效果。

为什么呢?因为历史证明,“接触政策”只会被中共所利用。中共搞“改革开放”40多年,取得了两大成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规模约相当于美国的70%,其GDP相当于全球排名第三、四、五、六这四个国家的总和;中国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中共已经钻到西方国家肚子里去了。

在这种态势下,拜登政府的“价值观外交”会被中共对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全面渗透所暗中抵消;美国不挺身而出、抗击中共,世界上已没有哪个国家能与中共抗衡了,如果美国自身抗击中共都摇摇摆摆、意志不坚,其盟友又怎么会跟美国站在一起呢?中共的国际统一战线自然就大奏其效了。

从美中关系史看,1971年以来,只有川普政府认清了中共的本质,跳出了“绥靖政策”的泥潭(表面打着“接触”的旗号),摸索出了正确的对华政策,对中共的阻击打到了要害,打中了七寸。川普政府提出的“不信任+核查”是唯一正确的应对中共的策略。

川普政府的任期虽即结束,但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成就却是拜登政府无法无视的。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具体怎么走,效果如何?历史会记载这一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