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泽东翻脸不认人 中监委高官被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本文提到的中监委,全称是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1949年时叫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1955年改名中监委。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时,中监委基本瘫痪。直到1978年12月,中纪委恢复重建。2018年,中共在中纪委之外,又成立了一个国家监察委员会,简称监察委。

刘锡五被刘少奇调任中监委副书记

1955年3月中监委成立时,中共元老董必武任中监委书记,刘锡伍等五人任副书记。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刘少奇分管中监委。

刘锡五,1904年7月,出生于河南省孟县一个富商之家。1925年春,入上海大学读书,10月加入中共。曾在上海、江苏、河南、沈阳、北平、河北等地长期从事中共地下党工作,当过中共沈阳市委书记、北平市委书记。1931年7月,被捕入狱,跟薄一波等几十名中共党员一起被关在北平草岚子监狱。

1936年11月,中共北方局书记刘少奇,报请中共中央批准,让被关押在草岚子监狱的几十名中共党员假装“认罪”、在报上刊登“反共启示”后,出狱工作。1937年,刘锡五到延安,历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干事、地方科科长、干部训练班主任等。1939年9月,调任中共中央北方局组织部长。国共内战时期,调到东北,先后任中共嫩江省委书记、中共中央东北局组织部长、中共吉林省委书记等。

1951年底到1952年,中共发动“三反”、“五反”运动。1952年2月,吉林省委召开由全省县委书记、县长、县公安局长参加的会议,省委书记刘锡五在会上作总结说:80%的干部手脚是干净的,10%是浪费(中间会有贪污),还有10%是贪污浪费、公私不分、假公济私,问题比较严重。

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高岗认为,刘锡五对吉林省的工作评价过高。高岗派工作组到吉林省督战,下硬指标,要求吉林省捉“大老虎”500个,“小老虎”2000个。刘锡五对高岗的做法有意见,坚持“有就抓,没有就不能乱抓”。这一下惹恼了高岗,高岗下令改组吉林省委,撤销刘锡五省委书记的职务。从1952年到1955年,刘锡五“靠边站”3年。

刘锡五把高岗在东北工作中的问题向他的老领导刘少奇作了汇报。1955年,刘少奇把刘锡五调到北京,让他担任中监委副书记。

刘锡五随刘少奇倒台而挨整

1966年5月16日,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最重要的目的之一,是打倒他曾经选定的接班人,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刘少奇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被永远开除出党,最后病死在河南开封。

刘少奇被打倒后,刘分管的中监委,被说成是刘“复辟资本主义的黑据点”,多数中监委委员和候补委员,被打成“叛徒”、“特务”、“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大批官员被批斗、关押、审查。中监委副书记钱瑛、刘锡五,常委吴溉之、王世英、杨之华5人被整死。

刘锡伍被存心折磨致死

刘锡五先是被中监察委扫地出门,彻底失去人身自由。然后,被当成“叛徒”,遭到大会批,小会斗,受到专案组的长期审查。1969年3月,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等人,不顾刘锡五身患高血压、动脉粥样硬化症、脊髓纤维瘤手术后遗症、右肢萎缩、慢性肝炎等疾病,强令他到吉林省双岗镇中央组织部“五七干校”监督审查。双岗的环境十分恶劣。虽然刘锡五身患多种疾病,干校仍勒令他必须参加劳动,不许他用连队的草烧炕,下地干活连板凳也不准坐。不久,刘锡五的病情恶化,大小便失禁,生活难以自理,他的妻子何真不得不到双岗照顾他。

1969年12月,刘锡五被转往河南长葛中组部“五七干校”,他的病越来越严重。无奈中,何真只好用架子车,把他拉到一个公社医院治疗。但是,当他们第二次去治病时,医生说什么也不敢治了,因为干校下了命令,不准给“叛徒”治病。后来,何真将他送到许昌医院。医院说:病太重,没法治。何真多次要求干校领导安排车辆,送丈夫去郑州治疗,都被以各种借口挡了回来。

又拖了一段时间,刘锡五病情非常危急了,才获准送到郑州医院。但是,这里的医生根本不关心病人,只开些降压药应付。何真一遍又一遍找医生,求医生,甚至大吵大闹,全都无济于事。看到这些,刘锡五终于明白了:有人在千方百计让自己早死啊。1970年2月28日,刘锡五在郑州病逝,时年66岁。

刘锡伍怎么成了“叛徒”?

