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上色大屠杀黑白照 摄影师望历史不重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4日讯】专为历史黑白照片着色的摄影师汤姆‧马歇尔最新的作品在网上火了,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目光。这组照片是关于二战大屠杀的,照片里的那些遥远模糊的面孔经过颜色的处理,变得生动而清晰起来。

马歇尔的这组作品令人感到既震撼又震惊,把二战集中营中那段深重而苦难的岁月重新呈现在人们面前。

以把历史老照片还原成彩照而出名的马歇尔称,这一次是他从业也来“最令人痛苦的照片还原工作”。

他2020年2月在立陶宛语的网站Bored Panda上写道,“本周世界举行大屠杀纪念日,纪念苏联解放奥斯威辛集中营75周年”。

“为了这个纪念日,我特意选了一些历史照片上色,它们都是1945年初拍摄的,彼时人们已经知道纳粹屠杀的恐怖了。”

他的作品很快在网路传开,仅Bored Panda网站的浏览人数就高达60万。

摄影师指出,为这组照片涂色很有难度,因为照片里的人物不是我们经常拍摄的对象。

“照片的编辑和着色过程也与平时不同,因为当时那些人被解救出来时,已经奄奄一息了,所以他们皮肤的色调和正常人完全不同”,他解释道,“上色后,你能看清他们瘦骨嶙峋,皮肤苍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即使年轻人也是头发灰白和黑眼圈,看起来很苍老。”

马歇尔把这些照片放到网上和大家分享,希望“留住这些有意义和震撼的照片,让悲剧不再重演”。

活着的骨架

汤姆‧马歇尔着色(PhotograFix);计划超级连接的内容感谢佩里特别收藏,哈罗德‧李图书馆,杨百翰大学。

也许只是个孩子,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就像一副“活着的骨架”。这张照片拍摄于埃本(Ebensee)。不幸的是,分布在欧洲的集中营里,这样的情景到处都是。

拉格‧诺德豪森的男子

汤姆‧马歇尔着色(PhotograFix)。(Nancy&Michael Krzyzanowski/美国大屠杀纪念馆)

两个饥饿的男子盯着照相机镜头,他们刚刚被从拉格‧诺德豪森(Lager Nordhausen)的盖世太保集中营解救出来。在那里他们和3、4千的同伴被关押在一起,挨打、被虐待和挨饿。

奥斯维辛的孩子们

汤姆‧马歇尔着色(PhotograFix)。 (白俄罗斯国家记录片摄影档案馆/美国大屠杀纪念馆)

马歇尔从一部讲述1945年1月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苏联电影中找到一张剧照,然后还原上色,照片描述的是被囚禁中的孩子。

18岁的俄罗斯女孩

汤姆‧马歇尔着色(PhotograFix)。(Eric Schwab/AFP via Getty Images)

难以想像,照片中是一位18岁的妙龄少女。照片是1945年解放达豪(Dachau)集中营时拍的,这是德国第一个建立的集中营。

据报告称,这里的死亡人数达31,591,每周有数百人死去,最常见的死亡原因是疾病、饥饿和自杀。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中,这个女孩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很多。

埃本集中营中饥饿的人群

汤姆‧马歇尔着色(PhotograFix)。(国家档案局)

这群刚被从饥饿中解救出来的囚犯,摆好了姿势拍照。他们被关在奥地利境内的埃本集中营,据报导那里曾进行过科学实验。大屠杀百科全书上说,该集中营在1945年5月被美军解放。

贝尔根‧贝尔森的熊熊大火

汤姆‧马歇尔尔着色(PhotograFix)。

贝尔根‧尔森(Bergen-Belsen)的囚犯集中营中曾流行过斑疹伤寒。1945年5月英军解放这里后,一把大火烧成了平地。这张照片是马歇尔的曾祖父查尔斯‧马丁‧金‧帕森斯拍摄的,他当时是随军牧师。

贝尔森万人坑

马歇尔的曾祖父还拍下了贝尔森万人坑的照片,触目惊心的死亡人数让马歇尔决定不给这张照片上色,他说“感觉这样做不对”。

也许他是对的。那张照片可以在这里看到。这是一个强烈的警示:如果好人不出手制止,那么暴政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灾难。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