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能走出“政变”阴影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22日,习近平在十九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说,腐败仍是中共最大威胁。1月23日,新华社发表解读文章称:“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些腐败分子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也就是说,有人想搞政变,夺习近平的权。

政变”阴影一直伴随习近平

对习近平搞政变不是今天才出现的,早在习当上中共党魁前,就有人密谋政变把习赶下台。

2012年2月6日,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将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与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密谋政变泄露给美方。周、薄密谋在中共十八大上,由薄接替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然后择机发动政变,由薄取代习。

习近平得知后,从2013年1月起,发起反腐打虎战役。至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查处440名副省(部)级及以上官员,目的就是巩固权力,防止政变。期间,习抓捕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两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等,中共党媒多次批判他们“阴谋篡党夺权”。

中共十九大后,习近平年年遭遇政变传闻。2020年,反习、倒习、政变、兵变、要求习下台等声音此起彼伏,以至于习一直把“政治安全”挂在嘴边。

习的大秘、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在有关讲话中,直言中共十八大以来反腐败中被查的高官,“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有政治问题,拉票贿选、拉帮结派,有的甚至想要篡党夺权”。

谁是可能搞政变的最大幕后黑手?

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的后台老板是谁?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及其“军师”曾庆红是也。

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是谁?江泽民、曾庆红是也。

习上台前五年反腐打虎,一度剑指江、曾。2016年8月12日,新华网在首页置顶发表《清除“最大威胁”——习近平论反腐》。腾讯、网易等大陆门户网站及地方媒体纷纷以《习近平全力清除党内最大威胁》为标题转载报导。很多人因此认为习可能要抓捕江、曾。

但是,中共十九大前夕,习与江、曾达成妥协。习反腐打虎,最高层打到周永康为止。中共十九大至今,习没有抓捕一个副国级及以上高官,更没有动江、曾。

习“擒贼不擒王”的结果是:政变的威胁一直与习如影相随。中共十九大以来的3年多,习一直处于高层权斗的旋涡中,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到2019年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到2020年应对大瘟疫,习诸事不顺,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习不抓捕江、曾,江、曾及其徒子徒孙决不会让习过一天好日子。

习一直处于政变阴影中,关键原因是习想保党。然而,这个已有99年历史的党,到江泽民当政时期,已走向全面、彻底的腐败。

江泽民纵容其子江绵恒亦官亦商,“闷声发大财”,带动中共党政军各级官员子女经商办企业,权力和金钱紧密结合,使中共官场腐败,如洪水决堤,泛滥成灾。

江、曾提拔重用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更是直接将中共官场变成“权钱、权色、权权交易所”。

习近平反腐败近9年,从查处的严重腐败分子来看,习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无力回天了。死刑挡不住,终身监禁挡不住,判刑十年八年不在乎,法律法规制订得再多也没用,党校、行政学院、大会、小会的教育更是不管用。

如今,中共反腐败最高专门领导机关的最高领导人,是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

赵乐际当青海省委书记时,他的前任是苏荣。苏因受贿1.1亿余元,另有8000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被判无期徒刑。赵当青海省委副书记兼省长时,省委书记是白恩培。白因受贿2.46亿元,另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具体多少亿,中共不敢对外公布),被判死缓。赵乐际当陕西省委书记时,赵正永任省委副书记兼省长。赵乐际调到北京后,赵正永接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因受贿7.17亿元,被判死缓。

赵乐际当省委书记时,他的前任或后任都是巨贪,赵就不是严重腐败分子?习能够依法赵反腐败?

苏荣、白恩培、赵正永、赵乐际,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赵乐际是江、曾当年提拔重用的最年轻的省长,最年轻的省委书记,是江、曾在青海、陕西迫害法轮功最重要的打手之一,是江、曾“血债帮”的重要成员之一。

习近平要保党,江、曾是中共最黑恶势力的总代表。七位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王沪宁、韩正、赵乐际都是江、曾的人。江、曾最重要的亲信王沪宁,一直在利用其掌管的宣传机器,在习和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强之间制造矛盾,间离习李。另外,江、曾势力一直在利用一切机会间离习与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之间的关系。

习坚持保党,就一直面临被江、曾及其同党通过政变搞掉的风险。

习近平前途依然凶险

习走到今天这一步,与他在中共十九大前与江、曾妥协有直接关系,更与他重用江、曾的亲信王沪宁担任中共意识形态总管有直接关系。

在中共十九大上,王沪宁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之后,王沪宁做了两件对习近平有影响重大的事:一是利用习读书不多的弱点,不断往习脑子里灌马克思主义的迷魂汤,以此操控习的思想,习大会小会讲的许多话,实际上都是王沪宁的话。

再一件事,就是闭塞习的视听,让习看不到、听不到真实的信息,然后,一个误判接着一个误判。

中共十九大至今,王沪宁一步一步把习往极左路上引。习在短短3年多,将中美关系办砸了,将香港“一国两制”毁了,等等等等,因为习是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是中共内政外交第一责任人,海内外的骂声都汇聚到习身上。王沪宁成为将习推到悬崖边的重要推手。

2019年9月3日,习在中央党校发表讲话时,关键词就是“斗争”二字。新华社发布的通稿中,“斗争”一词出现多达58次。这个讲话稿无疑是王沪宁替习准备的。马克思是“斗争哲学”的发明人。习思想中充斥着“斗争”二字。习在与上、下、左、右、内、外的斗争中,盟友越来越少,继续斗下去,到最后,习可能成为被斗的对象。

如果习继续重用王沪宁,继续被王沪宁灌的迷魂汤左右,继续保党,习最后的结局肯定很惨,很可能成为背负中共各种黑锅的替罪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