因为毛泽东想打倒刘少奇,打倒刘少奇就必须给刘安罪名,安什么罪名好呢?“叛徒”这样的罪名够吓人。怎么安呢?

当时,毛泽东用了一个整人“高手”叫康生。上世纪30年代,康生在苏联,亲历了斯大林的大清洗,深知斯大林整人脸厚、心黑、手辣。上世纪40年代,毛泽东发动延安整风时,康生是最得力的助手。康生主持的所谓“抢救运动”,把许多无辜的人“抢救”成了“特务”。文革开始后,康生任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康生号准毛的脉之后,就开始跟毛出谋划策。

1966年9月16日,康生致信毛泽东:“我长期怀疑刘少奇要薄一波等人‘自首出狱’的决定。最近,我找人翻阅了1936年8、9月间的北京报纸,从他们登报的《反共启事》看,证明这一决定是完全错误的,是一个反共的决定。”毛泽东一看这封信,正对他的口味,“自首出狱”不就是“叛徒”嘛,立即表示赞同。

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发《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自首叛变材料的批示》和附件。这个文件认定:1936年,在北平草岚子监狱,在“反共启示”上履行“签字”手续出狱的薄一波等61人,都是“叛徒”。刘锡五也在其中,自然也成了“叛徒”。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关于薄一波等61人从北平草岚子监狱出狱之事,是由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与毛泽东、任弼时等商量后批准的,毛泽东等中共最高层领导对此事一清二楚。61人中的许多人,出狱后直接去了延安,其中包括刘锡伍。

1942年至1945年,毛泽东发动延安整风,最重要的内容是审查党员干部的历史问题。从北平草岚子监狱“自首出狱”去延安的人,都经历了严格的审查。1945年,中共在延安召开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61人中的12人,当选七大代表,2人为候补代表。这14人都经历了严格的资格审查。薄一波作为晋冀鲁豫代表团副团长到达延安后,在毛泽东的窑洞中,专门跟毛谈过“自首出狱”的往事。毛亲口说:“这件事我们知道,中央完全负责。”

文革中,红卫兵因“自首出狱”问题揪斗刘澜涛等人时,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以中央复电的形式答复说:“这些人的出狱问题,中央是知道的。”周恩来还特地将这个批复件送毛泽东审批,同时附信说:当时确为刘少奇代表中央决定,七大、八大均审查过,故中央必须承认知道此事。毛签字批准了周的请示。

但是,中共整人是没有任何底线的。毛泽东想打倒谁,随时可以翻脸不认人。自己做过的事,一转眼就可以不认账。1967年2月3日,毛会见阿尔巴尼亚国防部长巴卢库时说:“有些过去是共产党,被国民党抓住,然后叛变,在报纸上登报反共。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他们反共,不知道他们‘履行手续’是一些什么东西。现在一查出来,是拥护国民党、反对共产党。”

当年经中共中央批准、从北平草岚子监狱出来的61名中共党员,到了十年文革时期,经中共中央批准,全都成了“叛徒”。

61个“叛徒”中许多是中共高官

这61人中,20多人担任中共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薄一波是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委主任;刘澜涛任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全国政协副主席;安子文任中央组织部长;刘锡五任中监委副书记;

杨献珍任中央党校校长;廖鲁言任农业部长;李楚离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张玺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周仲英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徐子荣任公安部副部长;李力果任一机部副部长;刘有光任七机部副部长;马辉之、彭德任交通部副部长;胡锡奎任西北局书记处书记;王德任中南局候补书记;

赵林任吉林省委书记;王其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王鹤峰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处书记;傅雨田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高仰云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

这20多位中共高官无一例外,在文革中全都惨遭迫害,刘锡五等12人被迫害致死,受株连被迫害者数以万计。

结语

中共是一个没有任何原则的政党,根据政治需要,随时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诚如一幅对联所言:“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而且还“不服不行”。

61名中共党员“自首出狱”一事,毛泽东、康生等人一清二楚,到了文革,为了打倒刘少奇,毛泽东、康生等都假装不知道此事,故意存心制造了一个所谓“61人叛徒集团案”,将这些人整得死去活来,12人被整死。

今天仍在替中共卖命的人,明天说不定就被中共找个借口当替罪羊了。“61人叛徒集团案”是非常典型的案例之一,理当引以为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